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夜半逢人半是鬼之下辈子投个富人家21

导读:上篇 :《 夜半逢人半是鬼之黑夜遇鬼1 》+《 夜半逢人半是鬼之床下有鬼2 》+《 夜半逢人半是鬼之夜战僵尸3 》+《 夜半逢人半是鬼之灰飞尸灭4 》+《 夜半逢人半是鬼之山村恶鬼5 》+《 夜半逢人半是鬼之灵堂恶鬼6 》+《 夜半逢人半是鬼之厉鬼附身7 》+《 夜半逢人半是鬼
 上篇:《夜半逢人半是鬼之黑夜遇鬼1》+《夜半逢人半是鬼之床下有鬼2》+《夜半逢人半是鬼之夜战僵尸3》+《夜半逢人半是鬼之灰飞尸灭4》+《夜半逢人半是鬼之山村恶鬼5》+《夜半逢人半是鬼之灵堂恶鬼6》+《夜半逢人半是鬼之厉鬼附身7》+《夜半逢人半是鬼之厉鬼湮灭8》+《半逢人半是鬼之狐精诱惑9》+《半逢人半是鬼之狐祸(上)10》+《半逢人半是鬼之狐祸(中)11》+《半逢人半是鬼之狐祸(下)12》+《半逢人半是鬼之情断小镇13》+《半逢人半是鬼之教室有鬼14》+《半逢人半是鬼之小鬼听课15》+《半逢人半是鬼之给鬼讲课16》+《半逢人半是鬼之鬼谈心17》+《半逢人半是鬼之独战水鬼18》+《半逢人半是鬼之大蟒吞尸19》+《半逢人半是鬼之大蟒吐尸20

“啪!”黄悦梅的舌头打到了黄先贵的脸上,接着她便朝黄先贵咬了过去。就在这时,我连忙将一道灵符张贴到了黄悦梅的身上。

  “呜呜……”如泣似哭的声音顿时响起,引得四野一阵回音。

  紧接着我念动口诀,然后将一颗柳钉打入她的身体之中。尸体就有了反应,她闭上了那空洞的眼睛,舌头也缩回了口中。

  “嘭!”整个身体向后倒下之后,便一动不动地躺在了竹筐里。

  “小桥,现在就要把她焚烧了吗?”许建力和村民们惊慌失措地问道。而此时,黄先贵也紧张地看着我。

  “暂时不用。”我仔细看了看躺回到了竹筐里的尸体,发现她脖子上的绿毛似乎也消散了许多,便说道:“看样子,灵符还镇得住她。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可以运回去让孩子的母亲看她最后一眼。”

  “好吧,我们抓紧时间赶路。”许建力说道:“下午应该就能赶回去的。”

  大伙纷纷上了车,乘坐着拖拉机往村里赶去。因为来的时候要一路在河流平缓的岸边寻找黄悦梅的尸体,所以颇为耽误时间。如今返回的时候,就没有了那许多繁琐之事,只需要观察尸身的变化就行了。

  一路上非常顺利,在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我们就赶回了哀宁村。

  村里早已做好了准备,在晒谷场上,一口上好的棺木就摆放在那儿。而几个村里年纪最大的老人,正吩咐村里的年轻人张罗着一切,村长也是忙前忙后的。大家非常都很庄重,把这当做一件极为重大的事来办。毕竟,千百年以来,丧葬习俗在他们的眼里一直是摆在第一位的,这其中的程序和理数是绝对不能乱的。因为他们认为,这事的任何一点瑕疵,都会影响到整个村庄的安危。

  我把黄悦梅的情况告诉了村长和几个主事的老人,并且,我还对陶春喜的父亲说,一时完成之后,黄悦梅的尸体是要火化的。言下之意就是告诉他,他带着村民制作的那个棺木应该是很值钱的,看他有怎么样的考虑。毕竟,这么上好的棺木被付之一炬,谁看着都会心痛,更别说亲手制作棺木的人了。之所以连棺木也一样要焚烧,那是因为未成年而夭折的孩子,在习俗里是不能使用棺木的。否则,反而会让死者的灵魂难以安生。

  “我女儿的命都是她救的,难道我还舍不得一口棺材吗?”陶春喜的父亲摇了摇头,坚定地说道。

  “很好,咱们哀宁村就没那不懂礼数的人。”村长听了,拍了拍陶春喜父亲的肩膀,然后接着说道:“那就开始吧。”

  “小喜,去把你干妈牵到这边来。”陶春喜的父亲吩咐女儿道。从获救的那天开始,他就让女儿管黄悦梅的父母教干爸干妈了。

  不一会儿,黄先贵和陶春喜一边一个地牵着黄悦梅的母亲朝这边走了过来。陶春喜帮着悲恸不已的干妈拿着个大包裹,那些是她为黄悦梅缝制的寿服等等。

  看到躺在竹筐里容颜未变的黄悦梅,母亲再也忍不住了,她扑过去抱住女儿放声大哭。黄先贵在一旁搀扶着妻子,一时间泪流满面。陶春喜也在一旁陪着哭泣,她的父亲走上前来,本打算安慰两个老人几句的,可是张了几次嘴,话没有说出来,热泪却长流不止。

  “节哀保重。”几个老人纷纷走上前来劝道。

  “快把给孩子做的衣服穿上吧,别让孩子在这么难受着。”这时,村长走上前来,他协助黄先贵将妻子缓缓地拉了起来,轻声说道。

  村长的话起了作用,黄先贵的妻子渐渐止住了悲伤,她把包裹打开,在丈夫等人的协助下,给黄悦梅换上了寿衣,然后又在棺木里铺上了被褥等等。

  在看到女儿身上的柳钉时,黄先贵夫妇不由得又是一阵悲伤。我在一旁安慰他们,这也是为了能让母亲最后看一眼自己的女儿,才使用这些手段的。还好,他们也是明白事理的,并没有说什么。鞭炮响起,我把灵符重新张贴到了黄悦梅的身上,看着她装进了棺材里,随着棺木盖上并钉上了寿钉,我不由得心头一阵酸痛。

  这个叫做黄悦梅的小女孩可真是命运多舛啊,直到死了还要历经如此多的劫数。如今,她这一世在人间的劫难就将要结束了。

  不过,凡事也不可太认真计较的,也许她把后世的劫数也消耗完了呢。总之,我还是很乐观的希望她来世能够走得顺畅。

  黄悦梅装棺之后,村民们纷纷端上了各种祭品,现在棺木前面的桌子上摆放好。然后村民们一一上前给她上香,并焚烧黄钱。我看到袁鸿雁也在其中,她的眼睛也是通红的,应该是被这庄重而悲哀的氛围给感染到了吧,女人就是感性啊。

  一番隆重的仪式之后,八个青年人将棺木抬起,朝山里缓缓走去。

  按照习俗,黄先贵夫妇在后面跟着走了一段路,就被村民们搀扶回去了。不过,黄悦梅的母亲最后大喊了一句:“小梅啊,下辈子投个富人家!”

  这句话,的的确确地把我给听傻了。我的心里像是被打翻了一个五味瓶,一时间感受到了不一般的滋味。

  在大山深处,有村民早已挖好了坟坑,在离坟坑不远的地方,则架好了一堆柴火。

  将棺木放到了柴火之上,我将其点燃,火势渐渐蔓延,整个棺材很快就淹没在了火舌之中。当火势熄灭后,我把烧剩的尸骨一一捡了出来,埋葬于坟冢之中,并为她立了个碑。碑文上书:凤凰小学学子黄悦梅之墓。除此,还镌刻了她某年某时救人的事迹。

  村民们默默地看着这一切,眼里充满了对大山和生命的敬畏。对于茫茫大山里这些几乎从未进过城的村民们来说,这大山就是他们归宿和寄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因为一辈子寄居在小村落里,所以朝夕相处的村民们是相互熟识的。一生之中,他们可以说几乎是看着村里一个又一个的生命无声无息地走完了自己的人生旅程,最后又埋葬在了这茫茫的大山里的。生命就是如此,当你因为某些事物的感触而猛然回首的时候,才发觉生命是如此的宝贵和短暂。

  当天傍晚,就在那宁村的晒谷场上,所有人都聚在一起用餐,有许多村民大醉,也许,大家都用这种方式,让短暂的生命得以暂时的停歇和放松。我也喝得迷迷糊糊的,朦胧中被人搀扶着离开了酒席。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