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你是死人

导读:引子 门打开后,身穿白色连衣裙、脚蹬裸色高跟鞋的女人步入房内,她在沙发前坐下,按下了电视开关。电视里正在上演着精彩的人鬼恋,那声音听起来似乎很吵。 不过,女人并不担心,因为这个房间做了隔音处理,没有人听得到这些声音。 1.女死人与行李箱 清晨,王晓鹏将出
    引子

    门打开后,身穿白色连衣裙、脚蹬裸色高跟鞋的女人步入房内,她在沙发前坐下,按下了电视开关。电视里正在上演着精彩的人鬼恋,那声音听起来似乎很吵。

    不过,女人并不担心,因为这个房间做了隔音处理,没有人听得到这些声音。

    1.女死人与行李箱

    清晨,王晓鹏将出租车停在了建华大厦的停车场。他哼着小曲走下出租车,随即拿出手机看着那条短信,喃喃自语着:“建华大厦13层A……”

    13A -尘不染,王晓鹏无心欣赏,他高叫着走向卧室:“亲爱的,你在哪儿……”声音突然停了下来,他的目光停在了倒在地板上的那个女人身上。

    女人身穿一袭粉色长裙,长发散落在地板上,因为背对着他,所以看不清她的样子,王晓鹏缓步走向那个女人,、立刻看到了插在女人腹部的那把水果刀和鲜红的血……

    王晓鹏发出两声“啊啊”的叫声后,迅速冲到客厅,拿出手机准备拨打110,就在这时,他的动作慢了下来:“不行,不能打电话报警……我不能让老婆知道我在这里偷情,更不能让警察知道我认识朱芳,如果警察追查我和朱芳的关系就会查到……”

    想到这儿,王晓鹏毅然将手机收起来,快速从房间里找出一个拉杆行李箱,费力地将被称作“朱芳”的女人的尸体强塞进箱中,随后又找来毛巾将地上的血迹擦干净,并顺手将毛巾塞进行李箱,镇定自若地将行李箱拉出了房间。

    出租车风驰电掣般向郊外驶去,一个小时候后,朱芳的尸体连同那个行李箱一起被埋进了远郊密林。在回去的路上,王晓鹏的表情放松了许多,又开始哼唱起曲子。可是很快,他的表情就僵住了。

    “妈的,我忘了擦房间里的指纹!”他猛踩油门,向市区冲去。

    两个小时后,王晓鹏重新回到了建华大厦13A,小心翼翼地进门后,他整个人瘫坐在地上,因为他看到客厅正对自己的那张桌子上,放着一张巨大的黑白遗照——是朱芳。而他刚埋掉的行李箱则出现在遗像旁。

    王晓鹏害怕地走上前,慢慢地打开行李箱……朱芳竟然回来了,她正静静地“睡”在里面。

    正在这时,王晓鹏听到电脑发出了“噔”的一声响动。他颤抖着走过去,看到电脑屏幕上显示以“灵”的身份登录的微博界面:一条新@提到我,查看@我。

    王晓鹏点开了那条消息,是一名叫夜的网友@灵发的微博,内容只有两个字——偷情。下面还有照片,和客厅摆放的朱芳遗像一模一样!

    下面有无数的网友回帖。

    这个女人死了吗?

    这个女人是自杀吗?

    这个女人是不是偷情被老公抓到了?

    情夫是谁?

    人肉那个偷情男!他就是凶手!

    网友们的话无情地敲在王晓鹏的心上,他猛地将电脑推翻在地,怒吼道:“到底是谁!这么玩我!你给老子出来……”可是却没人回应他。

    当他缓过神的时候,发现遗像上朱芳的眼睛似乎在“瞪”着他,让人感觉毛骨悚然,他很快将遗像塞进行李箱,随后将房间里所有的指纹全部擦拭一遍,拉着行李箱再次退出了13A。

    这次,他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行李箱。再次走到出租车旁时,王晓鹏决定将行李箱放在副驾驶的位置,这样就可以时刻看着它。更多鬼故事

    车再次驶离。当车停在城区的街心湖区时,王晓鹏毫不犹豫地走下车,将13A房间的钥匙扔进了湖里,等他重新坐回车里,顿时僵住了——几秒钟的时间,他只是扔了个钥匙……行李箱不见了。

    王晓鹏疯了似的跳下车,在车子周围寻找着。

    2.密室被困

    宁宁将电动车停在了建华大厦的楼下,很不愉悦地抱着一个中等大小的方盒子步入建华大厦。

    她不喜欢做快递这个工作,再说这个工作很少有女人会做,但是谁让她这么倒霉,花光了所有的积蓄,没文凭,没长相,没有公司愿意录用她,所以她只能做老本行。

    电梯停在了13层,宁宁步出电梯,看了一眼方盒上写的收件地址,“13A”,她抬手开始敲门,门却没上锁,自己开了,随即她就听到一个男人两声短促的“啊啊”声。

    “有人吗?送快递的。”宁宁叫了几次都没人应,她好奇地探头看向房内。突然,她看到客厅茶几的抽屉半敞着,露出厚厚的人民币。

    她的心莫明地加快了。

    “有没有人啊?”她又连续问了几遍后,见无人回答,于是壮胆走进了客厅,随后逐个进入了卧室、厨房、浴室,可是却一个人都没有,那么刚才听到的那个男人声音是从哪儿传来的?难道是听错了,或者是隔壁传来的?确定房间无人后,她快速走回客厅,毫不犹豫地将钱装进了刚才在卧室看到的行李箱里,转身就想离开,就在这时,她听到了重重的关门声。

    她快走几步,冲到门前试着拉了几下。门确定是被锁上了,而且是从外面锁上的,她根本拉不开。

    宁宁试着找窗户,直到这时,她才发现房间里根本没有窗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将自己关在了这个无窗的房内?

    宁宁嘶叫了几个小时后,终于累得瘫倒在沙发上。她想喝水,却发现整个房间竟然连一滴水都没有,就连浴室的水都停搏了。她肚子饿得直叫,却发现冰箱里空无一物。看来只有等待业主回来再说。

    三个小时过去了,业主仍没有回来。宁宁有些躺不住了,她突然对业主的身份很好奇,宁宁突然想到快递包上有房主的名字,于是拿起来仔细看:“苏……桐……听起来像是个女人的名字。”她举起快递盒晃了几下,“里面挺沉,装的是什么?”出于好奇,她小心翼翼地拆开了快递盒。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