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不存在的凶器(2)

导读:三、一尸两命 故事到了这里,有必要解释一下当年发生的事情。 我和刘伟是高中时的朋友,当年,我刚失掉了金银鉴定师的工作,在一个酒吧里偶遇到了他。 我喝着酒跟刘伟发着牢骚。逐渐,罗辉、张浩、程刚也拎着杯子过


    三、一尸两命

    故事到了这里,有必要解释一下当年发生的事情。

    我和刘伟是高中时的朋友,当年,我刚失掉了金银鉴定师的工作,在一个酒吧里偶遇到了他。

    我喝着酒跟刘伟发着牢骚。逐渐,罗辉、张浩、程刚也拎着杯子过来,各自诅咒着不幸的人生。

    酒过三巡,我醉眼蒙咙地粗着嗓子说:“我天天见着那些拿真金白银给我鉴定的暴发户们,真想先砍了他们,再抢走那些东西。”

    我说他们哪懂什么黄金白银的,要真拿假的去哄他们,一个个还不是跟抢着投胎似的凑上来。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刘伟拍了拍我的肩膀:“不如咱们干两票?” 我借着酒劲儿,说了声“好!” 第二天,当我醒来的时候,那四个家伙连工具都准备齐全了,就坐在一边商量着下手的地方。

    他们给我分配的任务就是寻找最值钱的金货。体格强健的刘伟负责搬运,作为惯犯的罗辉经验老道,负责善后,程刚和张浩控制店员,防止他们报警。

    我半推半就,被他们强迫着入了伙,一干就是两三年,而这期间,我们确实挣了不少钱。 首先我扮成商人,进店考察。观察几天后,我们通常会挑在某个深夜下手。这样便于逃窜,受害者不容易看见我们的样子,警方也无从查证。 我们得手了很多次,钱挣得非常容易。

    而后我们来到这座城市,看中了一家不大的商铺。经过几天的调查和实地踩点,我发现这家店铺只有一个女主人和几个小员工。

    女店主有点年纪了,为人和善,不过我从没见过她老公。她怀着孕,挺着大肚子,在柜台里来来回回应付各种客人,抽空时会不时地停下来摸摸自己的肚子。

    我当时觉得抢一个孕妇有点损阴德,跟他们提过几次。可他们却异口同声地说这是家“好”店。

    我无奈之下只能答应了他们的要求。

    我记得很清楚,那晚,外面下着大雨,我们很有耐心地一直等到晚上10点多。

    等到店里的小伙计们纷纷离开后,我压低了帽檐,避开所有沿途的监视器,走进了店里。

    老板娘正挺着肚子坐在椅子上,一口一口地喝着鱼汤。那条鱼狠狠地仰着脑袋,张着嘴,瞪着眼睛看着上方。

    女人见我进来,赶紧起身。我和她闲聊,诱使她将我看中的值钱的金货都取了出来,细细挑选。

    就在这个时候,刘伟进来了,紧跟在他身后的是张浩和程刚。

    女老板终于发现形势不对了。她转身想要离开,刘伟猛地对她伸出手,捂住了她的嘴巴。她挣扎着,全身抖如糠筛。

    我们赶紧将那些金链首饰一股脑儿地扫进了麻袋里。女人被捂住的嘴里呜呜嚷嚷地似乎想要叫唤。

    刘伟回过头来,急躁地骂了声:“快点,磨蹭什么!”

    女人趁他分心的时候,狠狠在他手上咬了一口。刘伟吃痛放开了她,她冲回柜台里关上柜门,然后披头散发地大声朝外喊着救命。

    我们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住,刘伟首先反应过来,向着女人冲过去。

    女人侧身想跑,没想到撞倒了刚才喝汤的锅。锅里的热汤洒出来泼在她的腿上,她重心不稳,一下摔在了地上,肚子着地。

    她顿时痛苦地趴在地上呻吟起来。很快地,我们看见她的两腿间殷殷流出了鲜血。我瞠目结舌地注视着她,直到刘伟过来,凶狠地抓着我的后领将我拖出店去。

    而我最后听到的,是她无助的呻吟。

    四、骇人的眼神

    后来我们回到了仓库,开始分赃。大家心浮气躁,三言两语不和,刘伟卷起袖子和张浩打了起来。

    我哆嗦地坐在一边,不断回忆着女人痛苦的样子。罗辉沉默良久,忽然抬起头开了口:“刚才我们跑走的时候,我又绕回去看了一眼……”

    他的话成功地制止了这场争端,几双眼睛落在他身上。

    “那个女的……怕是不行了。”

    房间里一下静了下来。我们面面相觑,当初说好的,只求财不求命,谁知道会出这么大的事。

    我的心里像被猫狠狠地抓住一样,挠得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过了许久,我虚弱地开口:“干完这次,我不干了。”

    他们没有阻拦我,盯着莸看了会儿,又互相交换着眼神,一起点了点头。

    我们分散开来,躲在城市的各个角落里,忐忑地等着消息,或者随时可能破门而入的警察。

    可最后我们等到的,是报纸上铺天盖地的新闻。我这才知道那个女人今年已经四十几岁了,因为有病,一直没能生养。是到了最近才怀上了孩子,可就在几天前的抢劫事故中,孩子掉了。

    她被警方发现时已经极度虚弱,送进医院也不吃不喝地看着天花板。

    我乔装打扮一番,装成记者,偷偷到那个医院去了一次。我站在她的门口,听路过的护士们说,她不和任何人交流,整日流泪,醒来就抚摸着已经瘪下去的肚子。

    我听完准备离开时,她忽然转向这边,深深地看了我一眼。

    她的眼神很吓人,我被她的眼神骇住,几乎不能动弹。那一劾我认为她已经认出我来了。可她什么也没说,又将头转了回去,只有那深深的一眼一直印在我的心里。

    我逃命似的跑出了医院,隔天就得到了她自杀的消息。报纸将她的遗言登了出来,她说,她不会放过这些杀了她孩子的凶手。

    我盯着那封遗书看了许久,我觉得她其实就是写给我看的。

    常年纠缠我的头痛又发作起来,我将自己封闭起来,而当初抢来瓜分到的金链子全部一动不动地放在保险柜里。

    我总觉得到了深夜,那些金链子就会像活了似的对我走过来,一条接一条,死死地勒在我的脖子上。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