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不死邪灵之前世

TAG:长篇,鬼故事, | 更多[长篇鬼故事] | 来源于
导读:吱呀一声门响后,是一千二百年的寂静老院子里的梨树干枯虬结,像地狱里伸出来的不甘的手臂。蛛网厚厚的一层,盖在草丛上,缠绕在滴水檐下。此刻一轮新月正雾蒙蒙的浓的化不开似的把光撒在院子里,老人们称其为毛月亮。 沈寒飞笔挺的西服裤子已经被草丛里的露水打湿,借
“吱呀”一声门响后,是一千二百年的寂静……老院子里的梨树干枯虬结,像地狱里伸出来的不甘的手臂。蛛网厚厚的一层,盖在草丛上,缠绕在滴水檐下。此刻一轮新月正雾蒙蒙的浓的化不开似的把光撒在院子里,老人们称其为毛月亮。

  沈寒飞笔挺的西服裤子已经被草丛里的露水打湿,借着并不亮的幽幽月光可以看出那些断了的石块儿,倒了的山墙,唯一完好的的一间屋子也已经有大块的墙面脱落。他油然生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脑子里有个人影儿,撑着把红伞,挑着个灯笼,看不清脸,走过一条青石街道,还有一种咿呀咿呀的仿佛戏腔的声儿在回响,却也是听不清曲调和戏词。

  一阵寒风不知从哪个角落冒了出来,忽然一个模糊的身影飘飘忽忽地落在了沈寒飞身后,红色的油纸伞滴着红色的血一般的液体,而撑伞的手早已变成白森森的骨头。沈寒飞觉得有什么东西滴在了自己脸上,脑中的那种戏腔竟然在背后响起,他惊恐地回过头去,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就昏了过去。人们总是用昏厥来逃避恐惧和命运,醒来后通常都会忘记发生了什么,在医学上称之为选择性失忆。

  他惊叫一声醒了过来,四下望了望,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没有什么老房子,没有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他正躺在自己出租屋的床上。泛黄的灯光投射在老旧的钟表上,指针正走过午夜十二点。“又是这个梦!”他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躺在床上望着暗沉色的木质天花板,怎么也睡不着了。几个月来每晚都会做同样的梦,到底代表了什么呢?那撑着红伞挑着灯笼的女子始终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反正睡不着了,不如上网看看谁还没睡,找个朋友聊聊天吧!”沈寒飞坐起来走到电脑桌旁,打开电脑,忽然瞳孔一缩,倒吸了一口凉气……

  电脑没有出现平常启动的桌面,而是一段视频:落雪的古代石街上天色已黑,北风正吹动着江南的酒旗,一个红衣飘飘的女子正撑着一把红伞,打着灯火幽幽的灯笼,走过一条青石街道,消失在石桥尽头……忽然电脑音箱里传来那种女子唱青衣花旦的戏腔:苏三离了洪桐县,将身开在大街前,未曾开言心内惨,过往的君子……一种凉意袭遍全身,沈寒飞回过神来,大叫一声向门外跑去,撞到了门上,真真正正地昏了过去,那种戏腔仍在沈寒飞模糊的意识中环绕,悲悲切切凄凄惨惨。

  第二天醒来沈寒飞发现自己果然躺在地板上,昨天晚上应该不是梦。他向老板请了假,一个人出了门。他本来是坚信马列的,可昨晚过后三观全毁。沈寒飞心里忽然冒出一种感觉,那些东西离自己很近,就在自己身边。

  沈寒飞来到这所城市不过两年,在城区的老区租了一间房子,附近有许多老人和新中国的年纪一样大,对这个城市自然是十分了解了。九叔是退役的红军老兵,沈寒飞经常和他打招呼。今天来到九叔家沈寒飞向九叔打听附近可有什么古代建筑,九叔嘬了一口茶,老半天才说:“要说附近那,大部分都改建了拆除了,的确没有。不过南郊倒是有个古代的衙门,在什么地方我不记得了。”说完九叔眼里露出异样的光彩。

  再不弄清楚这个梦沈寒飞觉得自己早晚要疯掉,他匆匆吃了早饭就打车去了没有开发的南郊。冥冥之中似乎有个声音在召唤自己。是那种鬼迷心窍的感觉。“来吧,来,来啊,我在这里,来,来来啊……”

  南郊很荒凉,这座山城城乡差别很大,虽然都市里金碧辉煌,人来人往,可是乡下几乎没有什么人,仅有的几户人家还住在土坯房里。几十年了改革开放的春风还没有吹到这里。

  沈寒飞下了车就四处查看,大白天的这里一个人影都看不见,大片的密林和草地中一条路都看不见。阴沉沉的感觉像铅块儿一样坠在心里。他心里已经有些后悔来这儿了,可是不甘心就这样白跑一趟。

  走了一段路,沈寒飞终于看见了一个人。一个老婆婆佝偻着身子拄着一根树枝做的拐杖蹒跚前行,附近都是一人多高的草丛。老婆婆蓝布的褂子上缀满了补丁。沈寒飞加快了脚步赶上老婆婆,他叫了一声,只见那老婆婆缓缓回过头来……啊!沈寒飞一下子呆住了,并不是因为老婆婆的脸有多可怕,而是因为,因为老婆婆根本没有脸的……其实就算是城市里也是有鬼的,每天和那么多人擦肩而过你会记得多少人的脸?或许他们也是根本没有脸的啊……

 沈寒飞吓得转身就跑,不敢回头看。直到跑到一条小溪边才停了下来,他蹲在河岸边把水往自己脸上泼,过了一会才镇定下来,他想:一定是我看错了,一定是我看错了。最后他终于说服了自己。他又在南郊巡视了半天什么也没有发现,索性打开背包解决一下午饭问题,由于没什么心情只吃了半块面包。

  午后天气更加阴沉,直到白日西沉也没有看见什么古代的衙门。沈寒飞不知道回去还是不回去,反正也睡不好,同样吓得睡不着,不如再找找吧。不久天就完全黑了,沈寒飞打开手电筒,走着走着忽然踩到了一件东西,四四方方的。他俯身拾起发现是一块青石砖,上面还有一种七瓣莲花似的图案,这种东西他以前在敦煌的千佛洞见过,说是西夏时的七瓣莲花砖,这种东西怎么会在这里出现呢?难道附近有佛堂?沈寒飞觉得自己发现了线索,加快了脚步向前走去。夜晚的风刮过芦苇荡发出忽忽的声音。

  借着灯光和朦胧的月色,沈寒飞终于找到了一座古代建筑,果然,和梦中的相差无几。门前的石狮子只剩下一只,木门的漆已经掉光了。一种冥冥之中的感觉指引着沈寒飞推开门,熟悉的响声响起,记忆的潮流渐渐浮现……忽地一声手电筒的灯光闪了一下,那个红衣女子出现了,沈寒飞记忆的阀门訇然敞开!

  女子身形婀娜,然而脸上半是肌肉半是白骨,红色的血迹布满脸上。女子半边的嘴角翘起红色的眼珠闪了闪,吃吃的笑声如针尖刺着沈寒飞的耳膜:“你来了,哈哈哈哈哈哈,你终于来了,方鸿渐,你……”

  “你想起来了!你想起来了!”声音凄厉,怨气冲天。“是我指引你来这儿的,所有你欠我的我都要你还回来!”

  沈寒飞此刻已经变成了方鸿渐,这里的磁场已经存在了一千多年,所有的记忆都在这个空间里被还原,是彩云的怨气所致。

  千年前,方鸿渐是本地的知州,为人风流不羁。彩云是一个采珠女。后来就如大家所料想的一样,彩云与方鸿渐互生情愫,然而方鸿渐当时却已经有了妻子,是当朝兵部侍郎的女儿。方夫人逼方鸿渐与彩云断绝来往,可当时彩云已经有了身孕,在一个雪夜彩云撑伞来看方鸿渐,要他给个说法。而方鸿渐为了平息事端以免影响到自己的仕途,竟然派人趁彩云走过护城河时将彩云推下了河……

  由于前世的沈寒飞戾气太重彩云虽然变成了鬼却也不能报仇,正所谓“猛鬼怕恶人”吗。不过彩云的怨气越来越重,直到今世也不肯投胎。

  彩云看着方鸿渐,突然白骨手臂抓向他的心脏,方鸿渐只觉得一种寒气从头到脚流窜。忽然一声爆喝响起,一道黄符飞来,彩云被迎面打飞。只见一个黄袍道人从门外走进来,叹息道:“冤冤相报何时了,恶鬼,何必执迷不悟。”

  方鸿渐猛的一震,意识到自己仿佛鬼上身了,又变回了沈寒飞,他看着黄袍道人大吃一惊,“九叔,是你!”

  “臭小子,你惹下的麻烦还真不小!”

  沈寒飞一脸无辜,“不是我,是我的前世。”

  九叔转向彩云:“你听到了吗?他不是你要找的人,那个人早已经死了。”

  彩云凄厉地笑着:“不,是他,就是他!”

  九叔怒斥:“执迷不悟,今天我打得你魂飞魄散!”说完六道黄符飞出,流光四起,晃花人眼。彩云毫无招架之力,被击中,轰地一声碎成无数片,升起袅袅青烟。

  原来九叔还是茅山道的传人,他早就看出沈寒飞的劫数,将计就计一路追踪,终于及时赶来。

  沈寒飞有些失落与彷徨,那种空空荡荡的感觉无法言喻。他走到刚才彩云站的地方,一只玉佩在草丛里闪着绿光。这是……凤凰于飞。刻有凤凰于飞的玉佩。突然一道裂纹裂开,两只凤凰断开了……/鬼故事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