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冬的伤痕

导读:1夏安,你还好吗? 这些日子我表现得比较温顺,今天医生破例让我在院子里多待一刻钟。其实院子里能活动的地方很少,除了翠绿欲滴的草坪,就只剩下触目惊心的铁丝网和沉重的钢门。许多穿着白色病服的人漫无目的地到处游荡,苍白单薄得像是无数幽灵。 我最喜欢躺在毡毯般的
1夏安,你还好吗?

  这些日子我表现得比较温顺,今天医生破例让我在院子里多待一刻钟。其实院子里能活动的地方很少,除了翠绿欲滴的草坪,就只剩下触目惊心的铁丝网和沉重的钢门。许多穿着白色病服的人漫无目的地到处游荡,苍白单薄得像是无数幽灵。

  我最喜欢躺在毡毯般的草地上面目朝天。因为在这里只有天空是和外面一样的。一样的蓝天,一样的云海,一样的阳光。常人能看到的我也能看到,这是我唯一享有的平等。

  这是一个不允许做梦的地方,而我却常常任性地在雪白的墙上编织着五彩缤纷的童话。在我的童话里,这里是关着公主的城堡,巫婆当然是那些平时经常凶我们的白大褂;巫婆的手下,就是那些护理工还有常常冲我们吐口水的护士;公主嘛自然就是我;而拯救公主的王子,则是夏安。

  我不知道现在的夏安长什么模样,只好照着他年少时的样子画。可是画来画去却总是不像,记忆中的夏安像藏在雾中的花,模模糊糊看不清楚。

  想起夏安,不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不知道他是不是还记得那个名唤初冬的女孩儿,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欠我的那个生日的承诺。

  一个穿着护士服的年轻女子走向我,亲切地说道:“初冬,该回去了。”

  “好的,阿菊姐姐。”

  这个叫阿菊的女护士是第三个对我温柔的人。第一个是妈妈,第二个是夏安。

  

2和夏安初相见

  “初冬,快出来一下。有新邻居过来作客啦。”

  很多年前,这句话促成了我和夏安的见面。当时我正在房间里,用刀片切割着几只青蛙的大腿。听到妈妈的呼喊,我赶忙把剩余的青蛙扔进大盆里,塞到床下,手蹭了几下纸巾后就出了房门。在客厅里妈妈正忙着招待新来的客人,我一眼就看到了中年妇女旁边那位和我年龄相仿的少年。他的微笑另我至今记忆犹新。记得当天我们在天台上,少年大方地向我伸出手,跟我说,他的名字叫夏安。他的手掌白皙而柔软,犹如晨曦。

  而后夏安奇怪地咦了一下,指着我手背上的红迹说道:“初冬,你的手是不是受伤了?”

  我赶紧抽回手,藏在身后,有些慌乱地解释着:“没啥没啥,只是被刀割了下手指。呵呵。”我有些害怕在夏安面前暴露出自己的特殊爱好,会把他吓跑。

  在遇到夏安前,我一直形单影只。自从爸爸去世后,年少的我跟着妈妈一直过着四处漂泊的日子。每一次停靠只是在为下一次上路做准备。居无定所的生活注定了我的童年只有寂寞和苍白,我唯一的玩伴只有妈妈,尽管她在外奔波的时间比陪我的时间长得多。

  在大部分时间只有我一个人的情况下,我爱上玩弄小动物,原先是阿猫阿狗甚至是小老鼠,搬到这里后我最喜欢的是抓公园河塘里的青蛙。我常把这些小青蛙抓回家,放在原本装玩具的大盆里,听着青蛙们被小刀子划破身体时发出的呱呱叫,我总能感到异样的兴奋。

  可是现在我已经不用再玩这种带着腥味的游戏,因为有了夏安。他带给我许多好玩的玩具,许多好吃的零食。有时还会在晚上将我带到天台上,指着满天的星星讲着星座的故事。

  那段日子看了许多童话的我,朦朦胧胧间把夏安当成了上天的恩赐。

  当然,说不定公园里的青蛙也是那么想的。

  这几日的我频繁梦见了成年后的夏安。虽然他面貌已经有了很大改变,但是我还是一眼认出他。这给了我一点儿启示,我隐隐约约预感到最近会发生点什么。

  今天阿菊给我拿药的时候,问我:“昨天你是不是做梦了?”

  我好奇地问:“你怎么知道?”

  阿菊笑着点了下我的鼻子说:“昨晚我值班,没别的事干,就听你说了大半夜的梦话。”

  我有些不好意思:“我梦见了一个人。”



  阿菊说:“是谁?”

  “他啊,是我最喜欢的人。”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