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44楼的血玻璃(上)

导读:曾峰是个地地道道的东北汉子,自小家里贫穷,父亲患了坐骨神经痛躺在床上动弹不得,母亲一边照顾父亲,一边要干农活养家糊口,由于没钱,曾峰读完初中就辍学了,一直在家里帮着务农。 25岁的曾峰前两年跟着二舅跑长途货车,倒也存了六七万块钱,眼瞅着该结婚生子了,媒
曾峰是个地地道道的东北汉子,自小家里贫穷,父亲患了坐骨神经痛躺在床上动弹不得,母亲一边照顾父亲,一边要干农活养家糊口,由于没钱,曾峰读完初中就辍学了,一直在家里帮着务农。

  25岁的曾峰前两年跟着二舅跑长途货车,倒也存了六七万块钱,眼瞅着该结婚生子了,媒婆便上门介绍了邻村的小闺女张霞给他认识,两人处了三个月对象,觉得彼此还算合得来,便打算过了年就办喜事。

  可是天不遂人愿,偏偏在曾峰跑年前最后一趟货的途中,由于连夜的疲劳驾驶,竟然在半夜出了车祸,大货车侧翻在路边的深沟里,一车的鸡蛋碎了一大半。好在曾峰本人只是额头擦破了一点皮,随便擦了点药了事。可是这么多鸡蛋得赔人家货主啊。

  按价格曾峰得赔十万块,可是曾峰的二舅和货主关系比较好,拉下面子替曾峰说情。百般无奈,货主只好苦着脸答应曾峰赔六万块钱。至于修车费,好在车是二舅的,自己一家人也不好提钱的事。这事也就这么过去了。

  曾峰这回算是栽到家了,原本想赚多点钱把婚事办得隆重些,谁料这一来,钱没赚到反而把家底赔了个精光,钱没了,婚事自然也就黄了。唉,真是人财两空啊。

  张霞本人倒是挺喜欢曾峰的,可是她家里面原本就不怎么中意这个没什么前途的女婿,加上现在曾家出的事,更加不同意了,再说那些三姑六婆天天排着队儿上门提亲,条件好的一大把。于是张霞在父母的威逼下,最后只得嫁给王家庄的一个家里有三层小洋楼的大胖子了。

  张霞结婚的当天,曾峰一个人在自家楼上灌闷酒,喝得不省人事。有时候,曾峰对着天空长叹,这苦逼命运,到底要把你大爷折腾成什么样?

  这个年过得是冷冷清清,真月初七,一个同乡的老同学来找曾峰玩,曾峰把自己仅剩的二百块钱拿出来整治了一桌好酒菜。一家人边吃喝边聊天。谈起车祸的事,同学赵强也不由得替他难过,不过当曾峰问起赵华这些年在外面干什么的时候,赵华道:“我啊,我在北京擦玻璃,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跟我去北京闯一闯?”

  “擦玻璃?那能挣几个钱?”曾峰喝了一口小酒,有些不屑的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可不是一般的清洁工,我们都是吊在半空中擦高楼大厦的玻璃,一个月挣个五六千都算差的,就上个月,我一下子就挣了一万二咧。”赵华说这话时,脸上有些得意。

  “哦?真的?”

  “那还能唬你不成?怎么样?要是想去,就得赶紧决定。”

  曾峰听他工资这么高,不由得有些心动,考虑了一下便对母亲道:“妈,我现在老大不小了,也不能老这么天天窝在家里,不如就跟华子去北京擦玻璃得了。”

  母亲道:“这活儿还得吊在半空,那也太悬了,我不放心啊。”

  赵华道:“没事,那么粗的绳子断不了,只要胆子大点就成了。要是经常出事,那我还敢干吗?”

  “是啊,妈,你就别管我了,一准没事。你就安安心心的搁家里照顾老爸得了。”曾峰道。

  “唉,我去问问你爸?”母亲去里屋问了父亲。/鬼故事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