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韶华弹指间4痴男怨女

导读:上一篇 :《 韶华弹指间1 恐怖 深林 》+《 韶华弹指间2萧府管家 》+《 韶华弹指间3亦真亦幻 》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平静没有波澜,洪梅的恐惧也在这安宁的时光河道里慢慢沉淀,她越来越觉得以前在萧府的种种可怕经历都是一场梦,一种幻觉。 这天深夜,洪梅一觉醒来,发
上一篇:《韶华弹指间1 恐怖深林》+《韶华弹指间2萧府管家》+《韶华弹指间3亦真亦幻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平静没有波澜,洪梅的恐惧也在这安宁的时光河道里慢慢沉淀,她越来越觉得以前在萧府的种种可怕经历都是一场梦,一种幻觉。

这天深夜,洪梅一觉醒来,发现萧柏不在身边,顿时没了睡意,于是披了件衣裳,决定出去走走,想起常常梦到的黑大叔,哦,不,是莫大哥,她已经改口了,她想,如果真有个这样的大哥,那该多好啊!

  屋外月凉似水,温柔的月光倾泻了一地,如同丝绸般铺展开,洪梅轻轻踏在地上,每一步都小心翼翼,似乎怕踩碎了这片清辉。

  又向前走了一会儿,远远瞧见前面的假山旁坐着个人,这大晚上的,谁不睡觉坐在那里啊?洪梅走近了些,皎洁的月光下看得真切,原来是香草,嘴里正吃着什么东西。洪梅暗想:半夜不睡,跑这儿来吃东西,待我去吓她一吓。她正想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忽然发现香草背后有根长长的类似尾巴的东西在摇来摇去,她一惊,连忙收住脚步。

  香草吃完嘴里的,又从身旁的竹篓里抓出个东西,那东西在她手里扭动着身子,发出“吱吱”的叫声,竟然是老鼠。“白天做人真够累的,生怕被夫人发现,也怪我道行不够,还是晚上好,有这么美味的东西吃!”她边说边摇摇身后的尾巴,一把将老鼠塞进嘴里,慢慢咀嚼着。

  不远处的洪梅看得心惊肉跳,胃里翻江倒海般地翻腾着,她连忙捂住嘴,悄悄离开,待离假山远些了便发足狂奔起来,跑到屋前,迫不及待地弯下腰,一股脑儿将胃里的食物吐出来,吐到最后全是苦水,她直起身子,用袖口拭了拭嘴,又抹了抹眼里的泪。阴谋,一定是穆管家的阴谋!这个香草是假的,真正的香草已经被穆管家杀了,这件事告诉阿柏也是没用的,他不会相信的!她思忖再三,决定找机会再探探穆管家的房间。

  反正睡是睡不着了,洪梅信步走着,不知不觉走到穆管家的屋舍前,没想到穆管家屋里的灯还亮着,昏黄的灯光透过窗户纸,显出几分神秘。

她轻轻靠近窗户,将窗户纸捅了个小洞,右眼贴近,偷偷往内瞧去。只见穆管家坐在一面铜镜前,解开头顶的发髻,花白的头发散落开,披在背后,他拿起桌上的木梳,轻轻梳理着头发,一下又一下,花白的头发竟然变得乌黑油亮,接着在头顶绾了个凌云髻,从背后看,宛如一个少女在梳妆。

  穆管家梳理完头发,站起来,转过身,窗外的洪梅忍不住想笑,他那张老脸配上这女子的发髻,说不出的古怪滑稽,想来这穆管家心理有些扭曲。

穆管家又脱下身上的灰布衣裳,没想到里面竟然还穿着女子的肚兜,身材是玲珑有致,不输十八九岁的少女,他又从柜子里翻出一件女子的衣裙穿上,从背后看,好似一个正值桃李年华的妙龄少女。

  洪梅惊得合不拢嘴,眼睛瞪得圆圆的,这究竟是什么妖物?男人的脸,女人的身子,是男还是女?她心里忽然生出几分惧意,正巧穆管家向她这边看过来,好犀利的眼神!难道被他发现了?!吓得她一个趔趄,不小心踩着了什么东西,发出一声轻响。

  “谁?”穆管家怒喝。

  洪梅转身就跑,穆管家衣袖一扬,长长的绸带击开窗扇,直直朝她飞去,卷住她的腰枝,往屋里一带,洪梅便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这一摔,摔得她全身散了架似的,她挣扎着撑起身子,看了穆管家一眼,啐了一口,“不男不女的老妖怪,香草是你杀的吧?你骗得了阿柏,骗不了我,我都看见了!”

  穆管家听到“老妖怪”三个字,气得胡子直颤,扬起右手,朝着洪梅的左脸甩过去,快碰到她的脸时,右手又生生停住,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不错,我是个老妖怪,已经五百多岁了!你也不要阿柏阿柏的叫得太亲热了,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我还是给你讲个故事吧!”穆管家抬头看向窗外,眼神变得迷茫。

  五百多年前,有一只病重的小黄猫被人遗弃在冰冷的雪地里,它以为自己死定了,就在它彻底绝望时,一个白衣少年救了它,少年把它带到一个山洞,用自己的血喂它,它的病奇迹般地好了。

  小黄猫也是有人性的,它与少年日复一日的相处,让它越来越依恋少年。时光如流水般漴漴流逝,弹指间,已过去一百多年,小黄猫惊奇地发现,在这一百多年里,自己的四只爪子渐渐化作人类的手和脚,而少年还是初见的模样,星眸皓齿,容颜未衰。它窃喜,也许再过不久,自己就能变身人类。

  终于如它所愿,在后来两百多年的时光长河里,它慢慢蜕变,化作一个美丽的女子,它欣喜至极,不,应该是她,当她站在少年面前时,他对她报以一笑,她的心有点凉了,他看上去并没有她意想的那么开心,他是嫌弃她是异类吗?她很痛苦,变得很自卑。

  在痛苦和自卑的煎熬中,她发现少年竟然也是一只猫,一只已经拥有八百多年道行的白猫,她开心极了,她忽然觉得自己和少年很般配,少年为她取了个好听的名字:黄彩薇,彩薇也为少年取了个名字:小白。

猫族的王觊觎彩薇的美色,但是彩薇很讨厌王,她的心全在小白身上,猫王想用强,小白拼死相护,为她身受重伤,不得已,彩薇以死逼王,王怜惜她,放过了她和小白。彩薇很感动,也很开心,她觉得,小白其实是很喜欢她的。

  彩薇和小白在一起的每一个时辰都很快乐,可是这样的好景并不长,自从小白认识了一个叫做董若梅的人间女子,一切就都变了。

小白痴恋董若梅,可惜的是,董若梅已有心上人,他叫展墨羽,她很爱展墨羽,但是小白每天还是会偷偷地去看董若梅,彩薇很伤心,也好恨,好嫉妒,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没想到,展墨羽后来战死沙场,董若梅伤心欲绝,小白竟然生出替代展墨羽的想法,他要变成展墨羽的模样。

  小白遇到个怪老头儿,怪老头儿告诉他,要想永远成为展墨羽,就要撕掉脸上的皮,重新生长。小白答应了,没有一丝犹豫,老头儿还说,他和董若梅只有五年的夫妻缘分,问他是否还愿意承受换脸之痛,小白依然那么决绝,将脸上的皮生生撕去,彩薇苦苦哀求亦未能阻止,他的脸在滴血,她的心在滴血,好痛!彻骨的痛!

  董若梅死了,小白决定等待来世的她,他如愿了,他化成展墨羽的模样时,他终于等到了她,董若梅的第五个轮回,这一世的她叫洪梅,洪梅救了一只白猫,就是彩薇深爱的小白,小白化名萧柏,终于和洪梅结成了夫妻。

彩薇绝望了,但她还是想守候她的小白,她变作一个老头的模样,改姓穆,进入萧府做了个管家。

  “夫人,后来的事,你就都知道了!”穆管家收回纷乱的心绪,看向发愣的洪梅。

  “一派胡言!老妖怪,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什么前世今生,我通通不信!阿柏怎么可能是猫妖?挑拨离间,你休想!”

  穆管家伸手在脸上一抹,便化作一个绝美的女子,“夫人,小白,萧柏,这两个名字是不是很像?”穆管家的声音也突然变成了女子的声音,格外动听,“我之所以改姓穆,是因为‘穆’字里有‘小白’,还有流干了泪的‘彩’。”

  “不可能,小白不是已经死了吗?被人扒了皮,吊死在那间屋子里!”洪梅疑惑。

  “那不是你救的那只白猫,那是我花钱买的,我杀了那只猫,不只是为了吓你,也为了让小白专心做他的萧柏,不必再化身小白。”彩薇想起洪梅当时被吓晕的模样,嘴角浮出一抹得意的笑。

  “香草是你杀的吧?”洪梅问道。

  “还不是因为你!我们的王要小白把你献给他,小白不从,被王打伤了,只有喝人类的血才能恢复,而那些被吸了血的人都成了我的美食,包括你的丫环香草!”彩薇笑了,眼里透出一丝邪气。

  “不,不可能!萧柏不是妖怪,他怎么可能喝人血?我不信,我不信——”洪梅尖叫。

  “你可以不信,不过把萧柏的书柜移开你就明白了,后面是他疗伤的密室。哦,对了,还要告诉你一件事,你确实有过九个月的身孕,上次你晕倒后,孩子就出生了,是个不人不妖的怪物,萧柏怕吓到你,把孩子藏起来了!”

  “够了!你不要再说了,我是不会相信的!”洪梅挣扎着站起身子,夺门而去,单薄的身影消失在苍茫的夜色中。

  彩薇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诡异地笑了,“你最好再也不要回来了!”

  夜风肆意刮过,从敞开的窗户灌入,黑色的帏帐在冷风中烈烈飞扬,光滑的绸布拂过他冷俊的脸,撩拨着他焦虑不安的心。

  冥界的风好冷,在冥界的这一百多年里,他每晚都会吹着这样的冷风,他不知道还要在这里度过多少个落寞的黑夜,也许是永远,永远是多远?真的会永无止境吗?这种孤寂、彷徨、无奈会一直延续下去吗?麻木了,无所谓了!不!他不该这么消极的,她的命运不该是这样的,眼睁睁地看着她的每一世都挣扎在死亡的边缘,他于心何忍?

  离洪梅二十三岁的死劫只剩下十几个时辰了,他心里真的没底,能救得了她吗?他觉得好无助,觉得无能为力!他一个小小的冥使怎么逆得了天?要想解除禁锢,除非……他耳边又响起冥王的声音:寻到真爱之日,解除死劫之时,但是你不得给她任何提示,否则死劫永生永世……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