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犀角任务

导读:一、病重 父亲 病重,吃什么药都不管用。得知这个消息后,我的 哥哥 穆笛终于回来了。从小开始,我就不喜欢这个哥哥,甚至他远走美国,我在父亲开的医馆工作,我们依旧是互相不待见。 一见面,我们都没有给对方好脸色。 穆氏医馆里,父亲躺在病床上,形销骨立。他看了
  一、病重

  父亲病重,吃什么药都不管用。得知这个消息后,我的哥哥穆笛终于回来了。从小开始,我就不喜欢这个哥哥,甚至他远走美国,我在父亲开的医馆工作,我们依旧是互相不待见。

  一见面,我们都没有给对方好脸色。

  穆氏医馆里,父亲躺在病床上,形销骨立。他看了我一眼,然后又看了一眼穆笛,便剧烈地咳嗽起来,甚至吐了一口脓血。

  “爸!”我们两个人同时开口。

  “你是怎么照顾爸爸的?”穆笛对我愤怒地吼道。

  “那你还从来没有照顾过呢!”要吵架,谁怕谁!

  “都给我住口!”父亲喘息着吼了一句,然后挣扎着坐了起来,我忙将枕头塞到他背后。父亲哼了一声后,才缓缓地说:“有一味药可以治我的病。”

  “什么?”我急忙问道。

  “犀角。”

  “犀角……”

  我面露难色,扭头看向穆笛,他也紧咬下唇,沉思不语。

  犀角治疗烦躁、吐血症有奇效,和父亲的病情可谓对症。可现在国家三令五申禁止犀牛角制品的交易,我们从哪里凭空变出来呢?

  “我知道有个地方有犀角,只需要你们取回来。”说完,父亲示意我们靠近。

  “我们穆家世代行医,但到十年浩劫时,穆氏医馆也被迫关闭了。可是这医馆里面,还有一批珍贵药材,你们的爷爷偷偷将它们转移了。这批药材中间,就有一只完整的大犀角,那真是一只极品犀角,乌黑而又光滑,没有一丝裂纹,摸上去像丝绸一样光滑。”

  后来,爷爷过世,这批药材到了父亲的手里,由于国家出台了相关规定,于是,父亲便把它藏到了一个安全的位置。

  “那……它现在在哪里?”

  “你们还记得南山那个老佛寺吗?”父亲看了我们两人一眼。

  我们点点头,南山有个老和尚庙,小时候穆笛经常带着我去玩。(鬼故事QQ群:224572838)

  “你们要找的东西就藏在里面。”父亲又咳嗽起来,“谁先把它带回来,以后穆氏医馆就归谁了。”

  “爸!这不公平!”

  这些年,穆笛一直在美国,在这里陪护父亲、学习医术、经营医馆的都是我。现在,父亲居然要我和穆笛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

  然而,父亲像没有听到我的话一样,他躺回病床,闭上眼睛:“记住,谁先找到,谁就继承穆氏医馆。对了,医馆的老药柜上方有两个瓶子,你们一人拿一瓶,也许用得上。我累了,你们出去吧。”

  走出病房,我狠狠瞪了穆笛一眼。他仍然一脸冷漠,好像脸上戴着一副人皮面具。

  穆氏医馆是我的全部心血,我不会让任何人夺走它,穆笛也不行。

  二、寻找犀角

  隐藏在一片枯枝败叶中的老和尚庙已经失修多年,里面除了面带微笑的残破佛像,就是一地尘土。

  没过多久,穆笛也到了。我们两人都不说话,只是在破庙里寻找父亲所说的犀角。可始终一无所获。

  犀角不在这大殿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密道或者暗格呢?

  我绕到破佛像身后,看到穆笛像个考古学家一样蹲在地上摸索。

  “来帮忙。”

  穆笛指着一块石板,语气和我记忆中一样的冰冷。我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不动也没事,那我们谁也拿不到犀角。”穆笛说话的语调依旧波澜不惊。我心中极度不爽,但还是被事实折服。

  我们费力地搬开石板,石板的底下,是一条甬道,黑洞洞的,深不见底。

  犹豫了几秒,我打开电筒,跳了下去,摸索着向前走。片刻后,我听到穆笛也跳了下来。

  很快,面前出现了一堵墙壁。死路?我有些失望。但我很快发现,墙壁的两边还各有一个小门——原来是个分岔路口。走哪边?身后,穆笛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我咬咬牙,一猫腰钻进了左边的门。

  电筒只能照清前面的一小块地方,黑暗中,我能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不知在狭窄的甬道中走了多久,突然,我看到一个背光的黑影举着什么东西,似乎要向我劈过来!

  我条件反射地拿电筒招架,谁知一不小心将电筒磕在了旁边的石壁上,灯光“啪”地熄灭了,四周的黑暗又将我包围起来。

  慌乱中,我掏出打火机,打出一束小火苗。借着微弱的火光,我发现甬道的尽头是一个石室,一个举剑的天王怒目威严地面对着我,想必就是我刚才看到的黑影。

  我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就是寻找犀角了,可电筒已经坏了,我掏出手机照明,却发现手机也快没电了。该死,只有打火机能用了吗?

  对了,父亲不是给了我们一人一个瓶子吗?我将瓶子掏出来,拔开塞子闻了闻,一股油脂的香味扑面而来。

  我心生一计,脱下外衣裹在不能用的电筒上,再泼上一些油脂,点燃后做成了一个火把——希望它能撑到我出去。

  我打起精神,仔细搜寻起来。这个石室里,摆着各种未完成的雕像:天王、夜叉……可我仔仔细细地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那只犀角。它到底在哪儿?

  就在此时,我听到身后传来粗重的喘息声。我急忙转身,火光下,映着穆笛那张苍白的脸。他比我还要狼狈,衣服破了好几处,膝盖上扎着一条手帕,走路也一瘸一拐的。

  我没理他,打算趁火把熄灭前重新再找一下。就在转过身去的一瞬间,我眼角的余光扫到穆笛在将一件东西往怀里塞去。

  再往身后一扫,我发现那只完成了一半的夜叉雕像,有一只角已经不翼而飞了!

  原来父亲是这样藏匿犀角的,将犀角放在未完成的雕像上,非常安全!

  三、走不出去的甬道

  我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现,转身向来时的路走去。果然,穆笛也装模作样地跟了上来。我在前面走,他慢腾腾地跟在后面。

  走了好一会儿,当走到甬道汇合的地点,我把火把往墙上一摁。

  火把“呼”地熄灭了,一切又陷入黑暗之中,我猛地向记忆中穆笛所在的位置冲过去,果然撞到了穆笛——还有他怀中硬硬的犀角!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