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蜡烛

导读:序 小伙子,还满意吧?这栋楼已经差不多搬空了,就剩下你楼上那家。是位上了年纪的婆婆,也不会吵到你的。 真的不会? 这个就是睡觉前喜欢听点戏曲 听多久? 不会超过一个小时。 一个? 最多一个半。 房东颇具厚度的双唇似乎裹着菜油,一副谄媚的嘴脸让人觉得说不出来
    序

    “小伙子,还满意吧?这栋楼已经差不多搬空了,就剩下你楼上那家。是位上了年纪的婆婆,也不会吵到你的。

    “真的不会?”

    “这个……就是睡觉前喜欢听点戏曲……”

    “听多久?”

    “不会超过一个小时。”

    “一个?”

    “最多一个半。”

    房东颇具厚度的双唇似乎裹着菜油,一副谄媚的嘴脸让人觉得说不出来的恶心:

    “楼上那位张婆是个孤寡老人嘛,平时听点小曲子解解闷,我一看就知道你不会在意的,是吧?小伙子,你看,这楼上住了户人家,平时也有个照应嘛……”

    “别说了,去房子看看吧。”

    “哎,好好。就在前面,你看,就那个。”

    “房子在几楼?”

    “就在2楼,2楼好啊,方便。你看那6楼7楼的多麻烦,我和你说,楼上的房子可租不得,好些都漏水……”

    他一面掏出钥匙,口中还兀自不休。

    “小伙子,我和你说,房子你绝对满意……好了,进来看吧。你看着水泥,多结实,嘿。这蜘蛛网什么的弄弄就好了,要不我帮你整整?”

    “不用了,我自己来吧。”

    “你的意思是……租?”

    “行李我下午带过来,到了打你电话。一手交租金,一手交钥匙。日子从从今天开始算就行了。那就这样,我先走了。”

    “好嘞,小伙子,我就喜欢你这样的人。你不知道,前面几个房客个个都不是东西,他们……”

    快速地甩开了房东,上午的阳光已经把眼睛刺得生疼。

    终于离开那所谓的父母了。

    一、

    傍晚,闷雷,妖风。即使是已无人烟的郊区废房,外面的空气和植物纠缠起来,造成的声响依旧不饶人。

    久置的房间特有霉味,空气中的灰尘,以及身下沙发破旧皮革的味道,连同夏日暴雨前的那份闷热,一起折磨着人的胸腔和后脑。

    房内昏暗的白炽灯兀自亮着,两只蛾子被吸引过去绕着打转,投射出来的黑影在房间里四处晃动。

    接连不断的雷鸣总让人不安。

    停电了

    “轰”的一声巨响,玻璃窗也被震得不住颤动。同时,闪电划了下来,房间一瞬间被照亮,随即又陷入黑暗。

    外面的风依然狂暴。

    找来蜡烛和有些霉味的火柴,扔在一边,又躺回到沙发上。

    雨,差不多该下了。

    “梨花开,春带雨……梨花落,春入泥……只为你霓裳羽衣窈窕影……”

    预言般的,婆婆听京剧的声音从楼上不绝如缕地传来。

    高亢、激越的曲调,即使窗外雷声隆隆,也能像一根红线般从那厚重的积雨云层中穿过,钻入人的耳朵,每多进入一寸,头痛就加重一分。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红线在脑中越积越多,慢慢地勾勒出一双尖锐的眼睛,接着是鼻梁,粉面,一直到满头的朱钗和全身流光溢彩的戏服。

    很快戏服便舞动起来,衣袂飘然,目光如电,手指轻盈,朱唇微启。

    “我分明见你飘飘欲仙展彩屏……切莫道云海迢迢星河远……”

    她越转越快,不知何时,一张张脸谱浮在她的身周绕着她的舞姿打转。红脸的关羽、白脸的曹操、黑脸的张飞、紫脸的常遇春、金脸的二郎神……脸谱色彩鲜艳,或笑或怒。

()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