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韶华弹指间1 恐怖深林

导读:这点小事都做不好,我要你还有什么用?奢华的相府内传来令人胆寒的咆哮。 小姐,我下次一定会小心的!您就饶过我这次吧!跪在地上的小莲哀求着,浑身颤抖。 那小姐杏目圆睁,柳眉倒竖,满头珠翠乱颤,顺手抓起案几上的茶杯照着小莲扔过去,不偏不倚,正中小莲的头,小莲
“这点小事都做不好,我要你还有什么用?”奢华的相府内传来令人胆寒的咆哮。

  “小姐,我下次一定会小心的!您就饶过我这次吧!”跪在地上的小莲哀求着,浑身颤抖。

  那小姐杏目圆睁,柳眉倒竖,满头珠翠乱颤,顺手抓起案几上的茶杯照着小莲扔过去,不偏不倚,正中小莲的头,小莲闷哼一声,便软软地倒在了地上,嫣红的血在地上绽开……

  灰蒙蒙的天空下,一座桥横跨河两岸,桥下浑浊的河水翻滚着,河边开满了妖娆的曼珠沙华,红得刺目。桥边坐着一个男子,一袭黑衣,深邃的双眼,却有浓得化不开的哀愁。“生生世世活不过二十三岁,我们又该见面了!”男子低喃着,抬眼瞟向远处。

  一个女子从远处飘飘然而来,正是那被相府千金用茶杯砸死的小莲,死后到这奈何桥,将会喝碗孟婆汤,前生尽忘,转世轮回。

  “冥使大人,您怎么会坐在这里?”小莲惊异地问。

  “看来你还没忘了我!”黑衣男子站起身,定定地看着小莲,“我们这是第三次见面了,生生世世活不过二十三岁,你怨过吗?”

  “冥使大人,为了他,我做什么都是值得的,我从没后悔过自己的决定。我本叫董若梅,出生在一个书香门第,未婚夫展墨羽是个将军,却英年早逝,战死在沙场,死时刚满二十三岁,听到墨羽的死讯时,我哭得昏死过去,魂魄来到酆都城,见到了冥王,我质问冥王为什么好人不长命,墨羽为什么年纪轻轻就丧生,冥王告诉我那是墨羽的命,生生世世都将活不过二十三岁,我苦苦哀求冥王,让我和墨羽交换命运,冥王抵不过我的再三恳求,也怜惜墨羽的才华,就同意了,在生死簿上对调了我们的名字。墨羽死而复生,而我却再也没有醒过来。”

  小莲说完自己的故事,已是泪流满面,“冥使大人,我真希望这次转生后能够遇到他,就算没有缘分,只要远远地看着就好。”

  “你有没有想过,也许等你长大成人时,他已经老去,你老去时,他才新生,也许你们永远都没有交集,而且你喝了孟婆汤,什么都记不得了,就算遇到他又能怎么样呢?”冥使满脸担忧地说。

  “只要有一丝希望我都不会放弃,就算我忘记了过去,只要老天能让我遇到他就好,哪怕只是一个擦肩而过。”小莲恳切地说,“冥使大人,我要走了!”小莲道了别,黑衣男子目送她远去,眸中有着隐隐的失望。

  昏暗的大殿内,空荡荡的,黑衣男子负手而立,眼神迷茫。从殿外走进一个鬼差,朝黑衣男子行了一礼,道:“禀报黑冥使大人,小莲姑娘已经降生了!”黑衣男子的眼神骤然一聚,右手挥了挥,鬼差便退了下去。

  “这一世,你能摆脱这悲惨的命运吗?”黑衣男子喟然长叹,右手在面前轻轻一挥,凭空出现一幅画面:一个女婴天真无邪地笑着,胖乎乎的小手伸向前,似乎想抓住什么东西。黑衣男子的嘴角微微上扬,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不苟言笑的他有一种冷酷的美,剑眉微蹙的他有一种忧伤的美,而此刻唇角含笑的他有一种柔和的美,没有人见过他笑,也许,连他自己都没发觉他现在笑了。

  “没想到我们的黑冥使大人竟然会笑,百年难遇呀!”一个白衣女子走进来,绝美的容颜,曼妙的身姿,清灵的声音。黑冥使蹙了蹙眉,墨黑的眸子透出丝丝寒意,迈开步子向殿外走去。

  “站住!”白衣女子大喝,黑冥使停下了脚步,但是没有转身,“我不明白,我真的让你觉得很讨厌吗?”白衣女子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哽咽。

  “没有,无恨也无爱,因为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鬼!”黑冥使冷冷地说。

  “你撒谎,没有感情怎么会笑?没有感情为什么会对一个俗世女子这么上心?”白衣女子愤怒地 问。

  “白冥使大人,我想你是看错了,我从来不知笑是何物。如果白冥使大人没其它事,恕不奉陪,告辞!”黑冥使大步流星而去。

  “没有用的,无论你做什么都改变不了她的命!”白冥使声嘶力竭地喊着。

  春去秋至,寒来暑往,万物更替,周而复始,匆匆一晃,人间已过十余年。

葱郁的山林间,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背着竹篓,哼着歌,迈着轻快的步子,夕阳透过密密的枝桠,在她的身上投下点点光斑,这个小姑娘叫洪梅,常常来这深林里采集草药。夜幕越来越重,直至吞没最后一道光线,密林深处不时传来野兽的嚎叫,洪梅有些后悔了,应该早些往回走的。远处忽然出现点点幽绿的光,是狼的眼睛吗?洪梅害怕了,心跳骤然加速,扑通——扑通——仿佛要跳出她的胸膛,她不敢迟疑,拔腿拼命地向前跑,奔跑时回头看了看,绿光越来越近,速度极快。

  “啊——”洪梅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跤,转头一看,绿光已经在她身后了,不是狼,是几个有着人模样的怪物,足足高出她三个头,看不清脸,只看见眼睛发出幽幽的绿光,嘴里还发出咕噜咕噜的怪声,她害怕极了,爬起来就想跑,那些怪物身上突然伸出几根长长的枝条,紧紧地缠住了她,越缠越紧,她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渐渐地便没了知觉。

  洪梅慢慢睁开眼睛,发觉自己在一个很空旷的地方,光线很微弱,耳边有“滴答滴答”的水滴落地声,好像是个山洞,她这样想。过了一会儿,来了两个怪物,押着她进入一个很亮堂的地方,眼睛突然接触强光,她连忙眯起眼睛,等适应了便四下打量着,周围站了很多怪物,绿色的眼睛,满脸深深的皱纹,纵横交错着,前面高高的台阶上还坐着一个怪物,眼睛更绿,只是皮肤没那么多皱纹。

  这时,又有两个怪物押着个男人走进来,其中一个怪物对着坐在台阶上的怪物道:“大王,我们又为您抓到个人!”极其嘶哑低沉的声音,让人听着十分难受。

  那大王似乎很满意,绿眼睛在洪梅身上扫来扫去,“嗯,这个不错,细皮嫩肉的,一定很美味,待会儿让我慢慢享用!还是先解决这个男人吧!”那男人听了,吓得浑身发抖,想逃逃不了,双腿早已不听使唤了。

  只见那大王背上忽然伸出无数的枝条,陡然猛长,唰地窜到男人人身边,全部插进男人的身体,那男人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身体渐渐干瘪。

洪梅看向那大王,发觉他的眼睛似乎更绿了,脸上的皱纹也似乎少了些,片刻,怪物大王又唰地一下收回插在男人身上的枝条,缩回自己身体内,那被吸干了血的男人软塌塌地倒在地上。下面有个怪物讨好地说:“大王,您现在看起来更加年轻了!”

  怪物大王哈哈大笑着,“待本大王吸干这个小丫头的血,不但会更加年轻,还会增加功力,这丫头是至阴之体,真是块宝啊!”

  洪梅又急又怕,一遍遍在心里重复着:怎么办?怎么办?我就要死在这里了吗?我真的要死了……怪物大王又伸出背上的枝条,快速飞向洪梅,洪梅绝望地闭上了双眼。

  突然,凭空出现一道耀眼的蓝光,斩断了伸向洪梅的枝条,怪物大王惨叫一声,高声叫道:“究竟是何方神圣,还不现身?”

  一道蓝光疾射而至,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度,蓝光消逝后,一个黑衣男子出现在面前,英气逼人,“一个小小的树妖也敢在本使面前放肆!”黑衣男子极富磁性的声音里透出令人不敢抗拒的威严。

  树妖大王火了,“本大王可不管你是什么屎,挡我者死!”说罢,背上被斩断的枝条无限伸长,紧紧缠住了黑衣男子,“三脚猫的伎俩,也敢拿出来丢人现眼!”黑衣男子轻篾一笑,身子凌空拔起,飞速旋转,蓝光大盛,“嘭”的一响,紧缠着他的枝条碎裂成无数,伴随着黏稠的绿色液体四处飞溅,树妖大王哀嚎着,断了的枝条继续疯长,闪耀着绿色光芒。

  “抽薪止沸,斩草除根!”黑衣男子暴喝一声,右手一挥,蓝光化作利刃斩向树妖大王的双脚,“啊——”树妖大王发出震耳欲聋的惨叫,震得洞顶的小石块纷纷往下落,只见树妖瘫痪在地,脚踝处被齐唰唰斩断,往外冒着黏稠的绿色液体,身上的枝条也迅速萎缩,而被斩断的双脚化成了粗壮的树根,绿色的眼睛渐渐变得黯淡,皮肤快速老化,布满深深的皱纹,“你到底是谁?拥有地狱之光,难道是……难道是地狱使者?”树妖忍着剧痛,有气无力地问。

  “没错,正是本使!”黑衣男子冷冷地说。

  “冥使大人,请恕小妖有眼无珠,小妖罪该万死,只求冥使大人饶了小妖的这些手下,他们都是听命于小妖,罪不致死!”树妖大王已是奄奄一息。

  “不可能!留着他们始终是个祸害,他们和你,都将形神俱灭!”黑冥使说罢,右手一挥,只听哀嚎之声不绝于耳。

  “黑大叔好威风啊!”惊魂已定的洪梅看着黑冥使,满脸的崇拜。

  “黑大叔?”黑冥使重复着她的话,在心里悲叹:虽然我已经两百岁了,但外表也不至于像她大叔吧?

  “大叔大叔,你这么厉害,教教我吧!”洪梅靠上前拉着黑冥使的胳膊。

  “不要叫我大叔!干什么干什么?不要摇我的胳膊!”黑冥使一脸无奈。

  “不嘛!我就要摇!”

  “…………”

  黑夜渐渐褪去,东方现出鱼肚白,洪梅感觉到阵阵凉意,睁开惺松的睡眼,一嗗噜爬起来,“天哪!我这是在哪里?”四下打量了一下,“怎么会睡在村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努力回想着,树妖,黑大叔!她想起来了,“黑大叔!黑大叔!你在哪里?”她高喊着,没人应声,“难道是一场梦?肯定是梦!世上哪有什么妖怪!”她释然,不禁莞尔一笑……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