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凶手

导读:起 周围只安静了一刻,很快就喧嚷起来,可那种喧嚷怎么也传不到我心里。 有人过来,将我推倒在地,我的脸被他们压在地上,手反扭在身后,手腕火辣辣地痛。不知道是什么人上来在我身上踢了几脚,我只是瞪圆眼睛死死地盯着她的尸体看,一直到他们将我的脸扭过去,把她抬走


  周围只安静了一刻,很快就喧嚷起来,可那种喧嚷怎么也传不到我心里。

  有人过来,将我推倒在地,我的脸被他们压在地上,手反扭在身后,手腕火辣辣地痛。不知道是什么人上来在我身上踢了几脚,我只是瞪圆眼睛死死地盯着她的尸体看,一直到他们将我的脸扭过去,把她抬走。

  我杀人了。

  我杀了我最喜欢的女孩,就在刚才。

  她的血从肚子涌出来,她来不及说话,只哼了两声就倒了下去。我没接住她,她睁大了眼睛,手指扭曲地朝前方伸出,像要抓住什么一样。

  当初她跟我说一句话,我能乐上半天,她看我一眼,我会失神良久,冬天里她呼出的一口热气就够我温暖两三天。

  而现在我对她的记忆,竟只剩下那些溅在我身上,迅速变凉的血液,以及不知什么时候落在血泊中的,那张父亲的脸。

  

一、

  所有人都讨厌我,从我记事的时候起。同龄的孩子从来不跟我一起玩,就算有那么一两个愿意接近我,也很快会被大人抱开。

  我长得不丑,身体没有残疾,也没得什么会传染的疾病。所以一直到很久之后,我才从妈妈那里隐约探知了原因。

  我是杀人犯的儿子。

  爸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被抓了。妈妈没有再嫁,一个人守着我,从老家搬出来,来到新的城市,靠给人家做钟点工维持生计。

  这样简单的生活一直持续到父亲家的某个亲戚找上门来,和母亲大吵一架为止。当时那个人坚决要把我带走,说我是他们家唯一的独苗子。妈妈疯了一样拦在门口,一双手狠狠地拽着我的胳膊,就像要把它们拧断一样。

  她一边拽着我,一边泪流满面地吼道:“让他跟你们走,他会是另一个杀人犯!”

  这句话在我日后的人生中由不同的人重复着,让我背得滚瓜烂熟。

  我是杀人犯的儿子,我的骨子里就流着杀人犯的血。杀人犯的儿子,是不配和其他人一样有正常的青春的,我早就明白。

  我叹口气,看着桌面上万年不变的那些话,将书包放进抽屉里,坐下。

  杀人犯,凶手,滚出去,白痴。

  这种字眼算是文雅的,不堪入目的那些被我尽量用书本遮住了。

  我没有同桌。我转来这个班上时,老师单独把我叫出来谈话,提醒我因为我的家庭情况特殊,和同学相处的时候需要注意。

  说完了,他关切地拍拍我的肩。

  我越过他的肩头,看见办公室里的老师们偷偷瞅着我,在说着什么。和我目光对视时,他们赶紧又将脑袋低下去。

  我笑了笑,将眼神收回,说了声“谢谢老师”,回到了班上。

  然后我就看见了书桌上的那些字。

  当时我的书桌不知被什么人移到了教室的角落里,周围空荡荡的,那个老师指定的同桌翘着二郎腿,一边玩着指甲一边和他们说着话。

  我沉默地擦着桌上的字,发现那是用油性笔写的,根本擦不掉。

  就像我的身份一样,会跟着我一辈子。

  

二、

  妈妈在不喝醉的时候其实对我很好,会按时回家做饭,和我聊天,甚至会关心我在学校的事情。

  我小时候是个没有眼力价的人,看她这样,就趁机邀宠,撩起袖子给她看我手臂上被同学们掐出来的瘀伤。

  然后她会抹去我的眼泪,轻轻抚摸那些伤口,再将还没完全熄灭的烟头摁在那些伤口上,然后问我疼不疼。

  她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一直保持着奇怪的微笑,很温柔,像个真正的贤妻良母那样。

  我不敢躲,一躲就会挨打。我只能由着她烫,直到闻见自己的皮肤飘出那种烧焦后的腐臭味道。她就会把烟头丢到一边,先是摸着我的脑袋,再狠狠地拧我的脸,用一双充血的眼睛看着我:“如果不是你,你爸也不至于坐牢!都是你的错!你这个祸害!”

  后来,我自己慢慢靠道听途说,弄清楚了事情的经过。



  我很小的时候生了一场重病,爸爸是个杀猪的,家里没钱给我看病了,他就出去抢。结果一亮刀,本来只是想吓吓那个女人,没想到那个女人扯着嗓子喊救命,他心一横,就把人给杀了,把她身上的钱全拿走了。

  躲了一阵子,警察没有上门,我的病也暂时得到了控制。父母不知怎么的,忽然觉得杀人也就那么回事。于是有了第二次,第三次……直到爸爸某次分尸时警察破门而入,将他当场抓获。

  他揽下所有的罪行,一口咬死妈妈没有参与其中。

  所以照妈妈的逻辑,一切事情都是因我而起。如果我没有生病,爸爸就不会去抢钱,如果他不去抢钱,就不会杀人,如果他那天没有杀人,就不会有后来这么一连串的事情。而说到头,如果我不出生,就不会有这么多的后续。

  她因此恨我入骨。

  我在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后,到菜市场去看过一次人家杀猪。

  膘肥体壮的猪被摁在案板上,四个蹄子朝天绑了,一刀下去,猪尖利地嘶叫起来,那声音一下下渗进人心里去。然后会有人身手敏捷地递过来个盆,放在案板下面接猪血。猪就这么一直叫,血就这么一直流。

  听人说,杀猪的人手艺好的话,刀刀不碰骨,一把刀用一辈子都不会卷边。

  我爸当年好像就是这么一个杀猪匠。

  我看着那头猪咽气,它的嘴张得很大,喷出腥臭的气体,在寒冷的天气里凝结成雾状,一根根毛竖着,直到它没了声,再慢慢软下来。

  周围的人像看一场表演似的拍手叫好,他们的表情被热气腾腾的猪血模糊,扭曲变形。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