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不存在的凶器(3)

导读:五、谁疯了 我把自己关在家里,仔细地分析了一遍整件事情的经过。我知道做一次梦也许是巧合,而两次就是老天给我的警示。 我是信命的人,所以我知道接下来就会轮到我或者张浩。而我们出事后,刘伟一定会像他偷走罗


    五、谁疯了

    我把自己关在家里,仔细地分析了一遍整件事情的经过。我知道做一次梦也许是巧合,而两次就是老天给我的警示。

    我是信命的人,所以我知道接下来就会轮到我或者张浩。而我们出事后,刘伟一定会像他偷走罗辉和程刚的东西那样,偷走我们的。又或者说,我们的出事,就应该是在刘伟的意料之中。

    当时女店主的事情在城里引起了不小的波澜。而程刚帮我们顶了所有的罪。我没去问具体的细节,只知道他分到了我们当时多出来的一份金货。他很需要钱,当然愿意用自己几年的时间去换这笔钱。

    在程刚进去后,我心里稍微安生了一段时间。期间刘伟来找过我几次,言谈中暗示我他想再出山捞几票,我知道他当年抢来的东西已经挥霍得差不多了。

    拒绝了几次后,刘伟和我的联系明显减少,直到刚出狱的程刚死了,才又突然恢复起来。

    啊,忘了说,程刚出狱的那天,正好是那个孕妇的忌日。在意识到这点时,我的偏头痛以一种无比迅猛的速度重新袭击了我的大脑。

    我开始做好一切防范。我将屋子密封起来,并关门谢客。我在房间里呆了很多天,一直吃冰箱里冻好的鱼。

    而后某一天,刘伟找到了我家,我裹着床单看着他。他脸色苍白地进来,坐在我身边:“张浩也死了。”

    我呆呆地看着他,然后起身走进厨房,将昨天剩下的鱼汤端出来。

    他看了看那东西,又抬起头来瞪着我,忽然吼起来:“都死了!警察还是没有找到凶器!”

    我的手哆嗦了下,汤洒出来些:“你喝汤吗?”

    刘伟恶狠狠地一把掀开我的手,鱼泼了出来,一块块掉在地上。我紧紧地盯着那个滚落在一边的鱼头,抬眼看着刘伟轻轻开口。

    “刘伟,你看这鱼头。”刘伟低下脑袋去看,我嘿嘿地笑起来,“那天那个女人死的时候,她喝的鱼汤里,鱼头也是这个样子。一直睁着眼睛看着你,不管你把脑袋偏向任何地方,都逃不过它的眼睛。”

    刘伟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猛地起身撩开我,大步往外走,一边走,一边撂下一句话。

    “你疯了!” 

    六、未完成的复仇

    今天的风很凉,我裹着大衣走在街上,我没有做梦。

    在张浩死的那天晚上,我又做了梦,梦里他躺在地上,脑袋下渗出鲜血,满眼都是不甘心的神色。

    我一动不动地看着他的尸体,我觉得手里似乎攥着什么东西。接着我低下头,这才发现我的手心里握着一条冻硬的鱼。在鱼紧紧地盯着我的眼睛上,沾满了张浩的鲜血。

    我忽然一个哆嗦,退后几步。我的偏头痛又发作起来,我几乎坐在了地上。我喘息着看着那条鱼,我忽然发现这似乎不是一个梦,因为痛苦太真实了。

    刘伟说对了,我疯了。

    凶器当然会消失不见,因为我把它们都吃了下去。出现的信,上面的笔迹当然熟悉,因为那是我自己写下来的。

    我摸了摸怀里的那条冻鱼,急匆匆地往刘伟家里走去。 我知道我只要再吃掉这一条鱼,一切就都结束了。我所害怕的、担忧的,一切都会结束了。

    我替女人完成了复仇,她会原谅我的。

    我疾步上了楼,轻轻撬开刘伟的房门。屋子里很黑,他躺在床上,用被单把自己裹成一团。

    我深吸了一口气,就如同我对那些家伙做的一样,从怀里抽出那条冻好的鱼,对着刘伟脑袋的位置,高高地举过了头顶。

    就在这一瞬,四周的灯忽然开了,惨亮的一片。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忽然双手被人反扣在身后,接着摁到了地上。

    我不明所以,挣扎着回头去看,几个穿着警服的人严肃地盯着我。

    我恐慌起来,不停地想要挣脱他们的桎梏,而他们的手就如同钳子一样,死死地抓着我。

    我尖叫,挣扎,扭动,最后无能为力地放弃了。

    我看见刘伟冷漠地站在警察后面,他一定是在我家吃鱼时发现了我的事情,一定是鱼给他告了密。

    我的脸被摁在冰冷的地面上,我用力转过头来,然后看见那条冻好的鱼正对着我的脸,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那一刻,女人在病房里的模样忽然回到我脑海里,我无法抑制地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尖叫。

    一切,还没有结束。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