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杀生

导读:第一节:嗜血的杀猪匠 说到狐狸,我们能想到的第一个词就是狡猾。我们从小到大听过太多关于狐狸的传说,其中尤其以蒲松龄老人家的作品尤为记忆深刻,《聊斋志异》中关于狐仙的故事真的很美,当然也不乏残酷的。另外就是我们这一代人接触的影视剧中存在过多的关于丑化狐
第一节:嗜血的杀猪匠

  说到狐狸,我们能想到的第一个词就是“狡猾”。我们从小到大听过太多关于狐狸的传说,其中尤其以蒲松龄老人家的作品尤为记忆深刻,《聊斋志异》中关于狐仙的故事真的很美,当然也不乏残酷的。另外就是我们这一代人接触的影视剧中存在过多的关于丑化狐狸的故事,你还记得《封神榜》里的苏妲己不?

  小的时候,我对狐狸也没什么好感。因为人们为它量身定做了过多的贬义词。但是如果你还有自助思考的能力,当你长大了形成自己的观点时想就会明白,这个世界上只有人才是最贪婪、狡猾、无耻、自私邪恶的有机生命。所以我讨厌与人相处。

  今天要讲的故事,发生在很久以前。并且那个时候这个世界就没有我的存在。

  廖大爷,是村子里德高望重的人。从来不贪图小便宜,对左邻右舍关爱有加。与村子里任何一户人家都和睦相处。如果你在三四十年前去过这座老村,你会发现不管碰见村子里的任何人,只要提到廖大爷他们都会竖起大拇指来赞扬他。但是,人无完人,上帝从来都没有创造过任何一个完美到无可挑剔的人,廖大爷自然也有他的缺点。或许我这么说你们就明白了,他嗜血。

  在农村,尤其是几十年前会专门有一种职业。一个村子中保准会有几个这样的人,每当逢年过节杀猪宰羊的时候,都是由这样一个职位的人来宰杀。那么也许你们会问,难道不可以自己宰杀自己家的牲口吗?这你就不懂了,存在即是合理的,村子里有这样一种人是因为两个原因。第一,不是每一个人都喜欢杀生并且在封建迷信较为严重的地区认为杀生迟早都要遭报应的。第二,就是技术原因了,比如说要宰杀一头猪,你可能费了千辛万苦九牛二虎之力才可以,那么像廖大爷这样的人三下五除二该流血的地方流血,不该流血的地方保准滴血不沾并且被“处死”的动物也就不用承受过多的痛苦。待你开始把肉烹饪食用的时候你会惊奇的发现,由这种较高宰杀技术的人宰杀的家畜,不仅肉鲜味美且美观。有些在城市生活的人们也许不明白肉还有什么美不美的,那你就真的孤陋寡闻了,就如同杀鸡你要放血一样,杀猪宰羊同样要放血,不一定说要放血放的多干净,但是要恰到好处既不影响肉的卖相又不影响其口感,而恰到好处这一点不是一个人能在短期内学会的,有些人如果没有师傅甚至一辈子也学不会,在这过程中需经过长年累月的实战经验。

  廖大爷就是这样一位经验丰富的杀猪匠,当然他不只是杀猪,但是因为在农村地区食用最多的肉类就是猪肉自然而然杀猪的次数就要比其他动物的频次要高,当村里的孩子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一种人时便会问自己的父母或者爷爷奶奶那个杀猪的人是谁?久而久之他们就有了一个新称呼“杀猪匠”。

  刚刚我说过,要掌握这种宰杀技术需要长时间的实战经验才能把这项没有任何酬劳(其实在某种意义上算作有酬劳,每一户在杀猪宰羊吃吃喝喝后都会给杀猪人几斤肉啊猪蹄等)的工作做到极致。然而廖大爷则不是,他天生就是这个命。并且他把这项技能自行开发出了跟多绝技,例如怎么样会使动物在临死前痛苦万分?怎样能让其不怎么遭受痛苦?比如很小的时候听一位老爷爷说过这样一段故事,有一次一位村民来请廖大爷去展露下绝技帮忙给自己宰一头膘肥肉厚的猪,放血后当时所有人都以为猪已经死了就抬到灶台开始用开水和剃刀给猪剃毛,然而你们猜怎么着?就在剃了不到三分之一的时候,那头猪猛然惊醒,疼的把绑在猪腿上拇指粗的麻绳都挣断后后夺门而出,众人追了好半天那头猪才体力不支呼吸不畅缓缓咽气的,据说那头猪直到死都没闭上眼睛,眼角处还有很大一滩泪痕。这家主人看到这一幕后觉得这样会遭报应太晦气了,就把整个猪头砍下来送给了富有天赋绝技的杀猪匠廖大爷,从此以后这家人再也没有找过廖大爷帮他们杀猪,但是关于廖大爷的宰杀“绝技”成为了村子里面不可撼动的传说。



  其实杀猪宰羊这种事,对于廖大爷来说并不是其主营工作,他还有个在很多人脑海里令人敬畏的工作,他是一位极为出色的猎人。三四十年前,当我们的祖国还没能像今天这样繁荣昌盛时,农村地区每家每户过的很拮据。过缺油少肉的日子是大部分人以及家庭都无法避免的事情,然而廖大爷一家却不是这样,因为他是一个出色的猎人,几乎没有空手而归过的经历。他熟悉每一群山鸡的生活习性,他熟悉什么时候狼群在什么地方经过,他甚至知道有那么一小群狐狸总在黄昏后村子北面那条河的低洼处喝水。正是因为他太过于熟悉那些动物们的习性,他过于沉迷在弑杀这条不归路上,他迷失了自己,也被生活遗弃了。

  其实原本在大多数情况下,廖大爷打猎一天的战果够其一家人食用超过两至三天,但是廖大爷每天起早贪黑都要尽可能的多杀死一些猎物。廖大爷本不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村子里的人是有目共睹的,但是唯独在打猎这件事上他“贪得无厌”似乎永远都没有满足的时候。起初也没有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大家也都以为廖大爷会过日子,能者多劳能者多得嘛。直到有一天他的妻子终于受不了跟廖大爷大吵了一架,那个时候廖大爷还很年轻,但是对我这样辈分的人来说按照规矩我只能这样称呼他,虽然那个时候根本没有我。廖大娘正在怀第二胎,那个时候他们两口子的大闺女已经差不多4岁的样子。有一天廖大娘实在是受不了这些一天比一天多的死状残忍血腥的尸体,便跟廖大爷大吵了一架,甚至大打出手。左邻右舍的村民们赶忙过来劝和。后来那批来廖大爷家里劝和的人都惊恐不已,廖大爷家里几乎快有一个房间都是死兔子死山鸡甚者还有一条狼,不过都是尸体。原本这些也没什么,只能说一个冬天还没过到一半,廖大爷已经大丰收了,但是那些村民发现了更加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情——每一只或每一条尸体,都死状极其恐怖,有的是被活活的敲碎了脑袋而死的。有的则是腿被打断了头上还有洞,血腥到令人发指......

  不好的事情总是比好事情传播的快速且愈传愈烈,杀猪匠嗜血的流言蜚语飘进了老村所有人的耳朵里。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