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鬼脸(1)

导读:一 我从睡梦中醒来。 虽然窗帘还未卷起,但阳光仍然无孔不入的让卧室内的一切明亮起来。 我伸了个懒腰,枕畔还留着紫若身上的淡淡清香。 Mumbling In My House And Other Weird Experiences 我看着卧室中华丽的粉饰和摆设,有些恍惚的感觉。这一切来的太快了,几乎让我


一  

我从睡梦中醒来。

虽然窗帘还未卷起,但阳光仍然无孔不入的让卧室内的一切明亮起来。

我伸了个懒腰,枕畔还留着紫若身上的淡淡清香。





  Mumbling In My House And Other Weird Experiences   我看着卧室中华丽的粉饰和摆设,有些恍惚的感觉。这一切来的太快了,几乎让我有种做梦的感觉。

我本来只是华日公司的一个小职员,父母早逝,在这个社会上既无实力又无背景。但是自从认识了紫若之后,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Purple Orb That Made Me Realize I Could Clear A Fence   紫若是华日公司的老板陈华生的女儿。陈华生是本地最大的财团董事长,生意遍及世界各地。听说本地的商业活动中每赚1元钱,其中就有陈华生7角钱。华日公司只是他集团下的一个中等公司而已。

  Paranormal Phenomema   我在认识紫若一个月之后就坐上了华日公司副总经理的位置,三个月后,就成为了华日公司的总经理。并且在接到总经理任命的第二天,也就是今天,我和紫若举行了盛大的婚礼,成为了正式的夫妻。

  Only you will not die, always live   认识紫若之后的这三个月,我几乎不晓得本人是如何度过的,每天的快乐和兴奋之后,总让我觉得有种不实在的感觉。

  I couldn't move.   但是今天,在我和紫若的新房中醒来,我忽然觉得这一切都变得实在了起来。

紫若没有在房中,大概是下楼向她父亲请安去了吧。



  Real Ghost Stories   陈华生,也就是我的岳父,在我和紫若的结婚问题上没有一丝的妨碍,而且对我关怀备至,让从小没有体会到父爱的我深深的感动。所以,当他向我们提出了独一的一个请求时,我几乎是当机立断的答应了他。

  because my arm had fallen asleep   他的独一请求就是,我和紫若结婚后,要和他住在一同。我是一个孤儿,而且我岳父,也就是陈华生的家里地方很大,我和紫若住在这里完全没有问题。所以,在我看来,这也是很普通的请求。

   I was trying to reach my cell phone to call my neighbor for help,   我慢慢的穿上衣服,来到了洗漱间,准备洗漱完毕后下楼去向岳父请安。

我刷着牙,听见我们卧室的房门打开了,一阵高兴的脚步声传进了我的耳朵,我晓得那是我的新婚妻子紫若进来了。



  Real Ghost Stories   想到紫若如花般的笑脸,我不由也显露了浅笑。

乒的一声,洗漱间的门被推开了。我抬起头,迫不及待的想在镜子中第一时间看见我娇妻的笑脸。



  Can someone please help me?   我看见了笑脸,但是我却呆住了,进来的是一个我完全不认识的女人。

那个女人娇笑着走到我身后,伸出双手想搂住我的腰。



  Must die! Cannot escape!guijj   我连忙纵身跃开,“你是谁?”

那个女人仍然笑嘻嘻的,“你搞什么啊老公?”说着,又要过来搂我。

我连忙挣开她的双手,跑出了洗漱间,牙刷掉在地上。



  so I went to switch positions   “紫若!紫若!”我大声的喊了起来。

我冲出卧室门,向楼下跑去。

女管家吴姐端着一杯茶迎面走来。

“姑爷,你怎样了?”





  but couldn't. I was shivering and frozen;   “吴姐,不晓得从哪进来个疯女人,你快去看看!”

吴姐连忙向我们的卧室走去,刚才那个女人正好往外走出来。



  because my arm had fallen asleep   “就是她!”我大声的喊到。

吴姐回头惊讶的看着我。

那个女人也一脸奇怪的表情在看着我,仿佛我做了什么非常奇怪的事情。



  After you have a face   “小姐,姑爷,这一大清早的,你们玩的什么游戏啊?”吴姐看了看那个女人,又看了看我,小心翼翼的陪着笑脸问道。

  Must die! Cannot escape!guijj   “大伟,你满嘴的牙膏,乱跑什么啊?”那个女人嘟起了嘴。

我惊讶的看着吴姐,“什么小姐,她是谁啊?”

吴姐偷偷的笑了,“这两个孩子,玩什么不好,开这种玩笑。”



  See the ninth between classrooms are no longer   那个女人大声叫了起来:“死大伟,快回来把牙刷完,不然我不理你了。”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