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夜半逢人半是鬼之情断小镇13

导读:上篇 :《 夜半逢人半是鬼之黑夜遇鬼1 》+《 夜半逢人半是鬼之床下有鬼2 》+《 夜半逢人半是鬼之夜战僵尸3 》+《 夜半逢人半是鬼之灰飞尸灭4 》+《 夜半逢人半是鬼之山村恶鬼5 》+《 夜半逢人半是鬼之灵堂恶鬼6 》+《 夜半逢人半是鬼之厉鬼附身7 》+《 夜半逢人半是鬼
上篇:《夜半逢人半是鬼之黑夜遇鬼1》+《夜半逢人半是鬼之床下有鬼2》+《夜半逢人半是鬼之夜战僵尸3》+《夜半逢人半是鬼之灰飞尸灭4》+《夜半逢人半是鬼之山村恶鬼5》+《夜半逢人半是鬼之灵堂恶鬼6》+《夜半逢人半是鬼之厉鬼附身7》+《夜半逢人半是鬼之厉鬼湮灭8》+《半逢人半是鬼之狐精诱惑9》+《半逢人半是鬼之狐祸(上)10》+《半逢人半是鬼之狐祸(中)11》+《半逢人半是鬼之狐祸(下)12

由于恐惧的缘故,赵小雨与我形影不离,并坚持要我呆在巡房里。此刻夜已深沉,因为刚才和狐精的异常恶战,我也感到非常疲累。把自己的床让给了赵小雨,而我则到一边匆匆打了个地铺,倒头便睡着了。

  夜半,感到身旁有些异样,睁开眼一看,竟然是赵小雨!这时月渐西沉,她的一双明眸正火热地注视着我,我能感觉到她的急促的喘息。心头一阵激动,我忍不住张开双臂紧紧地抱住了她……

  缠绵过后,已快到清晨了,我便送她回到村里。路上她仍是感到不安,于是我就把狐精害人的事一一告诉了她,如今狐精已被除去,我安慰她不用再担心和顾虑了,并给了她一道灵符。

  在哀索村放映了三天的电影后,赵小雨便要返回珠山镇去了,她要我和她一起到珠山镇去。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我和她的关系已经公开了。这次,对于我来说,无意是要去见未来的岳父岳母的。

  这天,我和赵小雨一起回到珠山镇。我从她的嘴里对她的家人已经有了了解,她的父亲是副镇长,母亲是医院的会计,还有一个哥哥是当地中学的音乐老师。

  对于赵小雨这么显赫的家庭,与我这个工人出身的家庭来说,的确让我的心里感到有些忐忑。为了让他的家人对我有个深刻的印象,我先到招待所里住下,又特地换了身不错的衣服穿上,然后和赵小雨到商场里购买了几件商品,这才往她家里赶去。

  果然,赵小雨的家庭可谓是早奔小康了,家里有着当时比较稀缺的各种电器。一开始,我和她的家人初次见面,我能看得出来,他们对我还是比较满意的。可是在问完了我的工作之后,她家人的面色就变得严峻了。随后,从赵小雨的口里无意中得知了我竟然还会驱魔退鬼之后,脸色就变得越发的难看了起来。

  赵小雨的母亲各自把黑白电视打开,各自看起了电视来。而她父亲则很严肃地批评我:“你们领导是怎么搞的,居然让自己的职工参与封建迷信活动,这是影响很坏的一件事。小桥同志,你年纪还小,要专心工作,不要忙着想其他的事。我女儿已经递交了入党申请,你不要影响到她,我希望认真工作,破除一切封建迷信,成为工作标兵,早日入党。”

  “我会的……”我赶紧说道。

  “呃,还有,我们是唯物主义者,你现在的身份不适合到我们家里来。”赵小雨的父亲一针见血地说道。

  “时间已经不早了,赶快回去吧,晚了的话没车坐。”还没容得我说话,她的母亲在一旁阴阳怪气地说道。

  “爸,你怎么这么说话啊。妈,人家小桥这次来,是请了三天假的。”赵小雨看情况不妙,连忙说道。

  “你一个小丫头懂什么,小心被坏人骗了!”赵小雨的母亲一听,马上就借机发作了起来:“别看有些人有模有样的,他最多就是在一些偏远地区愚弄村民,危害乡里。如果还不知道悔改,我马上就给他们领导打电话,把他开除了。不,还要让警察好好教育一下这些制造封建迷信的家伙……”

  “你还不快走,我们要叫警察了!”她那做音乐老师的哥哥对我喝道。

  “那我就先走了,叔叔阿姨你们保重,再见。”我知趣地站起身来,往门口走去。

  “谁和你再见!”赵小雨的母亲轻蔑地说道。更多鬼故事

  “小桥,你等等……”赵小雨也要跟着我出来,却被她的哥哥拉住了。

  “呯”的一声,赵小雨家的门关闭了。我叹了口气,往街上走去。

  “小桥,我回来找你的……”听到赵小雨的声音,我寻声望去,只见她正站在窗口朝我喊叫呢。我冷冷地站在窗口下,刚要挥了挥手表示听到了,却看到赵小雨被她哥哥从窗口拽了回去。这次窗口并没有关上,不过,就在我愣神的一瞬间,一瓢冷水从天而降,浇得我狼狈不堪。

  痛苦地在招待所里过了一夜,内心极其煎熬。次日一早,我买了车票,准备中午离开珠山镇。

  就在我刚走出招待所的时候,正好遇到了赵小雨,她让我到一旁的花园去。在花园里,赵小雨告诉我,她的家人不容许我这个门不当户不对的女婿,而她的母亲已经为她选好了中意的女婿,她不能抗命。

  剩下的话,我没有再听进去。不过我还是祝福赵小雨,希望她幸福快乐。其实,我知道自己心中的火苗早就被昨日的冷水泼灭了。猛然间,我看到不远处有几个人在晃悠。仔细一看,原来是赵小雨的哥哥。

  也许是看到赵小雨和我还有话要说,他等不下去了,便直接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而他的身后,是几个面色不善的青年人。

  “小子,你别再纠缠我妹妹,可以滚了!”她哥哥用弹钢琴的手指着我。

  “小雷,给他点颜色看看吧,和他费什么口水!”另外几个青年人一开口便展示了流氓本色,他们对她哥哥说道。赵小雨的哥哥叫赵小雷。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