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不存在的凶器

导读:一、预知之梦 我自黑暗中猛地坐起,大汗淋漓。刚才梦见的场景依旧历历在目,就像真实发生了一样。 稳了稳心神,我开了冰箱拿了瓶水,冰箱里的鱼似乎已经要腐烂了,我拿出来丢掉了两条。 铃铃铃,铃铃铃。 突然,电话铃声在这寂静的夜里突兀地响了起来。 喂?我犹豫了一
    一、预知之梦

    我自黑暗中猛地坐起,大汗淋漓。刚才梦见的场景依旧历历在目,就像真实发生了一样。

    稳了稳心神,我开了冰箱拿了瓶水,冰箱里的鱼似乎已经要腐烂了,我拿出来丢掉了两条。

    “铃铃铃,铃铃铃。”

    突然,电话铃声在这寂静的夜里突兀地响了起来。

    “喂?”我犹豫了一下,才小心翼翼接起了电话。

    “程刚死了!”刘伟的声音立刻传了过来。

    我的手一哆嗦,听筒差点掉在地上:“他怎么死的?他不是已经出来了吗?怎么就死了?”

    “不清楚,他在出狱当天被人打死了,凶器到现在还没找到。”

    死了,死了!和梦里面的场景一模一样,程刚死了!

    “喂?喂喂?你听到没有?给点反应啊?”

    刘伟在那头焦躁地喊着我,我咬咬牙,说道:“刘伟,我又做梦了。”

    刘伟似乎一愣:“你——开玩笑吧?”

    “我没开玩笑,”我的牙关被咬得酸胀发疼,“我梦到程刚死的样子了,被人用牙刷在监狱外面捅死的样子。和上次一模一样。”

    刘伟沉默了许久,才讷讷地开口:“你疯了。”更多鬼故事

    说完,他毫不犹豫地挂上了电话。我愣愣地坐在一边,听着那头传来的忙音,头痛欲裂。

    我也许真的疯了。 

    二、消失的凶器

    第一次做这种预知梦,是在罗辉死的时候。

    那天早上,我如往常一样打完工回到家,发现门口有一封没有邮戳也没有邮票的信。

    我住在城北地广人稀的新区,远离人群,比较方便我做事。

    我曾经是一个抢劫犯,和几个哥们一起,专盯城里的旺铺和金店,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下手。

    可自从发生了那件事情,我便离开了他们,独自开始了新的工作。

    关上门,我坐在沙发上,拆开了那个信封。那张纸上没写几个字,红色的,斗大的。

    我会回来找你报仇的。

    我皱起眉,这几个字看起来好眼熟,但我却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它们。正当我摸不到头绪,一张照片掉了出来。

    只看了那照片一眼,我全身便如遭雷击般定在了那里,久久无法动弹。

    照片上是一个稍稍上了年纪的孕妇,她捧着圆鼓鼓的肚子站在阳光下,眯着眼睛笑着,满脸的幸福。

    那张脸看一次就不会忘记。我像丢掉瘟疫一样,把照片扔进垃圾桶里。那个女人还是找到我了吗?是她,还是她身边的亲人朋友?

    我理不出任何头绪,眼前不断回放着当年报纸上刊登出来的女人的遗书。她说她不会放过我们,一个都不会。

    我捂着脑袋蜷缩在沙发上。

    就是因为她,我才离开过去的行当。可如今该怎么办呢?其他几个人,是不是都如我一样收到了这封死人寄来的信呢?

    我甚至没有勇气打电话问一问。

    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里的我,在凌晨无人时分来到罗辉的住处。

    罗辉是我过去的同伴,在抢劫时他负责断后的工作。而那年的意外,也正是他第一个目击到的。

    而后梦中的场景突变,我发现自己置身于罗辉的房间里。罗辉躺在地上,血流了一地……我惊愕地看着他,无法动弹,直至我挣扎着站起来。

    我以为那只是一个梦,便没多想。直到几天后,我接到了刘伟的电话。

    刘伟在电话里说,罗辉死了,死在了自己的公寓里,后脑被人用某种物体重击了。警方没有找到任何凶器的痕迹。

    我浑身哆嗦起来,过了半晌,才打起精神,叫他出来和我见面。

    我和刘伟约在那个遗弃了很久的仓库——我们过去商量行动的地方。

    我把那个噩梦详细地告诉了刘伟,最后,我焦躁不安地问:“刘伟,你说,是不是那个女人……回来了?我们要不要去拜个神?”

    刘伟怪异地盯了我一眼,“呸”了一声:“拜个屁!”

    他说我神经过敏,需要好好休息两天,接着又神神秘秘地道:“道上一直没有谁抛售了大量金货的消息,你说,罗辉的那份是被发现充公了,还是继续放在那个地方?”

    我浑身一个激灵:“你什么意思?”

    他凑近我,声音压得更低,眼神里透出一抹贪婪的光来:“我的意思是,如果他的东西还在,为什么要拿去便宜那些条子,还不如给我们这些兄弟呢!”

    我盯着刘伟,忽然想起当初分赃时他一人起意,偷偷私吞的事情。

    我的脚底升起一股恶寒,心里隐隐浮现出某种可能的状况,而那个想法叫人不寒而栗。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