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夜半逢人半是鬼之给鬼讲课16

导读:上篇 :《 夜半逢人半是鬼之黑夜遇鬼1 》+《 夜半逢人半是鬼之床下有鬼2 》+《 夜半逢人半是鬼之夜战僵尸3 》+《 夜半逢人半是鬼之灰飞尸灭4 》+《 夜半逢人半是鬼之山村恶鬼5 》+《 夜半逢人半是鬼之灵堂恶鬼6 》+《 夜半逢人半是鬼之厉鬼附身7 》+《 夜半逢人半是鬼
上篇:《夜半逢人半是鬼之黑夜遇鬼1》+《夜半逢人半是鬼之床下有鬼2》+《夜半逢人半是鬼之夜战僵尸3》+《夜半逢人半是鬼之灰飞尸灭4》+《夜半逢人半是鬼之山村恶鬼5》+《夜半逢人半是鬼之灵堂恶鬼6》+《夜半逢人半是鬼之厉鬼附身7》+《夜半逢人半是鬼之厉鬼湮灭8》+《半逢人半是鬼之狐精诱惑9》+《半逢人半是鬼之狐祸(上)10》+《半逢人半是鬼之狐祸(中)11》+《半逢人半是鬼之狐祸(下)12》+《半逢人半是鬼之情断小镇13》+《半逢人半是鬼之教室有鬼14》+《半逢人半是鬼之小鬼听课15

走进学校,看到学生们已经陆续走进了教室里。我走过去观看,那个穿着碎花衣服的小女孩仍旧在最后的一排坐着。而许建力则不敢靠近教室,只是站在一边远远地观看。

  此刻,学生已经陆续走进了教室里。

  “许老师,你好了啊,要不先给同学们去上课吧,大家可都惦记着你呢。”这时,袁鸿雁老师从房屋里走了出来,她看到许建力,不由得问道。

  “已经好了。”许建力极不自然地说道:“我身体有点不舒服,还是以后再给大家上课吧。”

  “许老师,你这到底是好了,还是没好呢?”袁鸿雁感到纳闷。

  “许老师没事的,他到里面听我讲一会课就好了。”我对袁鸿雁说道。

  “那我先去和同学们打个招呼,你的东西就在我的办公桌上,自己去拿。”袁鸿雁说着,先往教室里走去。

  我和许建力回到办公室,拿了我带来的作业本和铅笔,就往教室那边走去。一路上,许建力不愿意到教室里去,我只好一边走一边劝说,并告诉他,我自己也看到了那个叫做黄悦梅的小女孩,她身上并无半点怨气。可能也就是因为如此,我才没能看出什么端倪的。

  最终,许建力还是和我走进了教室里。只见黄悦梅依旧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看到许建力来到了教室,她的身体有些颤抖,显得很激动的样子,本来垂着看书的头,也缓缓地抬了起来。

  那是一张惨白的脸,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一双大大的眼睛如同清澈见底的溪水,依旧保留着孩童不经世事的纯真。我在一旁暗暗惊讶,大凡鬼魅,心中多少总是积累了一些世间的纷争或怨恨的。这些情绪在经过鬼魅的酝酿之后,便能从它们的眼中反应出来,而我也正是从鬼魅那阴冷的目光中来确定那鬼魅的怨恨和恶毒的。

  可是,眼前的黄悦梅却没有任何鬼魅该有的表情。我感慨不已,本来打算使用灵符和桃木剑驱除黄悦梅的,可是现在我的想法已经开始动摇了,我不能使用对付厉鬼恶魂的方式,来打击这个为了救同学而惨遭不幸的小女孩。

  此时,许建力根本就不敢抬头,我看到他的腿有些微微的颤抖。

  “现在,我们请小乔哥哥给大家讲一讲关于线路通讯的情况,大家要认真听讲哦。”袁鸿雁对同学们说道。她压根儿不知道这教室的最后一排,正坐着个死去半年多的学生。不知道她知道后会怎样?不过,我和许建力无论怎样都不能把这情况告诉袁鸿雁和同学们。

  “同学们,大家好。相信大家在上学和放学的路上,都看到了山坡上矗立着一根根电杆,上面连接着一根根线,一直延伸到远方。这就像同学们一样,每天把在学校里学到的知识带回到家里传达给家人,信息也是这样靠电杆上面的线路传递的。那么,大家就会想了,这么多的电杆,这么长的电线,那它把信息传到我们的首都不知需要多久的时间呢?我可以告诉大家,很快,非常快,而且会越来越快。譬如,现在同学们是走路回家的,以后大家长大了,经济也发展了,就可能坐车回家,也可能坐飞机回家,这样家人就能更快得到讯息了。但是,有了畅通无助的通讯的话,你就可以通个电话这个中介把讯息传输出去了。目前,它的传播速度正在飞快地向前发展着。这是一个很有前景的行业,同样也是一个很重要的行业,用最简单的话说,如果哀纳村你舅舅家的牛跑丢了,而你在哀宁村找到了牛,只需要一个电话,你舅舅就不用再费劲地满山遍野去寻找丢失的牛了。同样的道理,在边境线上,如果发现其他国家的军队有什么异动,边防军人只需要一个电话,大部队马上就集结到了边境线上,这样就可以办证大家在课堂里好好学习了……”我把通讯的重要性和特殊性给大家讲了一遍,为了让他们加深印象,我尽量把内容和同学们身边的食物都联系上。想到黄悦梅也在教室里,我心里暗暗感慨,自己这不是在给鬼讲课吗?

  我发觉袁鸿雁在一旁听得很认真,她用炽热的眼光紧紧地盯着我。

  “现在,我代表我们单位给大家赠送礼物,希望大家好好学习,用纸和笔把心中的理想和愿望都实现,就像通讯那么快地实现。”我拿出作业本和笔分成三份,另外两份让袁鸿雁和许建力帮着我分发给大家。

  许建力连忙抱着作业本和笔到另外一边去分发,我暗暗笑了笑,便走到坐了黄悦梅的那个组去分发。在黄悦梅的面前,我把作业本和铅笔轻轻地放到了她的面前,她默默地看着我。

  “哥哥,那张桌子是空着的,没有人坐。”前面一排的小男孩看到我把作业本和铅笔放在了课桌上,不由得对我说道。

  “嗯,我知道的。”我冲他微微一笑,说道。其实,如果细心点的话,可以看得出这里是有人坐的,因为桌面上没有一丝一毫的灰尘。

  突然,黄悦梅动了一下,她抬起了手来去拿铅笔,似乎打算在作业本上写字。

  可是,那仅仅只是幻影,她的手根本就没有办法拿起铅笔。也许,她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但她的心中还有放不下的东西。也许,她想要老师教她念书,她还想继续在教室里学习知识。

  我朝她微微一笑,走回到讲台上。此时,袁鸿雁和许建力已经把作业本和铅笔分发完了。我对袁鸿雁说道:“袁老师,能不能请你帮个忙?带大家到外面的山坡上,给他们讲一讲关于线路通讯的情况。”

  “你自己不会讲么?你讲的很好啊!”袁鸿雁说道。

  “你是专业讲课的,一定比我讲的更好。”我对袁鸿雁说道:“我和许老师有重要的事做,半个小时之后我来山坡上给同学们亲自讲解。”

  “是的,袁老师,我和你一起到山坡上给学生们上课。”许建力说道。他知道我要做什么,不敢和我一起呆在教室里。

  “你们这是……”袁鸿雁一时间感到纳闷:“为什么要到外面去呢?”

  “在外面上课,大家看着电杆和电线,可以有更大的想象空间啊。”许建力巴不得早点离开教室。

  “是啊,你们两个老师联手讲课,一定能让大家听得更清楚更明白。”我无奈地看了许建力一眼,既然他不愿意呆在教室里,那就随他去吧。

  许建力一边招呼同学们,一边带着大家往教室外走去。袁鸿雁拆异地看着我,在许建力的催促下,这才转身离开。临走前,她疑惑地看着我,留下了一句话:“自己的事不去做,在教室里搞什么鬼啊!”

  看到他们都走远了,我这才朝教室后面走去,黄悦梅依旧一动不动地坐在最后一排。

  下一篇:《夜半逢人半是鬼之与鬼谈心17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