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七星局

导读:棋谱 黄跃最近迷上了诈金花,还拜了一位师傅同学陈端。不过这位师傅不给力,黄跃输光了钱。陈端是赢钱大户,黄跃向他讨一点儿生活费,被当场拒绝不说,还振振有词道:愿赌服输,哪有赌桌上互相借钱的道理?谁让你运气差、脑壳笨,我可是手把手教你的,结果你一成都没领
    棋谱

    黄跃最近迷上了诈金花,还拜了一位师傅——同学陈端。不过这位师傅不给力,黄跃输光了钱。陈端是赢钱大户,黄跃向他讨一点儿生活费,被当场拒绝不说,还振振有词道:“愿赌服输,哪有赌桌上互相借钱的道理?谁让你运气差、脑壳笨,我可是手把手教你的,结果你一成都没领悟到。再说了,拜师也得交点儿学费吧?”

    黄跃不笨,明白自己上了陈端的当,这家伙一定出老千了!他捏着刮箱底找出来的十几块钱,觉得未来很黑暗:苦熬吧,熬到爹妈下一次打钱过来。

    好友赵阿梅发现了黄跃的窘境,找个理由塞给他一些钱,还经常请他打牙祭。最难消受美人恩,感动得他眼里时时有泪光闪动。

    这晚,陈端兴冲冲地跑来找黄跃,压低了声音说:“我找到一个好地方,白给钱!你现在正缺钱用,我够哥们儿吧?除了你,我没和任何人说起。人家开出的条件很简单,名额只有几个,报名吧,去晚就没机会了。”

    黄跃恨不得把陈端嚼嚼吃了,可一听他说的这件事儿,心又活泛了,答应去瞧一瞧。俩人一起走到学校门口,恰好遇到赵阿梅,她关心地问了黄跃一句。瞒谁也不能瞒着赵阿梅,黄跃便如实回答。赵阿梅显得很兴奋,也要跟着去看热闹。

    三个人结伴同行,来到一个偏僻的街道角落里,走到一扇刷着红漆的木门前,陈端说:“到了。”黄跃抬头一看,门上方挂着一个匾:纹枰论道。原来是个围棋馆。

    进门就看见一个很大的磁石棋盘挂在大厅正中的墙壁上,没有白棋子,上面密密麻麻地填满了黑棋子,几枚黑棋子上签着不同的红色名字,只有很少的几个单格空隙。黄跃懂一些围棋知识,也看过一些棋谱:黑白交错,一局终了,通常都有三分之一的空格,从来没见过这般奇怪的棋谱。旁边的桌子上,一左一右地放着两个只装有黑棋子的棋盒和一支红芯签字笔。

    陈端向黄跃引见了馆主,是个白须飘飘的老头,自称胡槐,只三言两语便说清了规矩:在一枚黑棋子上用红笔写上他的姓名,然后放入棋盘空隙里的任意一格,之后马上给他发放一笔钱。

    黄跃一听就眼红了——这笔钱足够自己一年的生活费!最重要的是,还可以给赵阿梅买件重礼,报答她的雪中送炭之恩。更多鬼故事

    不过他不太放心陈端,看了对方一眼。陈端很知趣,指了指棋盘里的一枚黑棋子,只见上面写着两个字:陈端。

    黄跃点头答应了,赵阿梅也凑上来,说:“钱是好东西,不要白不要。” 

    朱砂

    黄跃又认真地看了下棋谱,数了数,一共还剩下四个空格。他觉得棋谱处处透着古怪,正在犹豫,突然听到踢门的声音。虚掩的门被人粗暴地踢开,接着走进来两个年轻男人,样子很痞,像是喝了酒。为首的人大声说:“听朋友说有人白送钱,可条件邪门儿,他不敢接招,我还以为他编瞎话呢,没想到是真的。不就是拿红笔写个名字嘛,我们俩天不怕地不怕,这事儿简单!”

    说完,那人从棋盒里抓出两枚黑棋子,一人一个,很快便写好了名字。黄跃刚想往棋盘边凑,胡槐伸手将他拦住,拿出一个验钞机似的玩意儿,笑着说:“这东西叫验名机,遇到假名字就会尖叫。”

    胡槐把写好名字的两枚棋子依次送进验名机,居然真的尖叫了一声。胡槐冷冷地说:“想白拿钱,都舍不得写自己的真名,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儿!”

    为首的那人吓了一大跳,脸一红,说:“也许是手抖写错了。”说完赶紧把那枚黑棋子拿回去,又在上面添了几笔。这回再过验名机,没有发出尖叫。

    黑棋子又填上了两个空格,只剩下两个了。两人从胡槐手里接过厚厚的一叠钞票,眉开眼笑地走了。

    黄跃急了,再一瞧,左右两个棋盒只剩一枚黑棋子了。他抓起一枚黑棋子,迅速写好自己的名字,过了验名机,刚走到棋盘前,突然感觉衣袖被谁拽了一下,他用劲儿挣脱,将黑棋子填上一个空格。

    在围棋里,一眼为死,二眼为活。只剩下一个眼,就表示这盘棋是死棋!黄跃忽然想到这一点,心里产生了一丝恐惧。在黄跃放下黑棋子的过程中,赵阿梅也写好了自己的名字,顺利通过验名机,把棋子放进了最后一个空格里。

    整盘棋全被黑棋子占满,黑压压的一片,间杂着腥红的名字,竟然有种鬼气森森的感觉。

    胡槐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诡异的微笑,马上兑现承诺,之后三个人离开了棋馆。

    目送三人远去,胡槐仰天大笑道:“老天待我不薄,我的‘七星回魂术’终于大功告成了!”

    突然,棋盘上出现了微妙的变化——签了红色名字的黑棋子仿佛磁性消减,有往下掉的迹象。胡槐赶紧拿起验名机,往棋盘边一靠,黑棋子顿时安静下来。他眉头一皱,一副苦苦思索的样子。最后,他搬了一张凳子垫在脚下,把鼻子凑到每个签了名字的黑棋子边嗅,一边嗅一边轻声嘀咕道:“这是人血味儿啊!这个也是……不对,这味儿不对,老天,这是朱砂!”

    胡槐惊恐万分,看着那个用朱砂写成的名字——赵阿梅!对方一定是趁他不备偷梁换柱,用朱砂替代了他的人血签字笔,验名机只验名字不验材料,被她轻易地瞒天过海了!

    胡槐颓然坐下,眼中闪过一丝怨毒的光芒……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