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捻胎鬼

导读:这位小姐,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 童璟看着面前露出标准笑容的护士,扯了扯嘴角:我跟周医生约好了。 小姐贵姓? 姓童,我叫童璟。 护士熟练地翻着登记簿,终于露出更加灿烂的笑来:童小姐,您可以进去了。 童璟的身后,几排座椅都坐满等待预约的人,看到童璟走入周医
    “这位小姐,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

    童璟看着面前露出标准笑容的护士,扯了扯嘴角:“我跟周医生约好了。”

    “小姐贵姓?”

    “姓童,我叫童璟。”

    护士熟练地翻着登记簿,终于露出更加灿烂的笑来:“童小姐,您可以进去了。”

    童璟的身后,几排座椅都坐满等待预约的人,看到童璟走入周医生的办公室,人人羡慕,要知道,他们一大早便在这里排队,等着预约的可是一年后的诊疗名额呢。

    这里是什么地方?郦城家喻户晓的塑美整形医院,都说这里的主刀医生里有个从韩国留学归来的青年才俊,姓周名敬生,他手中的柳叶刀,鬼斧神工,有化腐朽为神奇的资本。

    传言神乎其神,可周敬生看诊的号却极难排,他一月只看一位病人,一年十二位,一位也多不得。

    童璟两年前预约,如今终于轮到。

    周敬生的办公室粉刷了淡蓝色的漆,看着便让人心神宁静。童璟走进去的时候,正看到办公桌前的周敬生,阳光恰照在他的肩头,可看见他眼睛里闪烁着的光芒,神采奕奕。

    “童小姐,请坐。”

    他彬彬有礼,童璟紧张的心情也放得舒缓了些。周敬生对眼前这位美人儿显然没有太大的兴趣,只专注看着文件夹,里面有关于童璟的一切。

    “从整形医生的角度来看,童小姐你五官端正出挑,是难得一见的美女,这样的长相,没必要整容。”周敬生一边翻看着文件一边说:“脱胎换骨,当真是你想要的?”

    “我来找周医生,自然是要脱胎换骨。”

    “童小姐很美,只是可惜,这张脸没什么福气,不过这是父母给的,怪不得童小姐。”周敬生说话很慢,却一字一句,敲击人心:“童小姐,你既然已决定抛弃这副美相,那么心里一定有了计较,你想要一张什么样的脸,可否告诉我?”

    童璟斟酌了斟酌,最终还是从包里抽出了一张照片:“我想成为她。”

    周敬生看着手中照片,里面的女人虽不及童璟美貌,却也耐看,更重要的是,她的脸有富贵之气。

    “童小姐果真好眼光,这张脸是长寿之相。”

    “周医生会看相?”

    “做我们整形医生的,最擅长的便是看相,童小姐注定红颜薄命,但若换了这张脸,终能儿孙绕膝,颐养天年。”

    “周医生什么时候可以安排手术?”

    “若童小姐没什么要紧事的话,今天就可以。”

    “那么一切就拜托周医生了。”

    一个小时之后,童璟被推进了手术室。

    做手术的只周敬生一人,不需要副手,亦不需要协助的护士,周敬生一人仿佛能当十人。

    周敬生一边为童璟注射麻药一边说:“童小姐,你与这张脸的主人认识?”

    童璟有些不耐烦:“有关病人的隐私,周医生是不是不应该打听呢?”(鬼故事QQ群:224572838)

    周敬生笑了起来:“两个一模一样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童小姐要考虑后果。”

    童璟立刻怒了:“周医生,请注意你的身份,若再出言不逊,这场手术我便不做了。”

    “恐怕由不得童小姐了,看,麻药起作用了。”

    周敬生的脸当真越来越模糊,他的声音变得越来越飘忽,终于带着童璟进入了深沉的安眠。

    一场梦后,脱胎换骨。鬼大爷鬼故事

    一个月后,童璟出院了。

    看着镜中的自己,她露齿一笑,很是满意,却忽然想起了什么,回头紧盯着周敬生:“周医生,关于我整容的事……”

    “放心,医院会为患者保护隐私,童小姐不必担忧。”

    “凡事总有万一,万一这件事泄露出去……”

    “童小姐,我从来不拿自己的名誉开玩笑。”

    “这样最好,谢谢你周医生,再见!”

    童璟转身离开了周敬生的办公室,身后,周敬生深沉的声音传来:“童小姐,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一定会再见?童璟哼了一声,做梦!

    十天之后,童璟嫁给了郦城首富顾平凉,二人的婚礼照片刊登在报纸的头版头条上,引人注目。

    刚下了手术台的周敬生看到助手放在桌上的报纸,唇角露出一丝笑容,照片上的女人笑得很是幸福,标题上的名字写着,她叫童甄。

    “原来连名字也舍弃了。”周敬生笑得深沉,按下了话机的按键:“小董,请下一位患者进来。”

    郦城的天,四季如春,来年清明,童璟已是有了身孕的人。

    宝宝在她肚子里已有五个月,她觉得现在的自己,很幸福。

    顾平凉推门进来,看到站在窗边的童璟,为她体贴地披上了披肩。

    “甄甄,童璟的忌日快到了,你怀着孩子,这次上坟就不要去了,有忌讳。”

    “不行!”童璟断然拒绝:“她是我妹妹,有什么忌讳?”

    “我是怕冲了孩子……”

    “我妹妹就是做了鬼,那也是孩子的姨,你见过亲姨害亲外甥的么?”

    童璟越说越激动,竟是要哭了,知道孕妇情绪波动都大,顾平凉忙劝她:“好好好,去去去,你想做什么都行,别哭了。”

    于是清明那天,挺着大肚子的童璟随顾平生一起去了墓地,在看到墓碑上自己从前的照片时,长发遮面的童璟的嘴角,竟扯出一丝微微的笑意,顾平凉看不到。

    顾平凉只知道,童璟死于一年前的车祸,而他的妻子童甄在祭拜时情难自已,哭得昏死了过去。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