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惊蛰

导读:斗指丁为惊蛰,雷鸣动,蛰虫皆震起而出,故为惊蛰。 1. 这个城市,高楼大厦,车水马龙,每到晚上,霓虹灯就肆无忌惮地闪烁着,有人灿烂在灯光下,有人黯然在角落里;有人被万众瞩目,有人总被视而不见。 就譬如,你听得到春雷乍动,却听不到泥土深处那些卑微生命的颤抖
斗指丁为惊蛰,雷鸣动,蛰虫皆震起而出,故为惊蛰。



1.

  这个城市,高楼大厦,车水马龙,每到晚上,霓虹灯就肆无忌惮地闪烁着,有人灿烂在灯光下,有人黯然在角落里;有人被万众瞩目,有人总被视而不见。

就譬如,你听得到春雷乍动,却听不到泥土深处那些卑微生命的颤抖一样。

  快到惊蛰了,它们蠢蠢欲动。

  我,亦蠢蠢欲动。

  我,你看不见。

  即便我们擦肩而过;即便我就站在你对面;即便我对你眨眨眼睛;即便我对你露出微笑;或者我对你怒目而视;甚至我冲你扬起尖刀;你依然看不见我,你必须相信,这个世界有些人,你可能永远也看不见。

  虽然,他们,哦不,是我们。我们是那么地渴望被看见。

  虽是春天,但桃花未红,梨花未白,倒春寒倒是有点来势汹汹。我裹紧了大衣,走在回家的路上。人们从我身边匆匆流过,却没有人能看到我。

  天桥上小乞丐百无聊赖地靠着栏杆,从破败的小棉袄里扯出发黄的棉絮,一缕,又一缕。我响当当地扔了个钢崩儿给他,可他依旧扯着棉絮——他看不见我。

回到家,餐桌上放着被吃过的饭菜,老妈像以前的每一天一样煲电话粥,我默默地吃饭,然后默默地离开餐桌,潜伏到自己的卧室——她看不见我。

  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身体里不安地蠕动,从舌头、到喉咙、继而是心、肺乃至全身的每一个毛孔,每一个细胞。

  它们就像泥土深处的虫子们,不安、骚动却又期待着春天的到来。

  它们怂恿着我应该做点什么。

  因为,快到惊蛰了。



2.

  可是,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就好像,虫子们理所当然被莫名其妙地踩死,而我我理所当然是一个看不见的人。

  早晨,我义务清扫了楼道,但没有人发现楼道比以前更干净了;

  上午,我为单位每个人冲了一杯咖啡,却没有人抬头看我一眼;

  晚上,我给老妈做了晚餐,可老妈依旧煲着电话粥。

  难道,一个看不见的人所作的一切也不会被看见么?难道,虫子们就应该卑微地活着么?

  不,不是那样,一定不是。不信你看,那些害虫们总是备受瞩目。

  俗语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一定是这样。



3.

  应该没有什么比杀人更坏的事情了吧?

  天刚刚擦黑,天桥上的小乞丐依旧坐在那里扯棉絮,地上零零散散地落了一片,仿佛他的生活里,只有扯棉絮这一件有意义的事。

  我蹲在他面前,他抬头看了看我,可是目光却穿透我的脸,瞄向了远处。

  “你能看见我么?”我有些忐忑地问,如果他回答“能”,我就决定不做害虫。可是,他收回目光,又不管不顾地继续扯棉絮了,这让我很悲愤。

  没错,是悲愤。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比一个看不见的人更加可悲的么?

  我从怀里掏出毛巾,一手握住他的小脑袋,一手捂住他的口鼻。他只是略微挣扎了一下,目光望着我身后的远处,闪过那么一丝慌乱,继而就一动不动了。

  我记得,当时,有一对情侣在天桥的广告牌下亲吻,还有一个夹着公文包的人匆匆走过。可是他们没看到。

  不,不是没看到,而是看不到,谁会看到一只卑微虫子的死去呢?

  那一刻我流泪了,我突然明白我杀错了人。

  因为,那个小乞丐,也是一个看不到人。

  他们看不到他活着,也看不到他死。

  我杀死了自己的同类。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