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消渴实录

导读:我姓倪,倪瓒的倪。这两天搬家时发现一本线装书,书角翻卷,页面发黄,倒是题目吸引了我《消渴实录》。这几个字我虽能看出形状,却和汉字有着明显区别,上网查才知道是古代白族的文字。我想起上次何风催稿时跟我说他得了糖尿病古代称消渴症,于是就翻开书细细读了起来
    我姓倪,倪瓒的倪。这两天搬家时发现一本线装书,书角翻卷,页面发黄,倒是题目吸引了我——《消渴实录》。这几个字我虽能看出形状,却和汉字有着明显区别,上网查才知道是古代白族的文字。我想起上次何风催稿时跟我说他得了糖尿病——古代称消渴症,于是就翻开书细细读了起来。

    开篇第一句:“消渴者,尽其所爱也,吾之所图,须得毕其功于一役!然则身居险境,只合以白文录之,功成之日当以此书告天地君亲!”

    第一章

    倪知县病了,县里最有名的三位大夫去倪府会诊,无一例外诊断他患上了消渴症。

    牧安县人人都知晓,倪大人嗜甜如命,他看着中规中矩的药方实在难以开怀——说到底还是要戒了甜食,这班废物!

    刚回到书房,倪三儿便匆匆忙忙闯了进去,“老爷!”

    “没规矩,这是你喧哗的地方?掌嘴!”

    倪三是倪知县十几年前去云南做官时收养的义子,为人聪敏,深得他的欢心,如今才二十五岁便已然是倪府的大管家了。不过,倪大人想,再好用的狗也要时常敲打,免得他忘了自己的身份,把尾巴翘到天上去。

    倪三啪啪啪扇了自己七八下,才说道:“老爷,是杨大夫说有急事找您,在偏厅候着呢。”

    他?倪知县略作沉吟,“把他带到书房来。”

    “不知杨大夫有何事见教?”倪知县吹了口茶叶,缓缓道。

    “这……”杨大夫看了倪三一眼,“还请大人屏退左右。”

    倪知县心中冷笑,挥手让倪三出去后,只听杨大夫说道:“启禀大人,在下知道一个方子可以根治大人的消渴症,而且不需忌口!”

    “杨大夫莫要寻老夫开心,若是有这等奇方,你还会在这小小的牧安县当一名坐堂大夫?怕是太医院早就八抬大轿请过去了——况且,为何你方才不说!”话锋一转,倪知县的面容陡然冷厉起来。

    “方子是什么,说!”

    “是、是……用女子骨髓,辅以十八种药材,炼制……”

    “住口!”倪大人气得须发戟张,将杨大夫轰了出去。不一会儿,倪三在门外说道:“老爷,已经处理好了。”

    然而,倪大人对这药方却着实有几分心动,尤其是近日以来不能沾甜食,让他几欲发狂。虽然严令家中通通不准吃糖,做菜时也必须以咸辣为主,可倪大人心里却总像养了只不安分的猫,几日见不到鱼腥便抓挠得厉害。

    “倪三!”

    “老爷,您吩咐。”

    “去坊市招几个奶娘来。”

    “老爷,您是要?”倪三有些惶恐,“炼那骨髓……”

    “住口!老夫做什么还要问你不成?记住,奶娘要体格好的。”

    “是……老爷,可是……杨大夫不是说要处子才……”

    “滚!”

    三天后,倪青璃径直闯进了倪知县的书房。

    第二章

    “倪青璃是谁?”何风问我。

    “倪翰中的独女,知县千金。”

    “哦,想必是发现了父亲用女子炼药,温柔善良的千金小姐前来劝谏了吧?”何风轻笑道。

    我耸耸肩,“如此了解我讲故事的套路,难怪稿子在你这里越来越难通过了。”

    “哈哈,这算撒娇吗?”

    “撒娇有用吗?”我同样报之以反问。这场景与五年前何其相似,有一天,BBS上一个ID叫“驱怨疯何”的人加我QQ,说我之前一篇关于暗恋心情的随笔写得不错,有没有兴趣给他们杂志投稿,我当时还在上高中,本能地拒绝了他。

    ——像你在文中写的,莲动水清浅,碧落鸟依人,别这么绝情嘛!

    ——这算请求吗?

    ——请求有用吗?有用的话我可要单膝跪地了!何风打字很快,这样略带挑逗的回复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转眼就五年了。”后面半句我没说出来,谁能料到五年后我与何风会这般收场?曾经幻想的“我写到六十岁你便收稿到退休”不过是一句笑话,我回头把门带上,走进何风家来。他一定觉得我很奇怪吧,站在门口东拉西扯又讲了半天故事才进来。

    鞋柜上放着三双蓝色大码塑胶拖鞋,第二层却扔着双粉红色小号布纹凉拖,我摇摇头,帮他摆正后抽出双蓝色的换上。

    何风租这间两室一厅有几年了,这里对我来说并不算陌生,半年不来,摆设也没什么变动,倒是一如既往的干净,唯独书房的门紧锁着,有点奇怪。

    “还要我继续讲吗?”

    “讲,讲。”

    “要不你猜——青璃进门后发生了什么?”

    何风耸耸肩,“又让我猜,千金小姐被知县呵斥一番后出了书房,遇见一直照顾她的大哥哥倪管家。管家一直暗恋着小姐,看到父女反目心中焦灼万分,一边是有恩于自己的老爷,一边是有情未及说的小姐——哎呀,难难难。”说罢他摇摇头,好像自己便如那倪三一般,进退维谷。

()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