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鬼报社之夏家村的老人脸(上)

导读:上一篇 :《 鬼报社之社长是鬼(序) 》+《 鬼报社之女人床上的幽灵 》+《 鬼报社之厕所里的人脸(上) 》+《 鬼报社之厕所里的人脸(下) 》+《 鬼报社之镜子里的戏子 》+《 鬼报社之鬼母寻子 》+《 鬼报社之谁才有精神病(上) 》+《 鬼报社之谁才有精神病(下) 》
上一篇:《鬼报社之社长是鬼(序)》+《鬼报社之女人床上的幽灵》+《鬼报社之厕所里的人脸(上)》+《鬼报社之厕所里的人脸(下)》+《鬼报社之镜子里的戏子》+《鬼报社之鬼母寻子》+《鬼报社之谁才有精神病(上)》+《鬼报社之谁才有精神病(下)》+《鬼报社之孤儿院里的迷雾》+《鬼报社之寺庙阴云(上)》+《鬼报社之寺庙阴云(下)》+《鬼报社之木屋里的红绳子(上)》+《鬼报社之木屋里的红绳子(下)》+《鬼报社之波浪鼓摇啊摇(上)》+《鬼报社之波浪鼓摇啊摇(下)》+《鬼报社之人肉饭店》+《鬼报社之流血的面具》+《鬼报社之七宗罪》+《鬼报社之妃子粉》+《鬼报社之诅咒小姐

我果然是有当赌神的潜质的,这一次打的赌我再一次获胜了。煞罗果然还是没有让我这么轻易地就死掉,据社长所说,煞罗是一边叫嚷着“不说完就不许死”一边把我的魂魄塞回我的尸体的,而我在昏迷了一周多之后居然还醒了过来--要知道,当时的我的魂魄已经损伤了七成了。

  虽然不知道魂魄损伤七成的后果是什么,但是看着社长没什么担心的神色,我也就非常盲目地乐观了。而据社长所说,煞罗因为要去和冥界解释为什么一个七成死亡的人还活着,也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从社长那解恨的表情上我领略了社长对煞罗没来由的怨恨。

  开学的日子很快就到了,虽说第一天是没有课上的,但是应付班上的叽叽喳喳的同学就已经够我受的了。好不容易是逃到了鬼报社里,一进门我就看见在沙发上坐了一个人,而社长则是不知所踪。

  “你是?”我挑着眉开口问道。刚刚一出声我就看见那个人的身体抖了一下,似乎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猛地一回头,看见我之后才安了心的样子。那个样子,就像是似乎有什么猛兽在追赶她一样。

  “给你。”给面前的这个奇奇怪怪的女人倒了一杯开水放在她面前,我才在她对面坐下。仔细地打量了这个女人一番,我得到的结论还是最初的那个:这是一个奇怪的女人……好吧这就是一句废话!

  女人穿着一件连帽的黑色长袖衫--相信我,即使是怕冷到死的我也是穿的短袖--帽子被拉起遮住了她的脸,女人一双紧紧握在一起的手放在她有些磨损的牛仔裤。透过帽子,我有些不分明地看见女人的脸。很苍老,但是和她的身体很不协调,可以这样说,女人的脸大概是超过六十岁了,但她的身体还是不到三十岁的样子。

  这也是她最奇怪的地方之一。

  之所以说之一,是因为她的眼睛一直在看其他地方,即使我坐在她面前她也没有看我一眼,不断地向着里屋看去。

  被无视的感觉让我极度不爽,咳嗽了一声,我问道:“你是来找社长的吗? ”

  女人没有听见一样,仍旧在向着里屋望去,等我重复了一遍之后她才突然反应过来,看了我一眼,不确定地问道:“你认识那个男人?”

  “……算是吧。”我捂了捂脸,扯着嘴角回答了一句,这是个多么不幸的事实,“咳,请问尊姓大名?”

  “我姓夏。”女人还是没有集中注意力,目光不断地朝着里屋飞着,那一双还算是干净的手握得越来越紧,甚至都开始青筋直冒。半晌,突然反应了过来,又添上了一句,“夏俊华。”说来一个女人有个这么男性化的名字是怎么回事……

  “那么夏--女士,你来找社长有什么事情吗?没猜错的话,大三那边会比我们大一要多一些事情处理,社长大概会在半小时内回来。”我看了屋子里社长难得舍得挂上去的挂钟一眼,然后又看了看面前的夏俊华。

  “那个……小姐,看你也是和他熟识的样子,你能帮我求求他吗?”夏俊华就像是下了某个决定一样,突然看向了我,浑浊的眼球被岁月留下恶心的痕迹,我的手不自觉地一抖。

  果然……这样突然在眼前出现的恐怖容貌最吓人了……我感觉嘴角再一次抽搐了起来:“那个……介不介意先告诉我是怎么回事……”/鬼故事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