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禁忌游戏

导读:一、 有种小吃叫灌肉大田螺,大号弹珠那么大的田螺,把里面的肉挑出来,和猪肉一起剁碎,拌上调味料、大蒜、生姜再塞回螺壳里,放进又香又辣的汤汁里熬煮,用牙签挑着吃。我小时吃过一次,只要想起就会口水直流,没想到学校门口居然有卖。我买了一盒,正吃得满嘴流汤时
    一、

    有种小吃叫灌肉大田螺,大号弹珠那么大的田螺,把里面的肉挑出来,和猪肉一起剁碎,拌上调味料、大蒜、生姜再塞回螺壳里,放进又香又辣的汤汁里熬煮,用牙签挑着吃。我小时吃过一次,只要想起就会口水直流,没想到学校门口居然有卖。我买了一盒,正吃得满嘴流汤时,同事刘老师从旁边经过,略皱了下眉,“早饭没吃啊?”

    “吃了,看见这个就忍不住,你要不要来一个?”

    “不了!”他摆摆手,把公文包换到左手,“张老师,你也是老师,要注意形象啊!被学生看到他们会怎么想?”

    大清早被前辈训斥,搞得我挺尴尬。我刚刚大学毕业,进入这所私立中学是今年九月的事情,刘老师可以说是我的良师益友,可是在吃东西这种小事上我觉得他有点神经过敏,但嘴上还是说:“我下回注意!”

    “千万要注意!”

    我们并肩走进学校,清晨七点校园里却异常热闹,给人一种朝气蓬勃的感觉。

    早读课前,我走进班里,三个本班男生和一个外班男生聚在后排大声说笑,那几个都是年级里的刺头,好像私底下也认识。

    “真的假的,那个人胆子也太大了吧。”

    “切,没你想得那么难,贴子里写得清清楚楚,你们要不要玩玩看?”

    “万一被发现怎么办。”

    “不会的,那些家伙看着一本正经,其实软弱得不得了。”

    “中午再聊吧,老师都进来了!”

    完全不明白他们在聊什么,听上去不像什么好事,但我不打算管闲事。私立中学学费高昂,生源宝贵,而招聘老师就太容易的,一个岗位就能让几十个毕业生趋之若鹜。所以校方重视的天平渐渐朝学生那一侧倾斜,“一切为了学生,为了学生的一切”,说起来很动听,但在这种价值观驱使下也会引发极端的事情。比如上个月时间有个老师被问题学生揍得卧床不起,校方居然只给了一点象征性的惩罚。大家都心怀不满,在如此漠视老师的环境下,谁还愿意去管那些问题学生呢?

    刚来学校那几个月,我可是超认真的。记得有一次作文课我大力称赞一篇文章,还在班上朗读,点评怎样怎样好,作者本人一直在下面窃笑。

    我大惑不解,刘老师指点我说:“手机能上网吧,下次看见好文章先百度一下。”一查,果然是抄来的。我觉得自己被戏弄了,狠狠教训了那个学生,他用手指挖着耳朵,满不在乎地说:“我抄一遍也付出劳动了,老师不是经常说,要尊重他人的劳动吗?”

    我气得火冒三丈,后来刘老师开导我说:“别太把学生当回事,你认真对他们,他们未必认真对你。”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我就不信管不了这几个学生!”

    “你太较真,像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你根本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何必跟自己找不自在。”他说了一句我理解不能的话,“学生有你看不见的可怕之处!”

    我并不信服这世故圆滑的大道理,从此格外关注这个叫刘超的男生,就是刚才说话的三名男生之一。

    可每次找他谈话,都会被他噎得说不上话,更别提什么深入内心了。打老师事件发生后,我渐渐把认真丢出去喂狗了,也学会了那些不用经大脑却能立竿见影的套话,学会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敷衍态度。

    虽然有时我也在想,一个老师这样做真的好吗?

    二、

    铃声响起,我让大家开始早读,我来来回回巡视。那个刘超居然在下面吃东西,我敲敲桌子警告他,他又往嘴里塞了一个生煎包,好像给我面子似的慢腾腾把包子收进桌屉,对我的瞪视视若无睹。

    一个男生举手,我有点诧异地走向他,这个叫王梦奇的男生是刘超的死党之一,从来没见他提过问题。果然当我凑近他时,他说:“老师我要上厕所!”

    “去吧。”

    另一个学生也举手,他叫邓晓舟,刘超的另一个死党,“老师,我也要上厕所。”

    我点点头。

    两个男生半天没回来,我站在门口朝走廊尽头看,估计是钻到厕所抽烟去了。我叹口气,当一天和尚敲一天钟吧。

    扭头一看,刘超又开始吃生煎包了。

    今天好像注定不平静!

    上午第三堂课,王梦奇在看杂志也就算了,邓晓舟在睡觉也就罢了,让我不能容忍的是刘超居然在打游戏机。他连起码的掩护都不打,低着头,不断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后面的学生眼馋地探头张望。

    我时不时停下讲课内容朝那边看,不知道是被他制造的声音吸引,还是因为我的“格外注目”,不少学生也渐渐不听课了,朝那边看。有人提醒似的捅了刘超一下,本人不以为意地朝我瞥一眼,继续干自己的事。

    我终于无法忍受,朝他走过去,睡觉的邓晓舟被同桌捅醒,说话的人也闭上嘴,所有人的视线追随我移动,带着一种期待。

    太过投入的刘超没有察觉我的接近,当游戏机被劈手抢过的时候,他甚至还叫了一句:“喂,好不容易打到一万分!”

    我摇晃着游戏机,“我上课是不是打扰到你玩游戏机了,要不要我向你道个歉!”刘超的脸涨得通红。

    我的语气严厉起来:“游戏机我没收!下课自己到办公室!”

    我转身离开的时候,他在后面嘀咕一句:“白痴,把PSP说成游戏机,我真替你悲哀!”

    “你说什么!”我质问。

    “我说你是个白痴!”

    “再说一遍!”

    “白痴,有种来打我啊,来啊!就知道你不敢!”班里一阵哄笑,刘超抱着双臂靠在椅子上,脸上挂着不屑的表情。

    我知道他家里有钱,也知道他是出了名的刺头,更知道上次打老师的学生是他认识的外班朋友。但是阵阵笑声听上去是如此刺耳,我无法遏制自己的怒意,想都没想,用手里的东西朝他脸上砸了过去……

    这堂课,当然是上不成了!

    这件事闹得很大,惊动了学校上层,刘超的家长来学校理论,被有经验的刘老师挡了回去,我实在是太感激他了。

    周一教职工大会上,听着校长用慢条斯理的语气说起这件事,我以为自己卷铺盖走人是不容分辨的了。

    出乎意料的是,我只是被点名批评,细究起来和上月发现的打老师事件脱不干关系。假如学生打老师没被开除,老师打学生反被开除,势必引发大面积的抗议。就算劳动力再廉价,校长也不敢冒这个险。

    所以校长就师生关系紧张大发了一番宏论,会后不少同事拍着我的肩膀,真诚地说:“立大功了!”、“真有你的!”、“太解恨了!”

    我谦虚地说:“时势造英雄嘛!”

    另一方面,刘超每每看我的眼神总是令人胆寒,我不知道是否刻意为之,他头上的绷带缠得很夸张,仿佛一种无声的控诉。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