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沉睡的宝藏

导读:沉睡的宝藏题记:世间的人都是自私的,没有人会可怜你的无处安身! 第一节:洪水之夜 1998年洪水,是继1931年和1954年两次洪水后,西历20世纪发生的又一次全流域型的特大洪之一。据初步统计,中国包括受灾最重的江西、湖南、湖北、黑龙江四省,全国共有29个省(区、市)
沉睡的宝藏——题记:世间的人都是自私的,没有人会可怜你的无处安身!



第一节:洪水之夜

      1998年洪水,是继1931年和1954年两次洪水后,西历20世纪发生的又一次全流域型的特大洪之一。据初步统计,中国包括受灾最重的江西、湖南、湖北、黑龙江四省,全国共有29个省(区、市)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洪涝灾害,受灾面积3.18亿亩,成灾面积1.96亿亩,受灾人口2.23亿人,死亡3004人,倒塌房屋685万间,直接经济损失达1666亿元。我要讲述的这个故事不是关于洪水泛滥后怎么重建家园的那些感人故事,而是在洪水汹涌而来的那段时间发生的一件直到16年后的今天我依然百思不得其解的灵异事件。1998年7月,全国大面积洪水,根据官方的说法这是一次100年一遇的洪灾。全国人民要万众一心抗拒洪水,电视上也一直在播放着什么什么地方多少人受灾的新闻。虽然这次主要是长江流域受灾最为严重,但是位于内蒙古东部边界处的一座偏僻的小村庄也没能逃过一劫。

      那是7月份的某个夜晚,连续一个多月的暴雨、雷阵雨、大雨、小雨,冲刷到已经让人忘记了这是一个本应该炎热的夏天,夜晚一片漆黑,远处传来轰鸣的雷声依然掩盖不住的洮儿河河水哗啦哗啦的浪声。子夜,确切的说是凌晨两点多,忽然想起了高音警报整个村子里的村民都被这响彻云霄警报声音惊醒。迷迷糊糊半梦半醒的村民们直到从火炕上下来的时候才发现大事不妙。房子里全是水,鞋子袜子早已不知飘向何处。惊恐万分的人们听见村里学校的大广播喇叭里急切的喊着赶紧去村子西边的山顶逃难先去地势较高的学校集合,带上生活必需品,无关紧要的东西不要留恋因为马上会有一波更大的洪流抓紧集合.....

      小牧,半夜被这突如其来的高音警报吵醒,睡意朦胧的睁开双眼起来找鞋子。把脚刚放下去就被冰冷的洪水惊得一个冷颤。他急忙拉开电灯,可是本该黄昏般色彩的电灯并没有如约而至的亮起来。停电了!小牧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急忙找了一盒火柴去看看老父亲怎么样了。父亲用焦急的眼神看着他,很显然虚弱的父亲早已经醒了,小牧猜测其实父亲已经叫了他老半天只是原本体弱多病的父亲声音太过于虚弱没能把劳累酣睡的小牧叫醒,自从6岁起母亲去县城赶集后再也没有回来过,后来经过派出所和村长的通知,他大概明白了母亲是被人拐走的了,父亲只要一有机会就会寻找母亲的下落,然后12年过去了,始终没有任何消息,原本幸福的三口之家破碎的体无完肤,父亲因为在一次伤心醉酒后在冰天雪地的荒野上睡着了当被人发现时已经几乎快咽气了,再后来就是现在说的这样卧床不起并双腿截肢,父亲始终觉得是自己连累了小牧三番五次的想要结束自己的性命,事实上确实是父亲连累了他要不是父亲不珍惜自己的身体在雪地里睡了一夜怎会卧床不起?然而他不能再失去今生唯一的亲人了。

      小牧慌乱的在屋子里膝盖深的洪水里找到了父亲和自己的鞋子穿好后背起父亲往屋外走。趁着夜色他回头看来一眼从有记忆开始就定格在脑海中的小土房,他想也许这是他这一生最后一次看这房子了这个房子里充满他人生18年来的悲欢离合。大水过后这个地方将会是一片狼藉倒塌的土堆。走到外面,院子里那只老狗悲凉的叫了一声,似乎是在跟自己的主人道别,小牧心头涌上一股难以平复的纠结再不撤离就来不及了。往前走了几步他把父亲放在墙头说:爹,你先坐会儿我这就回来。洪水已经淹过了肚脐,大水即将来临,这是最沉默的警告!小牧在最短的时间内把院子里所有的活物都释放归还它们的自由,而这自由对于某些动物就是末日。那就请在生前享受最后的自由吧!鸡、鸭、一头驴、一条狗它们自由了。然而只有那几只鸭子在这末日般的夜晚享受着最后的自由。背起父亲小牧慌乱的往村子西边的学校不要命般的狂奔争分夺秒的狂奔。只是他没注意到在他身后不远处一条忠诚且苍老消瘦的老狗奋力追随,它的使命还没结束,因为接下来的故事中它为了主人甘做“烈士”,这是小牧好多年后给它的称号。



     1998年7月的那个夜晚,当小牧还苍茫逃命时候。村里臭名昭著的痞子雷子,正在做着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与生命相比金钱对他诱惑似乎更大一些。高音警报想起的那个夜晚,雷子从美梦中醒来,起初他也被惊吓到了,正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高音警报的鸣叫被他误以为是来逮捕他的警察。几天前因为村里的老王因为没有给他借钱,他趁着夜晚神不知鬼不觉烧了老王家的房子,虽然没出人命但是老王在救女儿的过程中,不幸被倒塌的房梁砸中受了重伤。现在还在医院里,后来有警察过来调查,虽然嫌疑犯锁定在了雷子身上,但是警察苦于没有证据,2天后就把他放了出来,并告诉他哪儿都不能去,要配合人民警察的调查随叫随到。警报声吵醒雷子后,他第一反应竟是“完了,警察找到证据来抓我了”,他一边懵懂的在黑暗且膝盖深的水里找鞋子,一边仔细的听着村里唯一一个大广播里喊着“洪水要来了,各家各户赶紧往西山附近学校院子里,除了必须用品尽量少带东西,逃命要紧......”。

      在如此恐怖的灾难面前,雷子深深的呼了一口气,似乎还待着一丝喜悦“不是来抓我的!”,他穿好灌满水的鞋急忙往屋外跑,跑到大门口的时候他停了一下想,有什么需要携带的?这个屋子里除了他没什么第二个像样的东西,忽然一个念头闪现在他的脑海里,邻居们是不是都早已仓皇逃命了?肯定有很多东西没带走吧?想到这儿他快速翻过一道矮矮的土墙,来到邻居家里开始翻箱倒柜的找了半天,在打火机的照耀下,雷子发现邻居没有带走太多东西,几乎屋子里一切都是原封不动,炕头上凌乱的被子里似乎还残留一丝淡淡的体温,“看来是刚走没多久啊!”东张西望中看到火炕上的小柜子打开着,这么看来钱已经被带走了?雷子有些失望,接下来的几个邻居家也没能逃过被地毯式搜索的命运,不过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好像都把钱带走留下了一些不方便携带的物品。雷子没什么大收获,只搜刮到了一些零钱。随后开始往西山上赶,路上正好碰见另一家的马车,他没说一句话就跳了上去,车主看看一眼没什么说的,如果你看见那个车主的眼神你一定能看得到他眼里侵满了不愿意......

      村长此时与村里的干部们正在学校院里慌忙的清点村里人数,这一夜的灾难来的太突然了,没有任何的征兆,要不是镇里领导派派出所的人过来组织村民逃难,真不知道会发什么不可估计的灾难,学校的大广播里村干部一遍遍的重复“村民们迅速到村西的学校里集合,紧急消息,紧急”。村长舒了一口气从水井里打了一瓢水喝了个精光。正在这时一队队长跑过来慌乱急迫的对他说“村长,村长不好了,李牧歌那父子两还没来集合呢,不会是出什么事儿了吧?”村长顿时有一种心脏从嗓子眼冒出来的惊慌“赶紧去,派几个水性好的往他们家方向过去找”,其实村长对此那么着急不是因为他爱民如子,更不是因为沾亲带故,而是因为镇长就在几个小时前让过来的民警同志给他带过来一个文件,无论如何不能出现一个人员伤亡否则就拿他是问。为了这个村长这个“父母官”不知花了多少钱请村民吃饭拉选票,送了多少礼给原来的老村长,费了多大劲巴结镇里领导才有的今天。绝不能因为这事儿影响到他村长的地位,该得到的东西还没得到呢。正在这时小牧和他的父亲还有几个村民从学校大门口疲惫的走进来了,他显得很疲惫,别人家里都是赶着马车或者开着拖拉机来的,唯独他靠着双腿把自己和父亲送到了这个人满为患的撤离点。村长松了一口气,总算集合完了,接下来就是分法临时帐篷给各家各户。

      有那么一句话叫做“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其实村长选举对于这个村子来说没什么值得关注的,谁当村长谁落选村民们从来都是不关心,所以竞选村长的人想必会想尽各种办法请全村人吃饭,这已经成为准村长的标配任务。所以通过这样的的方式当村长的人,最终也不会给村子带来发家致富的方法,他们大多也都是在职期间得到自己想得到东西就万事大吉,其实这就是某种意义上的等价交换,就如同美女和帅哥在一起就是美丽与英俊的交换,帅哥与富家女在一起就是英俊与财富的交换,帅哥与高官的女儿在一起那就是英俊与权利的交换,那么美女与成功丑男在一起自然也是美丽与财富的等价交换了。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