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山行诡计

导读:骑龙山 邵帅背着行囊,徒步穿过一片原始森林。傍晚时分,终于来到了骑龙山的腹地。远处,九条瀑布从山峰挂下,恍如世外桃源。 他取出航拍图看了看,又看看腕上的指北针,应该在这里了。此时距离接到刘文海的求救短信已经过去二十四小时了。他们是否还活着?邵帅心里一
    骑龙山

    邵帅背着行囊,徒步穿过一片原始森林。傍晚时分,终于来到了骑龙山的腹地。远处,九条瀑布从山峰挂下,恍如世外桃源。

    他取出航拍图看了看,又看看腕上的指北针,应该在这里了。此时距离接到刘文海的求救短信已经过去二十四小时了。他们是否还活着?邵帅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昨天他还在上课,接到同学刘文海的短信:“快救我们!骑龙山中,九条瀑布对面的山谷。齐无雪被一群鬼抓走了……”电话打回去,被告知对方不在服务区。报警,警方表示遗憾,那是一片未知的区域,现有条件无法搜救。

    邵帅只好咬咬牙,独自来到这里救人。看看天色渐晚,他决定先往南边搜寻,碰碰运气。这片山谷地势还算平坦,只是杂草灌木重生,邵帅砍下一根树枝边走边探,行动缓慢。绕过一块黑黝黝的卧虎形山石,风向突然变了,一团雾气迎面刮了过来。只是几分钟的时间,邵帅就陷入了重重雾霾的包围之中。他看看指北针,继续前行。

    雾气不见消退反而越来越浓,气温似乎也瞬间降低了许多,阴冷异常。打开头盔上的探照灯,光线只能照到两米之内。邵帅磕磕绊绊地走了半个小时,眼前一块大石头挡住了去路。仔细地打量着这块山石,邵帅惊出了一身冷汗。这是刚才被丢在身后的那块黑色卧虎形山石,怎么又走到这里了?难道指北针失灵了?邵帅略一犹豫,再次绕过山石前行。可是半个小时后,邵帅绝望地发现,他又一次来到了这块山石面前。更多鬼故事

    这是怎么回事?邵帅靠在山石上,一边休息一边思索。“动次打次动次打次,苍茫的天涯是我的情……”突然一阵隐约的手机铃声随风传了过来。这是刘文海的手机闹铃!邵帅激动得一哆嗦,拔腿就走。可是身后的背囊却被人一拽,脱离了肩膀。 

    卧虎石

    有危险!邵帅反应奇快,反手将探路的树枝砸了过去。再猛回身,身后却什么都没有,只有背囊吸附在山石上。邵帅用力地扯下背囊,又看了一眼山石,灵光一闪突然间明白了,这应该是一块天降陨石,磁力强大,刚才吸住了背囊里的铁器。也正因为它的磁场自己的指北针才会失灵。

    循着手机铃声的方向,邵帅走了一百米左右,在荒草丛中发现了一片闪烁的荧光。拨开草丛,刘文海的手机躺在地上。邵帅拾起手机四处查看,西边的草丛有被人践踏过的痕迹。“文海,齐无雪,你们在哪里?”邵帅一边喊,一边继续向西搜寻。没走几步,手里的树枝戳到了一个肉乎乎的物体。

    刘文海衣衫褴褛,仰面躺在草丛里一动不动。邵帅蹲下身,手指探到刘文海的鼻子前。他毫无鼻息浑身冰冷,颈动脉已经停跳,显然已经死去多时了。看着最好的哥们儿横尸眼前,邵帅不由悲从中来放声大哭。心情稍微平复后他背起刘文海,顺着来路回到那块陨石旁。将刘文海的尸体放到一边,邵帅又翻起他的手机。也许刘文海在手机里记录了某些信息,如果能通过这些线索找到他的女友齐无雪,也算是了却他的心愿吧。

    手机里只有一条定时发送的短信,就是昨天邵帅收到的求救信。刘文海还算机灵,临死前把手机的闹铃也调成了一个小时一次。要不邵帅连他的尸体都找不到。手机翻遍了也毫无所获,时间已经到了午夜,邵帅看着眼前化不开的浓雾长吁短叹。

    一只冰冷的手,悄无声息地搭上了邵帅的肩膀:“水……”邵帅正在出神,惊惧之下浑身一震,想也没想转身一拳挥了出去。“啊”的一声惨叫,刘文海滚到了五尺之外。

    “你怎么还活着?”邵帅又惊又喜抢上一步,打开矿泉水凑到刘文海的嘴边。刘文海喝了几口水精神好了许多,开口说道:“我死了你才高兴,是吧?”

    “想你死就不来救你了,狼心狗肺。”邵帅将刘文海搀扶到卧虎石边坐下,“说说怎么回事,怎么好好的,齐无雪就被鬼抓走了?”刘文海的眼里,闪过一丝恐惧,突然用力地一掌拍在卧虎石上:“都怨这块邪恶的石头!” 

    禹皇步

    刘文海断断续续地说了半个小时,邵帅总算知道了事情的经过。

    齐无雪贪玩,追着几只蝴蝶来到这个山谷。谁知绕过卧虎石之后两人就在大雾里迷路了,走来走去,卧虎石总是挡在身前。

    手机没信号拨不出去。正在四处寻找出路的时候,浓雾里突然冲出来三个毛脸毛身的怪物,油彩涂脸兽皮裹身,鼻子上还戴着手镯一般大小的黄色金属圈。他们不由分说地架走了齐无雪,刘文海追赶却被揍个半死,扔在了草丛里。

    邵帅皱起眉头:“难道是野人?对了,刚才你已经没有心跳了,怎么又活过来了?”

    “我也不知道。”刘文海摇头,“只记得,他们给我吃了一种红色的果子,很苦涩。然后我在意识还有点清醒的时候,调整了手机闹铃,后来就晕过去了。我觉得这大雾就是传说里的鬼瘴,那三个怪物,应该是鬼。”

    “鬼瘴?”听到这里,邵帅一拍大腿,“我有办法走出大雾了!”他一跃而起,背对着卧虎石的虎头,从背囊里取出毛巾蒙在眼上,走三步,退两步,转个圈再走三步,又退回两步,双手上下挥舞,跳起了奇怪的舞蹈……刘文海惊掉了下巴:“你……你这是在跳萨满法师舞?”

    邵帅继续着自己的舞蹈,百忙里回了一句:“什么萨满法师舞?这是上古传下来的‘禹皇步’,又叫‘踏罡步斗’。因为人的两腿长度不是绝对相同,总是一长一短,所以在不辨方向的时候就会转圈。‘禹皇步’是破解鬼瘴的唯一方法。”

    刘文海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跟在邵帅的后面跳了几步,喘着气说:“不行,这动作太高难了,我学不会呀。”

    邵帅气结:“谁让你学了?跟着我就行!”跳了半个小时,邵帅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地问:“刘文海,我们走出大雾了吗?”刘文海抬头看看天上的大月亮说:“出来有一会儿了。”

    “该死!那你还不早说,想累死我呀!”邵帅扯下眼上的毛巾。刘文海嘟囔着嘴,正要辩解,邵帅却猛地蹿过来,将他扑倒在地,同时大喝一声:“趴下!”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