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替罪羊

导读:1、晓红从不愿意提起自己的过去,当然也不愿意别人问长问短。所以,她几乎没有朋友。不过这也没关系,她只在天黑的时候醒来,然后出去工作,天亮前肯定回家睡觉。总生活在晚上,除了皮肤越来越苍白外,也不容易交到朋友。有时候她都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因为她的工作每
    1、晓红从不愿意提起自己的过去,当然也不愿意别人问长问短。所以,她几乎没有朋友。不过这也没关系,她只在天黑的时候醒来,然后出去工作,天亮前肯定回家睡觉。总生活在晚上,除了皮肤越来越苍白外,也不容易交到朋友。有时候她都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因为她的工作每天都在交新朋友。

    上班的地方是一家夜总会,设在丽华酒店顶层,以前是旋转餐厅,可能这城市的人怕晕,没什么生意,后来就改为夜总会。之后,酒店老板发现,城里人突然又不怕晕了,晚晚满座,还嫌这顶层转得不够快,要在舞池里疯狂地转。

    晓红一晚上大概转两圈,就能转到一个客人,然后陪客人再转几十圈,就会和客人下楼开房。去客房干什么呢,大家一定猜得到,但一定是只猜中前面,猜不中后面。

    客人里有时候会遇到稀罕物,比如有一个处男大学生,毕业前一晚要来破身,晓红心软,破例满足了他,但为了帮助他未来面对社会,能更快地适应现实,该做的事还是按程序操作,大学生第二天醒来身无分文,不过总算达到了破身的目的,也很高兴。

    昨天晓红又遇到了一个大稀罕物。这个男人三十出头,长相过得去,还戴个黑边眼镜,有些书呆子的味道。说他稀罕,是因为几天前,晓红陪过他,照例搜光了他的钱包,可是,他竟然没有认出晓红来,拉着她非要跳舞。通常这种情况不常遇到,因为晓红同时在几个夜总会兼职,不会固定在一个地方,上班时她的妆也画得很浓,又很特别,比如眼睛有时是红的,有时是绿的,假发有十几个,换着戴。奇怪的是她今天的打扮和上次遇到这个男人几乎没有分别,见到这个男人的时候,她还心里暗暗吃惊,被她拉到舞池里,也心里忐忑不安。有两种可能性存在:他真的没有认出她来,或者他想报复。

    跳了一会舞,男人象上次一样,先问问你叫什么啊,又问其它乱七八糟的事,手还不老实。不过,晓红却慢慢放下心来,不老实说明他心里没藏事,这就是好事。她想,反正在这酒店里面,你也不敢把我怎么样,就陪着他装不认识。然后他们又去开房,晓红又故伎重施,掏光了他的钱包,临走还对睡得象个死猪的男人告诫:“以后可要长记性哦,黑眼镜。”

    晓红开门出去时,那本来应该睡到明天才醒的男人一跃而起,望着晓红离去的门微笑着说:“谢谢,我会的。”然后穿衣离去。当然,这句话晓红是永远不会听到的。

    2、

    今天晓红钓到的客人她比较满意,虽然胖点,却衣冠楚楚,头发油亮,身上还喷了古龙水,跳舞的时候也彬彬有礼,从不乱摸。只是酒量很大,不停地大口灌着威士忌,还要晓红也不停陪他喝。晓红总是偷偷倒掉一些,她才不想喝醉呢。

    晓红开始以为他心情不好,后来发现不象,他心情好得很,并告诉她,喝酒是他唯一的生活目的了。接着就滔滔不绝大讲人生的苦闷,老婆的出轨,生意的艰难。这些话晓红听多了,没啥感觉,上夜总会寻醉的男人虽说不是好东西,但通常也都有些难言的苦衷,有时候晓红甚至感到可惜,这些男人看起来都比楼下卖羊肉串的成功,如果她有这样的丈夫,一定天天做好吃的,让老公总是想着回家。

    这个男人告诉晓红,他姓郑,可以叫他郑哥。晓红漫不经心地叫着郑哥,一边等待着他喝完去开房,反正就是这么个程序。郑哥似乎怎么喝都不会醉,到半夜里,还清醒着。快打烊的时候,郑哥取出卡买了单,拉着晓红下楼开房。

    晓红告诉郑哥,你喝了酒,记得用热水泡泡身子,这样可以恢复元气,不然一会上了床就做事,容易伤身子。郑哥听了夸她想得周到,捏捏她的小鼻子就进了浴室。

    晓红从包里掏出一个小瓶子,里面是安眠药,这是她工作内容之一。对于郑哥这样的男人,也许会有服用过安眠药,所以她给的药量会稍大,五粒,再多就有生命危险了。象大学生,她只给了两粒,就足于让他安睡到天亮。

    冲好茶,慢慢晃着等药完全融化到茶水里,晓红在另一个杯子也冲一杯茶,这杯只冲一半,看起来象是被她喝过一半似的。客人都不会去喝小姐的茶,百分之百喝那杯满满的,一看就是小姐专门为客人准备的茶。

    泡过热水澡的人会口干舌燥,郑哥也不例外,他出来浴室,晓红当他的面脱光了衣服,赤条条地朝他一笑,娇声说:“我去洗澡,你等我吧。”

    当面脱衣服,晓红认为是她的职业道德,客人花了钱,她必须得付出些什么,最起码要让客人得到眼福,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钱包空了,就不太好意思声张。

    晓红是不会去泡浴缸的,她坐在马桶上抽烟,抽完后开始淋浴,淋得很仔细,完了又抽一根烟,这时候再出来,客人就已经歪倒在椅子上,或床上睡着了。

    晓红掏出他的钱包,发现竟然没有现金,只有几张金卡。这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恼得她一脚踢在郑哥肥胖的身上。臭男人,难道不知道召妓不能刷卡的么?

    不过,踢也没用,郑哥睡得如同死过去,哼都不哼一声。晓红懊恼不已,今晚等于白干了,这虽然不是第一遭,但也不常遇,总归是倒霉的事情。

    以前遇过两回这样的情况,晓红也不是好惹的,想到眼福给他饱了,却收不到钱,恨不得去告他一个强奸罪。她决定象以前一样,让臭男人遭遭罪,于是拿起他的电话,果然搜到“老婆”的名字,于是发了条信息过去——

    老婆,我嫖妓没带钱,你送钱过来吧,我在丽华酒店1123房,爱你的老公。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