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病毒

导读:一 病毒仍在继续。 那是一个炎炎夏日的午后,迎着又干又辣的热气,丛林和于明来到了光明市。出了站台,丛林还在想着火车上,那个陌生男人对他无意间说出的那句话,太阳很烈,他的身上却残留着鸡皮疙瘩。 两人看着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不禁瞠目结舌。只见人们都戴着一
    一

    “病毒仍在继续。”

    那是一个炎炎夏日的午后,迎着又干又辣的热气,丛林和于明来到了光明市。出了站台,丛林还在想着火车上,那个陌生男人对他无意间说出的那句话,太阳很烈,他的身上却残留着鸡皮疙瘩。

    两人看着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不禁瞠目结舌。只见人们都戴着一面大口罩,看起来极是诡异。

    于明小声说:“这里的人真怪,大热天的,居然还戴着口罩呢。”

    丛林没说什么,快步穿过密集的人群。

    天黑之前,两人总算租到了一所房子。

    房东是一个老头,初次见面,丛林吓了一跳,他也戴着口罩,像一副面具一样几乎遮去了大半张脸,只能看到一双几乎没有眼白的眼睛,深邃,空洞,让人感到害怕。

    房间在二楼,门前,房东伸出干枯得好像钩子一样的手,“这是房间钥匙,你们收好。” 由于口罩的阻挡,他的声音听起来瓮声瓮气的。

    丛林忐忑不安地从他皮包骨头的瘦手上抓过钥匙,再也不敢多看他一眼。于明却有些恍惚起来。

    “记着小伙子,我就住在你头顶的三楼,晚上记着要早点回来,不要太吵。”房东嘱咐好,蹒跚着上楼了,在楼梯拐角处,他眼角的余光在他们的身上掠过,丛林感到周身忽然滚过一阵寒意,急忙把头低下了。

    两人打开门,各自分了房间,把一切收拾妥当,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肚子也早咕咕叫了。

    出了小区不多远,就有一家饭店,丛林和于明拣了个僻静的位置坐下来,随便要了两个菜。

    “有茶水吗?”丛林冲于明笑笑,两个人确实渴坏了。

    没多大工夫,茶水端上来了,他们刚倒了一杯,都大吃一惊。茶水竟然是殷红的,红得就像血,似乎正从里面飘出一股腥甜的味道。

    “服务员,搞错了吧,这……这是什么呀?”丛林吃惊地问。

    “有什么问题吗?”

    “这茶怎么……”丛林抬头看着那人,话就打住了,喉咙里好像卡着什么东西。于明也惊呆了。

    那个服务员竟然也戴着口罩,眼睛同样像黑洞一样,再看所有服务员的脸,全部被口罩遮住了。

    “对不起,我们不吃了。”于明慌忙拉着丛林跑开了。

    “神经病!浪费!这红茶多好喝呀。”那个服务员在背后小声说,丛林回过头,见那人摘掉口罩,一仰脖子把茶水一饮而尽,有一些正从他的嘴角淌了下来,那样子活像个吸血鬼。

    他在喝血!

    恐惧在一瞬间像电流一样从他们的脑中穿过,两个人再也没有食欲,快步朝住所走去。

    大概是声控灯坏了,楼道里一团黑,伸手不见五指。他们跌跌撞撞地冲上二楼,黑暗中,于明迎面撞上了一个黑影,不禁大叫一声:“你……你是谁?”

    “小伙子,记着早点回来,我住在你的上面,我怕吵。”房东的声音犹如秋夜的冷风,从他们身上吹过,让他们的身体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啊……知道了。”于明连说话的气力都明显不足了,好像刚刚经历过剧烈的运动。

    打开门,丛林急忙打开灯,心里这才平稳下来,两人互相看了看,头脑里重复着刚才在饭店里的一幕,想起来仍心有余悸。丛林来到洗手间,拧开水龙头,伸出的手像触电一样缩了回来,身体僵在那里一动也不能动。

    水龙头里流出的,不是清澈的自来水,而是——鲜血一样的红色液体!

    丛林瞪大了眼睛后退几步,怔怔地看着,百思不得其解。

    这时于明也走了过来,看到丛林目光呆滞,又看了看水龙头里流出的红色液体,大吃一惊,“这不会是血吧?”

    “不知道……这一定是幻觉!”丛林张大眼睛说。

    于明看了看丛林,再去看水龙头,是清澈的自来水。丛林什么也没说,关了水龙头,两人默默睡觉去了。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