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我能看见鬼之药(上)

导读:上一篇 :《 我能看见鬼之李小翼(上) 》+《 我能看见鬼之李小翼(中) 》+《 我能看见鬼之李小翼(下) 》 大年初七晚上我刚到家门口遇到二胖,二胖脸色通红一身酒气,刚想问他去哪儿潇洒了还没开口他便说道:你跟哪个妹妹潇洒去了?打电话也不接。我愣了一下掏出手
上一篇:《我能看见鬼之李小翼(上)》+《我能看见鬼之李小翼(中)》+《我能看见鬼之李小翼(下)

大年初七晚上我刚到家门口遇到二胖,二胖脸色通红一身酒气,刚想问他去哪儿潇洒了还没开口他便说道:“你跟哪个妹妹潇洒去了?打电话也不接。”我愣了一下掏出手机一看,有6个未接电话。

  不等我回答,二胖又说:“咱班同学聚会来着,打电话叫你也不接。”

  我也挺郁闷,怎么就没听见电话响呢,我无奈地耸了耸肩说,没听见啊。

  二胖摆了摆手说:“你没去你的酒可没少了,他们全让我替你喝了,明天请我吃饭啊!先不说了,回去睡了,脑袋疼。”

  二胖转身就要走,我拉住他说:“对了,你还记得张卫华么?”二胖惊讶道:“你也知道了?”

  我疑惑道:“知道什么?同学聚会没通知他么?”

  二胖叹了口气说:“还通知啥呀,他去年8月就死了,刚刚才听咱同学说的。”

  我一听冷汗就下来了,忙问怎么回事。

  二胖说:“他不是在外地工作么,好像是因为工作不顺心那天他喝酒喝多了不知怎么去了河堤上,又下起了大雨,不小心掉河里淹死了。听他们说,卫华出事没几天他一关系不错的同事也掉河里淹死了,挺邪乎的!二胖拍了拍脑袋,哎呀不说了,脑袋疼,睡了睡了,明天我再跟你说。”说完,他就晃晃悠悠的进屋了。

  我愣在那里不知所措,因为我刚才就和张卫华在一起。

  我是下班回来的路上遇见张卫华的,当时他站人行道边上,看着过往的行人似乎在寻找什么。我看见他挺惊喜的,毕竟从毕业后就没见过了。我在他身后拍了他一下说:“找什么呢?”

  他转过身来迟疑了一下惊道:“王然!”

  “好久不见呀!”我掏出烟递给他。

  他愣了几秒钟摆了摆手喃喃自语:“你能……哦,是呀,好久不见!”

  现在仔细想想,他当时并不只是因为遇见老同学意外,更让他意外的是我看见了他。他没说完的那句想必就是你能看见我?就好像当初见到李小翼时一样,只不过都被我忽略了。

  “你不冷么?”我问,因为我看到他穿的很单薄。

  他淡淡笑了下摇了摇头。

  “有事没?没事走,咱找个地方好好聊聊去。”

 他略微为难地说:“不用,咱就在这路边儿聊会儿吧,好久没见了。”

  “客气啥呀,我请客,再叫上二胖!前面不远就有个饭店挺不错。”说着我就拉起他走。

  可他推托道:“别,真不用!有空咱们再……好好聚聚。”

  他说这话时我感觉到一丝不对劲儿,似乎有些惆怅伤感,只不过……还是被我忽略了。

  我以为他有事没时间,毕竟现在大家都工作了,不再像在学校时那么悠闲。我只好说:“那就改天吧,有事儿你就先忙,我先走了啊。”

  可他拦住我眨眨眼说,别呀,聊会儿呗,多长时间不见了。

  我挺无语,这么冷的天,还飘着小雪花儿,俩大男的在大马路上聊天,真是奇葩的很呐。

  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路灯亮了起来,我叼着支烟在寒风中哆哆嗦嗦地听他说上学时候的事,工作的事,还有乱七八糟的事儿。

  我冻得牙都打颤了,可他好像感觉不到一点儿冷,谈笑风生很是飘逸,他说,我上小学那会儿……

  我冻得鼻涕都流出来了,可他依然那么谈笑自若,他说:“我上幼儿园的时候……”    

  我快崩溃了,心里后悔死了,看见他时就应该当没看见麻溜穿过去不啥事儿也没有了么,这不是自作孽么……我也挺纳闷儿,原来挺文静的一孩子啊,现在咋这么贫?

  我实在受不了,于是打断他说:“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哈!你忙!说完我转身欲走。”/鬼故事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