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二手版

导读:发现菜人 好恶心!比菜人还恶耶! 这会不会是肯XX养来做炸鸡的? 喂!少来了,今天中午才去吃的! 我转过身,最后那排座上有两名年轻女子正在大声交谈,七嘴八舌地盖过司机胡乱驾驶的轰隆声,我闭上眼睛,我似乎离年轻越来越远,好像从那件事发生之后,我就和年轻这两
    发现菜人

    “好恶心!比菜人还恶耶!”

    “这会不会是肯XX养来做炸鸡的?”

    “喂!少来了,今天中午才去吃的!”

    我转过身,最后那排座上有两名年轻女子正在大声交谈,七嘴八舌地盖过司机胡乱驾驶的轰隆声,我闭上眼睛,我似乎离年轻越来越远,好像从那件事发生之后,我就和年轻这两个字越来越脱节。

    窗外还有些飘雨,雨滴打在窗棂上,接着又无力拖着水痕向下滑落,无力,似乎就像这些年来的我,我看着倦了,后方的嬉笑声也听不见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喂!先生,醒醒!到终点了!”

    我揉揉眼睛,睡过头了!我不好意思地望着站在前方的司机,他转过身没理睬我的手忙脚乱,我开始收拾行李和身旁脱下的西装。

    “垃圾不要留在车上,顺便带下车。”看似流氓的司机用命令式的语气。

    垃圾?我带什么垃圾了吗?我举目四顾,脚下方有几张报纸,彩色图片多得惊人。我想起刚刚后座那两位小姐手上的东西,是什么时候到了我脚下,我捡起那叠报纸,慌乱地走下车。雨停了,但天色也暗了,等会儿还要搭回头车,我望了望,看到几步远处的路灯下有一个破旧的垃圾桶,边走过去边把报纸揉成一团,正要往下丢时,突然想起那两名女子的对话。菜人?那是什么东西?

    我再摊开看个清楚,肉色的图色,有些红红白白。哗哗哗!我跪下来,手扼着喉咙,脚底下净是刚刚吐出的东西。那是什么?怎么那么恶心!这次我做好心理准备,报纸被我吐出的秽物给沾湿,但图片仍大得让人清晰可辨。

    一个没有穿衣服的女性尸体,可是那个尸体未免太奇怪了,没有五官,没有头发,就连胸部和指甲的特征都消失,全身上下都被同一色的肌肤覆盖,就像一个刚制出的假人,还没有上色一样。菜人,我终于明白那是什么意思。那不是人,是一团肉,一团人形的肉。我看着上方大大的黑色标题:板桥惊见怪异尸体,已腐烂多日。难怪,今天办公室就一直在窃窃私语,只是我平常和同事交往不多,隐约只听到他们有时发出那种惊讶声,尤其是女职员。原来发生了这么一件大事。我不想再多看一眼,胃仍难过地蠕动着。

    回到家,我忙进了浴室,看着自己的身体,又想起那张照片,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想了一下,决定到楼下管理室看电视。客厅没有电视,也没有电脑,自从发生那件事以后,我再也不信任那些东西。

    肥胖的管理员把脚放在桌上,一台黑白小电视正不停闪烁,我很少和他打招呼,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倒是他先发现了我。

    “林先生啊!这么晚还要出门。”他把腿放了下来。

    “对……对,对了,最近有什么大新闻?”

    “就是这个,从早上播到现在,已经发现六具相同的尸体。”管理员指着电视荧屏说。

    “六具?”我小声地问。

    “对啊!就是昨天在板桥有人发现了一具很奇怪的尸体,本来以为是外星人,结果现在又有四个家庭出面表示自己的亲人也是这样死亡,但因为怕吓倒人不敢说出来,现在才爆出来。”他点了根烟,手夹着烟指着电视继续说,“然后在中午和刚刚,在台中和台南的两间公寓也发现这样的尸体,我看接下来说不定会越来越多,这不知道是什么怪病,怪恶心的!”

    “菜人?”我不自觉地喊出来。

    “对啦!就是这个啦!菜人,刚刚我听到几个上去的初中生也用这两个字。”他摸着头自顾自地笑了出来。

    我觉得那个笑声很邪恶,我虚心地向他点头微笑,转身就离去。

    “林先生啊!有空可以多聊聊,我总觉得你人太闷了。”他那不标准的普通话在我后头响起。

    太闷?好像真的是这样,不过以前不是的……

()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