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死灵歌

导读:死人,往往比活人歌声更嘹亮。 向马尔克斯《世界上最漂亮的溺水者》致敬 我被抓进警察局了因为盗窃尸体。 听起来是不是很可笑,感觉我像个盗墓小说里写的 土夫子?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我偷的尸体刚下葬三天,就葬在西山墓园。 为什么要挖坟?不知道这是犯法?审讯室
    死人,往往比活人歌声更嘹亮。

    ——向马尔克斯《世界上最漂亮的溺水者》致敬

    我被抓进警察局了——因为盗窃尸体。

    听起来是不是很可笑,感觉我像个盗墓小说里写的 “土夫子”?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我偷的尸体刚下葬三天,就葬在西山墓园。

    “为什么要挖坟?不知道这是犯法?”审讯室里,警察语气不善地问道,我们这儿属于郊区分局,很实惠的地方,让他花时间来审我这么件没有油水的案子,也的确难为他了。

    由于我是被拜祭“他”的人抓了个正着,所以也根本无从抵赖,然而既然已经收了定金,总不能出卖客户,所以只好胡编乱造说:“有、有仇。”

    至于有什么仇,我搜肠刮肚绞尽脑汁把前二十年看的电视糅在一起总算磕磕巴巴解释了一番。然而这种出连我自己都不相信的说辞,居然让原告——“他”的家人撤诉了。

    “是燕小北雇你挖的吧?”我对面站着的少年不过十六七岁,漂亮的眼睛里透着不屑,他一口就说中了那个名字。

    我的雇主,燕小北!

    第一章

    燕小北昨天刚来西山墓园时并没有引起我的注意,然而随后我发现这个人拜祭的方式有点特别——他在“他”的墓碑前倒了满满三个啤酒瓶的白面,又点了三炷香插在别人献花的位置,随后掏出厚厚一叠纸钱。看他的样子迟疑了一下,似乎没有找到打火机,然后就随意把纸钱抛洒在半空了事。

    我心里暗骂一句,拿起扫帚往那边走。

    ——娘西皮,搞得满天都是还不是要老子打扫!

    对了,我从小没爹没娘,看西山墓的老头把我捡回来,他死了,我就顶了他的位置,继续看着这块破墓地。

    我故意当着他的面把灰尘扫得哪儿都是,辛辣的气味瞬间涌进鼻腔——娘的,狗屁白面,是石灰!我恶狠狠地瞪着他,怒道:“不要乱扔垃圾不知道?”

    “你是看坟的?”

    我白了他一眼,没说话。看他长得人模狗样,说起话来却粗俗不堪。

    见我不吭声,燕小北抬头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忽然问道:“有没有兴趣赚点儿外快?观察你有个把月了,对这片墓地很熟悉吧——我见你对哪里有新鲜供品了如指掌。”

    我哼了一声,示意他有屁快放。

    “偷鸡摸狗毕竟上不得台面,我有个活儿,你办成了,我给你三万块钱。”

    三万块不是个小数目,老头子死的时候藏在他樟木箱子底下的棺材本拢共才八千不到,就这,还让我给他选了处藏风聚水的上好墓穴——虽然有点儿偏僻。老家伙在西山看了半辈子的墓,死后也葬在西山墓园,挺好。

    燕小北说,只要我把他祭拜那座墓中的尸体偷出来交给他,并且保证不泄露他和我的关系,这三万块,事前定金一万五,事成之后一万五。

    我掂着一摞崭新的红票子,抬眼看了看墓碑上刻着名叫“顾人杰”的死者遗像,忍不住笑了起来。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雄哥,对不住了。

    然而把钞票揣到怀里的下一秒我才猛然反应过来:“你逗我呢?”

    燕小北对我忽然翻脸表示不解。我盯着他,确定他不是故意拿我开涮后说:“他是城里人?”

    “没错,地质大学的教授,怎么了?”

    “你们城里人哪儿有全尸!”我愤愤道,西山墓园墓穴型号都是一样的,长三米宽两米,开发商广告上说三为阳数二为阴数,阴阳交泰福佑子孙。呸,我看就是三长两短。墓穴统一价三万三一座,这么宽绰的空间,乡下人放个棺材进去正合适。可城里人却根本用不了这么大地方,因为他们死后要先将尸体送到殡仪馆,火化后再运来墓园入葬。因此燕小北说的偷尸体根本就是胡扯,那顾教授既然是城里来的,墓里顶多有他一个骨灰盒。

    没想到燕小北却直摇头:“你说的那是别人,顾教授肯定是全尸。别多问了,干好分内的活儿,钱少不了你的!”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