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双头人

导读:所有东西都在离我而去男人呼出一口烟,这个想法就像烟雾一样在他周围缭绕妻子,情人,都变得面目陌生。他把香烟掐灭,然后把头伏在方向盘上,他的头好疼,好像有什么要破体而出。 于刚此刻的心情,就像被围在电梯里一样。看似安全,但脚下是万丈深渊,系着他命的只有几
    所有东西都在离我而去——男人呼出一口烟,这个想法就像烟雾一样在他周围缭绕……妻子,情人,都变得面目陌生。他把香烟掐灭,然后把头伏在方向盘上,他的头好疼,好像有什么要破体而出。

    于刚此刻的心情,就像被围在电梯里一样。看似安全,但脚下是万丈深渊,系着他命的只有几条钢绳。

    1.搬家第一晚

    洁依坐在后座,看着车外两边民居的围墙在缓缓后退。吐着舌头的萨摩从副驾驶座转过头来看看她,洁依冲它一笑,它又转过头去看风景了。

    车子左转,视线豁然开朗,路口的阳光在这只雪白的萨摩身上勾勒出一圈光边。

    洁依今天搬家,男友开车载她过来。虽说是男友,但对方是个有妇之夫。洁依并不想破坏他的家庭,男人说过几次要离婚,她直接拒绝了。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就算真离了,也不会和她一直在一起的。早就知道是没结果的恋情,没结果的事情不必特意制造一个假结果。之前她也批判过小三,可是一旦自己坠入爱河,天平就倾斜了,她也只能当成跷跷板。

    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

    看着外面阳光闪动,洁依忽然又起了这个念头。可以的话,她当然不想结束。可是她越来越明白,这个男人的心并不在她身上。就像不在他老婆身上一样。

    男人操纵着方向盘,她闭着眼睛,想起那双手摩挲着她皮肤时的触感。她嘴角轻轻动了一下,这个男人对她还不错,但没必要这么好,既然不想与自己长久相处,为什么又非要营造出家的假象呢?

    新房是男人找的,租金、押金是他付的,家具、日用品也都由他换了新的。她不想占他便宜,只是他坚持。他知道,洁依只是打工族,负担不起这么多费用。在她的坚持下,一切从简,她不想欠他太多,以后还不清。情债,本来就够还不清的了。

    这个在五楼的新家,干净简单,除了光照不足,其它的都很不错。男人选的是比较安静的地段,大概也是方便他自己过来而不被妻子发现吧。

    萨摩兴奋地在房间和客厅里跑来跑去,它在熟悉着新居的味道。洁依也在熟悉着新生活的味道,还有这个男人身上越来越陌生的味道——另一个人的味道。

    从拥抱中她就感觉出来了,那是一种和以往截然不同的姿势,就像抱着另外一个人。她当时心里没来由地紧了一下。女人神奇的第六感,总能感受到情人细微的变化。

    “Cream,来。”男人呼唤着萨摩。Cream冲到他跟前,舔了舔他的脸。此刻和萨摩玩闹的他,仿佛还是原来的他。

    男人走了过来,轻轻搂着洁依:“一切都弄好啦,清洁工作昨天也叫工人做好了。我带你出去吃饭吧,等下我还有点事……”

    洁依抬了抬眉毛:“哦。”她挤出笑容,“没事,等下我自己回来就行。”

    男人作势要亲吻,洁依推开了他:“Cream的口水你自己吃下去吧。”

    男人装出强吻的样子,洁依只能故作精神,瞪大双眼:“去,赶紧去洗脸!”

    望着男人走向洗手间的背影,洁依惊疑地揉了揉眼睛,刚才出现了幻觉,竟然看到他有两个头。

    亲吻的时候,她发觉那双唇的温度也不一样了,那是陌生人的嘴唇。他究竟从什么时候起变成另外一个人了呢?但自己还是爱他的,洁依可以肯定。

    遗弃感。

    洁依躺在床上,脑海忽然冒出这样一个词。下午坐在车上的时候,她就意识到有什么正在远去,无法阻挡。

    刚搬进新家,世界显得比往常安静,Cream乖乖地蹲在床边。她看看手机,安静得像暗夜中的湖。她用手指将其推开——算了吧。她转了个身,伸手摸着Cream柔软温暖的雪白毛皮,渐渐睡去。

    2.不回家的男人

    午夜已过,男人的车停在路口,不远处就是他的家,可是他停在这个安静的路口,不愿前进。前方那个家,他已经感到陌生,里面的妻子和孩子,似乎都与他无关。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里面的人已经变成和原来不一样的人了。

    当初为了什么而结婚?

    他发现,原来结婚根本不是自己的意愿。大学时代两个人认识、交往,然后大家都说可以结婚了,女友也认为结婚生子是必然的。好像整个社会都说,你必须结婚了。然后他结婚了。甚至连他自己都觉得,无论自己愿意与否,这都是必须的。现在他才发现这一切都是错的。在他还没弄清楚什么是爱,什么是婚姻责任的时候,他就结婚了。

    他爱自己的妻子么?

    他不知道。当时只是觉得这女孩挺好看的,他既没有想过结婚,也没有想过和她生孩子的事。只是觉得大家都有了女友,是不是自己也该这样,仅此而已。结婚前他很挣扎,他当时完全迷茫,周遭那些充满期待和祝福的眼神,就像在黑夜深处的恶魔之眼,让他喘不过气来,让他没有勇气拒绝。

    现在回家面对那个孩子,他完全没有真实感。一切都那么恍惚,孩子出生了,那个女人每天就是做家务、照顾孩子,似乎她已经找到了她的乐园。而他一回来,那个乐园就停止了运转。只要他一踏进家里,空气中立刻弥漫着紧张的气息,妻子一副很不自在的样子,小孩害怕和他说话,似乎一开口,家里某处的钢丝就会忽然绷断。

    他们结婚前真正互相了解么?

    没有,这他可以肯定。婚后他发现并不认识真正的她,她也受不了真正的他。这就是现实。

    他面对着前方的黑暗,无法前进一步。车子发动了一下,又熄了火。他点燃了一根烟。他在心里认定,那不是他的家。可他必须回去。今天帮情人搬家后,他又有了这种感觉——那个也不是他的家,那个女人,也开始散发出一种陌生的气味。他开始有意识地躲避那种气味。

    所有东西都在离我而去——男人呼出一口烟,这个想法就像烟雾一样在他周围缭绕……隔这么远,他都可以感觉到那个家散发出来的异样气味。他夹着香烟的手指不由得抖了起来,他把香烟掐灭,然后把头伏在方向盘上。他的头好疼,好像有什么要破体而出。

    等到家里的灯灭了许久,他才开门进去。只有对黑暗,他才能毫无保留地展现自己的真面目。他悄悄上床,背对老婆躺下。他感到背后的床垫动了,那个女人坐了起来。他不看也感觉得到她直直的目光和身体周围的那股可怕烟雾。

    那种令他窒息的气味折磨了他一整夜,直到天亮醒来也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屋内早已经空无一人。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