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佛道仙第二卷道心11炼妖壶

导读:上一篇 :《 佛道仙第一卷全集 》+《 佛道仙第二卷道心1狐妖小白 》+《佛道仙第二卷道心2之道》+《 佛道仙第二卷道心3老井 》+《 佛道仙第二卷道心4迷雾村庄 》+《 佛道仙第二卷道心5迷雾幻界 》+《 佛道仙第二卷道心6治病 》+《 佛道仙第二卷道心7赤炎仙草 》+《 佛道
 上一篇:《佛道仙第一卷全集》+《佛道仙第二卷道心1狐妖小白》+《佛道仙第二卷道心2之道》+《佛道仙第二卷道心3老井》+《佛道仙第二卷道心4迷雾村庄》+《佛道仙第二卷道心5迷雾幻界》+《佛道仙第二卷道心6治病》+《佛道仙第二卷道心7赤炎仙草》+《佛道仙第二卷道心8万狐之主》+《佛道仙第二卷道心9胡三刀

回到服务中心后胡仙养渐渐恢复意识,胡三刀不停给他把脉随时注意着胡仙养的情况。

  要说这胡三刀可谓是能文能武了,既能把脉治病又能舞刀弄枪,不愧是野仙总管的大护法。

  天已渐渐亮了,胡仙养打了个哈欠慢慢睁开眼,稍稍环顾一下四周懒懒的说:“你们不睡觉吗?在这围着我干嘛?”

  靠,我们这一堆人担心你一晚上,你还踏踏实实睡觉,你心到底有多大啊?

  胡三刀先是一愣便喊道:“你这王八犊子!老子担心你一晚上,你倒好!呼呼大睡,老子不跟你扯淡了,我得回去给你师父汇报情况了。”说着便对我和渡天拱拱手继续说道:“楚兄弟、渡天大师,我胡三刀就此告辞了。”

  我们二人也相对的拱拱手,胡仙养躺在床上虚弱的说:“三刀哥,慢走…我身子虚就不送了啊。”

  胡三刀头也没回的说:“你好好养着吧。”说完背影越来越虚无逐渐消失掉了。

  我和渡天心里都明白,胡三刀是太关心胡仙养了,所以才如此激动,我们相信不光胡三刀一人这样,还有那些我们未曾谋面的很多野仙也一定会这样,毕竟胡仙养从小就在它们身边周围晃悠,彼此都有了感情,况且它们野仙都是重情重义有此便看了出来。

  渡天坐到床边对胡仙养说:“小胡,怎么样?好点了吗?不行我在用卐字金印给你疗疗伤?”

  胡仙养坐起来笑着说:“没事了已经,如果没有女娲石护体,我可能就死在天狐冲月下了,正宗嫡系就是不一样,我记得当初和太一之战时狐妖王用过一次,威力才是这个的一半不到,也怪我轻敌了。”

  一说起刚才我便回想起万狐之主的声音与身形好像在那里见过,胡仙养见我坐在椅子上托着腮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便问:“楚大哥想啥呢?”

  我看着他想了一下说:“额..没什么,对了,五大妖族要跟你们宣战这事你怎么看?”

  胡仙养打了个哈欠说:“能怎么办?人家出招我们接招,你就看吧最近来咱们这的人肯定多,大部分肯定都是妖物作祟,这次有的忙了。”

  我一愣疑惑的说:“什么?你不决定去把它们灭了吗?”

  胡仙养苦笑说:“楚大哥啊,这等大事是关乎整个野仙的,轮不到我做主,我的上面还有我师父,在大事上没有我师父命令我是不能随便行动的,你就看吧,等我师父那边开完会胡三刀还得回来报信,就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无奈的说:“好吧,先忍几天吧。我去补个觉去。”说完便朝房间走去

  第二天一早,我出来发现胡仙养早早开了门都已经有了几个客人等着了,他正在眉飞色舞的跟一个人说着什么,看我出来后便冲我招手说:“你怎么刚起啊,渡天都带着客人去寺院请愿去了,那边坐着的等你看风水的,你去接待一下。”

  然后看了过去,是一男一女大概三十岁左右,两人穿着得体一看就是有钱人,沙发的另一边还坐着两个年轻男子,一人手中拿着一个看着有些别扭但是说不出来的一个包,可能是两波人吧。

  于是我走到我的椅子旁坐下抬手示意他们过来坐,然后那一男一女走了过来坐下疑惑的看着我半天迟迟没有说话。

  我同样疑惑的看着他们说:“你们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吗?”

  那个男的不好意思的说:“大师我嘴直我就直说了,您这么年轻就干这个?”

  我一猜就是不放心我,我笑着说:“是啊,从小就在三清山学道,把你八字给我,你就知道我的本事了。”

  那个男的尴尬的笑笑说:“1982年正月二十,属狗的,下午四点生人。”

  我快速掐指一算立刻算出他一生的运程,这之间就在三秒内完成,我看了看他说又看了看她旁边的女的说:“你四岁丧母,在你八岁时候你的父亲给你娶了一个继母,你的继母也是再过婚的带着一个闺女,但是你继母对你不好,所以你发奋图强希望有朝一日离开这个家,十八岁考上了重点大学,二十岁辍学走向社会自己干点小买卖,二十二岁时意外的发了一笔横财到三十岁这中间生意越做越大,并且你还和你继母的女儿结了婚就是现在你旁边的这位。”说到这里二人一愣非常期待我后面继续要说的,然后我继续说:“但是就在你三十岁这一年是你一生财运的最高峰,但是你的命是改不了的必定会在三十岁以后事业上走下坡,所以你这次前来是想让我帮你改命,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那男的听我我这一席话频繁点头边点边说:“对对对对对,大师真是神人啊,我找了这么多能算的,也没有像你这样说的这么细的,刚才是我无理了,还请大师恕罪。”

  准,那是自然,我学的可是三清卜算,社会上那些小把戏怎么能跟我的比,我笑了笑摆摆手说:“没关系,毕竟我们第一次打交道,你肯定会对我有所怀疑的,现在假的多真的少啊,呵呵。”

  很快那的男的言归正传说:“大师可否能给我改命?多少钱都成。”

  要说现在这些骗子“大师”真是把我们这一行给糟蹋了,改命?根本是不可能的,之前我说过的,掌管世界万物之命运的是东皇太一留下的太一之轮,现在就放在天界的太一殿内,在这里跟大家说一声千万不要相信谁谁谁能改命这一说,因为完全假的,要有人说他能改命,那么那个人百分百是骗子,这世间唯一能改命的就是东皇太一,要是那个人能改命的话他咋不是世界首富?他要说无法改自己的,他为啥不把他的家人孩子改成世界首富?根本不可能的事,所以在这里奉劝大家勿要相信改命一说,如果你要有钱没地方花,你可以捐给山区里的孩子,因为他们更需要钱。

  我痛快的说道:“改命?世间根本没人可以改命,改命只不过是你们这些在人生低谷中的人想象出来的。”

  那个男的立刻脸上充满了绝望哀求我说:“大师,我上有老下有小,我不想让他们跟我过穷日子。”

  我想了想说:“人生短短数十余载,最重要的是什么?谁都想给自己的家人最好的生活,现在要说办法吧只有一个了。”

  那个男的心中立刻又燃起希望的火光,继续问:“大师什么办法?”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