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百年身

导读:又一年过去了,转眼就是秋天,空气变得十分干爽,风从西边吹过来,将树叶吹得沙沙响。 只是一年不来,山上的路就变了。往常常走的小道已经被柴草和灌木完全淹没,看不出一点痕迹,新的路上留着人的脚印和各种包装纸。我转悠了许久,才在那棵刻着一只小猫的树下看到了一
又一年过去了,转眼就是秋天,空气变得十分干爽,风从西边吹过来,将树叶吹得沙沙响。

  只是一年不来,山上的路就变了。往常常走的小道已经被柴草和灌木完全淹没,看不出一点痕迹,新的路上留着人的脚印和各种包装纸。我转悠了许久,才在那棵刻着一只小猫的树下看到了一撮浅浅的土堆。一年的时间,这小小的坟堆居然没有被风吹没,实在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坟上堆的石块已经散落一地,枯草缠绕在坟上,当初立的小木牌歪在一边,上边是我亲手刻的字:小猫花花之墓。

  我在花花的坟前坐下,想将那些杂草清除干净,但坟堆实在太小了,我怕拔出杂草的同时,也会将坟堆整个摧毁,只好往上覆盖一层干土,让它长高一点。

  坟上长了这么多草,说明这一年来根本没有人来看望过花花。这又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这一年以来,花花的名字充斥在我耳边,它的主人无时无刻不在诉说着对它的思念之情,甚至在夜晚,经过客厅的时候,我也能听到那老人喃喃的哭泣声:“花花……花花……”以他思念的强度,我以为他必然会每隔一段时间就来坟上看看,没想到竟然会荒芜至此。

  但其实,这也并不是什么很意外的事。

  以李青的性格,以及他所处的环境,不要说给花花上坟,就是出门去超市买点东西,只怕他也不完全自由。

  看着花花的坟,我觉得自己有些荒谬。我并不是特别喜欢动物的人,当初李青将花花带到家里来的时候,我也反感过,但为什么今天,我居然会怀着如此复杂的心情来探望这逝世一年的猫咪呢?

  或许是因为李青吧?李青对花花的思念如此浓稠,以至于连我,也开始思念起那只可怜可爱的小猫来了。

  和人相比,猫也许更加懂得感情,至少我从来没见过花花抓伤李青的脸。

  只是很多的时候,我觉得李青是个天生就错误的人。

  

【1.百岁房客】

  “对不起。”这是李青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后来我还曾经无数次听到他说这句话。

  那时候我刚搬到郊区的一栋小独楼。这房子一共两层,一楼是个大厅,光溜溜的什么也没有,二楼两间二十平米的卧室。房子的外墙上写着大大的“拆”字,周边是一大片废墟。房东告诉我,这里很快也要拆迁了,他和家人已经搬到别的地方,想趁着没拆迁多赚点钱。考虑到这里地段不好,周围又没有邻居,再加上待拆迁的房屋说不好哪天晚上就会突然被拆,房东没有要押金,租金也极其便宜,几乎可以算得上是免费居住,唯一需要我负担的就是水电费,房东还附加了一个小条件:拆迁队一出现,就立刻给他打电话,他好马上来跟人谈判。

  我正处在缺钱的阶段,这样一栋房子对我来说是再合适不过了。然而,只住了一天,就觉得十分不舒服——四周都拆光了,到处黑漆漆的,看不见灯光,也听不见人声,虽然是郊区,却仿佛是在荒野,这让我十分不习惯。

  也正是因为如此,当李青找上门来时,我简直像捡了个宝。

  李青是在我搬进出租屋的第二天找上门来的。当时我正在房间里打扫卫生——房东一家子搬走之后,各种垃圾塞满了整栋房子,我打扫了整整一天才勉强收拾干净。刚刚清净下来喝口茶的时候,响起了敲门声。房子朝外的墙上有两扇巨大的窗户,上头没有防盗网,看起来极不安全,只适合我这种无财无色的人居住。我从一扇窗户伸出头去,便看见了李青。

  李青是个很奇怪的人。

  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很好欺负。说不上他有多大年龄,一头雪白的板寸,整个人精瘦,皮肤却很松弛,皮肤表面密布着老人斑。最引人注目的是两道耷拉着的倒八字眉,一双睫毛很长的眼睛从眉毛下怯生生地瞟着门。察觉到我在窗口看他,他那怯生生的目光又移到我身上,才刚和我对视了一下,便受惊似的喘了口气,将目光投射到地上,头一低,沙哑着嗓子,大幅度地弯了弯腰:“对不起……你好。”



  “什么事?”我问。

  “请问这里出租房屋吗?”他怯生生地问。

  我刚想脱口而出说房子已经租出去了,一个念头猛然产生,我顿时改了主意:“有,你要租吗?”我问。

  他点点头。

  “进来吧。”我把房门打开。

  李青怯生生地迈步进来,脚上的泥土在地板上踩出两只脚印来,为此他再次跟我说了一声对不起。我没有理会那么多,跟他说了租房的条件——不得不承认我确实有点黑心,租房的价格是房东开给我的价格的两倍,虽然依旧不高,但我等于在这里白住了房子之后还赚了一笔。对这样的价格,李青稍微犹豫了一下。我担心他会拒绝,连忙问了一句:“怎么?不满意?”

  “不不不,很好很好。”他仿佛很害怕似的,一迭声地否认。

  “那就签协议吧!”

  他的表情似乎有些无奈,我以为他要拒绝,正要说话,他却点了点头:“好吧。”那口气像是无可奈何,仿佛我逼迫了他似的。但我并不计较这么多。能够白住这么一套房子,同时还能获得收入,傻子才会跟他计较。

  签协议之前,他将身份证出示给我看,我匆匆扫了一眼,眼珠顿时定住了。

  我没看错吧?在他的身份证上,出生日期赫然写着:1900年。我擦了擦眼睛,然后确定我没看错。我顿时冒汗了:现在的假身份证也造得太离谱了吧?

  他仿佛看出了我的想法,连忙解释:“我这不是假身份证……”

  我嘿嘿冷笑。

  他干咽了一口唾沫道:“我的确是出生于1900年,这个你可以打电话去派出所查询。”

  我从头到脚扫描了他一遍:他虽然是个老人,但从外表上看,满打满算也不会超过70岁。然而他的神情十分诚恳,我一边盯着他,一边当着他的面拨通了我在派出所工作的一个同学的电话。我把这情况跟他一说,他就在电话里哈哈大笑起来:“是李青吧?有这么个人,我们经常接到房东和公司打来电话查证他的身份证……对对,没错,他就是1900年出生的,你把房子租给他,岂不是要供个祖宗啊?”

  在朋友的取笑声中,我挂断了电话。

  岁月是个很神奇的东西,它在一瞬间改变了我对眼前老人的看法。一百多年的时光沉甸甸地背在他肩膀上,我不自觉产生了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其实当时我已经不太想把房子租给他,毕竟他年纪太大了,随时可能撒手人寰,到时候这烂摊子就扔给我了——据他自己说,他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亲人。然而,面对一个上世纪元年出生的老人,拒绝的话无论如何说不出口。

  我们就这样客客气气地签订了租房协议。

  李青就这样成了我的房客。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