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小心地滑

导读:一 眼前依然是一片黑漆漆,伸手不见五指。我不断地蜷缩身体,仿佛幻化为一条湿滑的蛇,在黑暗的空间里,用肚皮贴着冰冷的地面用力地前行着 一种如同锯齿摩擦着玻璃令人心悸的声音由远及近,不断地被放大、扩大,肆无忌惮地充斥着大脑 我睁开双眼,头痛,几乎要炸裂开来


   

    眼前依然是一片黑漆漆,伸手不见五指。我不断地蜷缩身体,仿佛幻化为一条湿滑的蛇,在黑暗的空间里,用肚皮贴着冰冷的地面用力地前行着……

    一种如同锯齿摩擦着玻璃令人心悸的声音由远及近,不断地被放大、扩大,肆无忌惮地充斥着大脑……

    我睁开双眼,头痛,几乎要炸裂开来。每次醒来都要与头痛做斗争是件令人头痛的事啊,长期的无规律生活以及经常通宵达旦的与我那些狐朋狗友混让我的身体虚弱不堪。

    我叫方重,今年二十六岁,在北京的一家商贸公司任职。公司老总曾经是我父亲的一位老下属,后来他趁着国内一片大好的创业热,自己下海单干,闯出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我大学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后来就被安排到这家公司,被安排了一个闲差,当然每个月他还要安排给我些钱。

   

    我迷糊着眼下了床,穿着拖鞋踢踢踏踏,打开音响,房间里飘荡着johnlennon的《Imagine》。我点上一只烟,没有目的地溜达转圈,脑子里面就像是积雾的山谷,混沌而空荡。

    自从来到了这个公司以后,我自己一个人在北太平庄那租了一间房屋。租金很贵,但是令我满意的是屋里装了宽带。搬家那天,我开着公司的车,带着全部家当-----一个笔记本电脑和一部小型的迷你音响住进了这间不大的屋子。

    我的网龄可不算短了,以前登陆过icq,觉得用英文和其他国家的人聊天是件很屌的事。后来渐渐才发现,网上许多人如“迈克尔”啊,“莉莎”啊,“约翰”啊都是和我一样,统统的都是如假包换的中国人,都是在里面找乐子。于是,icq也不去了,后来icq的账号,密码都记不住了。世上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只不过是一种习惯,都会随着时间,空间的改变而改变。我的记忆也如同老式的磁带一样,磁粉纷纷剥落,留下的都是些不完整的回忆,我称之为“片段失忆”。

    打开电脑,登陆QQ,立马就看见一个帅哥头像在闪烁。“又是这丫啊。”,我嘴角上扬了一下。他,姓佘,名有锋,是我的一个朋友。他的生活概括起来就是“网上泡美眉,网下搓麻将”。这小子现在体重严重超标,两腮帮子上多了许多的“婴儿肥”,我们给他起了个最大路化的外号-----胖子。这家伙在**上精挑细选了个帅哥头像,忽闪忽闪地透着份暧昧,引无数的美眉翘首驻足。

    点击对话框:

    胖子:“在?”

    我回一笑脸。

    胖子:“干嘛呢?”

    我随手就拍出:“sb”

    胖子:“靠!你丫大清早就不吐象牙啊?”

    我笑:“不好意思啦,胖子,纯属笔误,智能输入法还没切换过来。本来想打'上班',却用英文字母直接发出去了。”

    胖子:“你丫别扯了,我打电话去你们单位啦,你都好几天没上班了,他们准备出寻人启事了都.。”

    我不耐烦地:“说吧,什么好事?”

    还能有什么好事呢?胖子约人基本都是打麻将砌长城。晚上依然老点,老地方,老一班人马。

    “好!”为什么不去呢?反正我在家也是无所事事,出去找点群居的感觉也好。/鬼故事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