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第七天故事

导读:张山和女朋友李也远郊的某个山脚下租了个农家院,想体验远离都市喧嚣的乡野生活,却碰到了一对奇怪的邻居,张灿和他的女朋友李池。两对情侣的名字如此接近,只是一个多了火字旁,一个多了三点水仅仅是巧合这么简单吗? 第七天 1、诗意地居住 我梦想的生活是这样的:离开
张山和女朋友李也远郊的某个山脚下租了个农家院,想体验远离都市喧嚣的乡野生活,却碰到了一对奇怪的邻居,张灿和他的女朋友李池。两对情侣的名字如此接近,只是一个多了火字旁,一个多了三点水——仅仅是巧合这么简单吗?

  

第七天

  

1、诗意地居住

  我梦想的生活是这样的:离开充满汗臭的人群,离开口水飞溅的微博,离开虚伪的种种规则,去一个依山傍水的地方,享受生命本身的快乐。哪怕只一周。

  没事的时候,我跟女友经常驾车去远郊转悠,寻找中意的地方。这天,我们在某个山脚下发现了三座农家院,树上挂着一块木板,上面写着“出租”二字,还有一个手机号。

  这地方后面是山,前面是河,空气鲜得跟没有似的。我掏出手机,拨打小广告上的那个手机号,通了,同时我听见左边那个院子传来一阵手机铃声。

  接电话的是个年轻小伙子。

  “你好,我想看看你的房子。”

  “噢,你在哪儿?”

  “我就在门口。”

  女友碰了碰我,朝左边那个院子抬了抬下巴。

  这地方太安静了,只有水声和叽叽喳喳的鸟叫,我放下电话,清晰地听见房东在左边那个院子的说话声。

  我挂了电话,走过去,敲响了院门。那是两扇木门,被风雨剥蚀得坑坑洼洼,如果它跟房子同龄,也许这房子有一百岁了。

  木门开了,一个小伙子走出来,他看了看我,说:“是你们?”

  我说:“是我们。”

  我以为对方应该是个农民,这个小伙子却不像,他的服饰,肤色,神态,更像城里人。

  他见了有点惊诧,就说:“我也是租户,在这里住了一年了。房东去海南女儿家了,他把租房的事交给我了。”

  我说:“噢。”

  他打量了一下我的女友,然后问:“你们想租哪个院子?”

  我说:“我先看看吧。”

  他说:“OK。”

  他走到中间那个院门前,“咔哒”一声打开了锁头。院子十分整洁,地上连个草棍儿都不见,一间堂屋,两厢卧室,一些简单的木家具,炕上铺着干净的被褥。难得的是还有一个小号的冰箱。

  看完之后,小伙子又带我们去了右边那个院子。

  我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他说:“张灿,灿烂的灿。你呢?”

  我说:“一家子,我也姓张,我叫张山,这是我女朋友李也。你一个人住在这儿?”

  他说:“我跟我女朋友,她在睡觉。”

  我说:“你们也从北京来的吧?”

  他说:“不。”

  可能是戒备,张灿没说他是哪里人。

  他走到右侧那个院门前,面朝那把锁头,突然不动了。几秒钟之后,他转过头来,特意问了一句:“这个院子要看吗?”

  我说:“看啊,不是没人住吗?”

  他说:“当然没有。”

  然后他开始开门。这把锁头好像好久没开过了,上了锈,钥匙插进去,“咔,咔,咔……”扭动了好多次,终于“哒”一声开了。

  我走进去,四下看了看,跟刚才那个院子几乎一模一样,就是地上长着草,稀稀疏疏的,中间一条青砖道。它和中间那个院子的墙上,立着一架木梯。从本意上来说,我喜欢住这个院子,离张灿他们远一些,更安静。我看了看李也,李也小声说:“租的话,租中间那个院子吧。”

  我没表态,问张灿:“他这房子怎么租的?”

  张灿:“一年3600块。”



  我大吃一惊——我跟李也在北京那套房子一个月就3500块!

  我赶紧说:“一年?3600块?”

  张灿说:“便宜,现在还涨了,我租的时候,才3000块。”

  我说:“我要租的,租一年。我把钱交给谁?”

  张灿说:“等房东回来直接给他吧。我把房子给你们留着,你们先交点定金。”

  我说:“交多少?”

  张灿说:“交70吧。”

  我赶紧掏出70块钱给了他,他回到左边的院子里取来纸和笔,很认真地给我们打了收条,然后问:“对了,你们租哪个院子?”

  我刚要说话,李也轻轻碰了碰我,然后说:“中间的。”

  张灿说:“噢,随便你们。”

  这时候已经是黄昏了,这里离北京还有两个钟头的车程,我跟李也上了车,打算返回。张灿目送我们离开,车开动之后,李也突然降下车窗,问了一句:“你女朋友叫什么?”

  张灿说:“她也姓李,她叫李池,池塘的池。”

  李也没有再说什么。

  离开那三个院子,沿着土路走了四五公里,上了公路。

  我对李也说:“为什么不租右边那个院子?”

  李也说:“荒郊野外,万一遇到什么事,警察都赶不来。我们跟他们离得近点,安全。另外,我感觉怪怪的……”

  我说:“怎么了?”

  她想了想,显然没想出究竟哪里怪,就说:“你可别上当啊。”

  我说:“上什么当?总共就70块钱!”

  李也就不说话了。

  公路很宽,很平,画着鲜艳的交通线,两旁的山郁郁葱葱,镶嵌着圆圆的夕阳。

  我把音乐打开了,Lady GaGa的疯狂音乐。李也说:“关掉。”

  我就关了,世界陡然安静下来。

  我说:“怎么了?”

  “我想起来哪里不对劲了……”

  “你说。”

  “名字……”

  “名字!”

  “名字?”

  “你看你叫张山,他叫张灿。我叫李也,他女朋友叫李池。他的名字多个火字旁,他女朋友的名字多个三点水——有这么巧的事吗!”

  我想了想,确实巧。我说:“可能是缘分。”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