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非人非鬼序之复仇

导读:这孩子怎么不哭啊!接生婆着急地拍打着手中刚出生的婴儿,啪啪啪啪好几声,还是没 哭,最后在当爹的两下大巴掌下,婴儿哇了两声继而又恢复了平静,所有人都以为,这孩子不是活不下来就是活下来了也是体弱多病,更何况她奇怪的生着一双红色的眸子。结果事实却是这孩子和
“这孩子怎么不哭啊!”接生婆着急地拍打着手中刚出生的婴儿,啪啪啪啪好几声,还是没  哭,最后在当爹的两下大巴掌下,婴儿哇了两声继而又恢复了平静,所有人都以为,这孩子不是活不下来就是活下来了也是体弱多病,更何况——她奇怪的生着一双红色的眸子。结果事实却是这孩子和普通孩子一般健康,但她又和别人不大一样。我,这个不被别人看好的女生,奚茶籽。

  村里的人,不喜欢我,因为我的眼睛,是红的,因为我出生那天只哇了两声,因为,我总是不讲话。还好,爹娘不讨厌我。我阴沉,可是,如果不是从小村里的人就让自己的孩子不要靠近我,我会那么阴沉吗。我只有一个朋友,她叫田本墨,她没有理会父母的劝告,靠近我,和我做朋友。可我不可以太靠近她,尽管她无所谓,但我不愿意看到她被爹娘打骂。

  十二岁那年,一个奇怪的陌生人来到村里,她指着我:“这孩子是孽种,不可留于世上,祸害人间。”我本来就是他们的眼中钉不管这个人可信不可信,他们以此为借口,想把我杀了。是啊,杀了。我的父母,尽管他们极力阻止,可是,他们太弱小了。他们保护不了我。古时候的这里,杀个人又有谁在意呢?村里愚昧无知的人,跳着陌生人教的怪异的舞蹈,我被绳子捆绑着,蛇井口,缓缓地像蛇井里降着。我没有挣脱,挣脱又有什么用,我看着井口外面村民们如释重负的狰狞面孔,看着爸妈被人阻止着悲伤地面孔,看着即将被父亲挥下巴掌的本墨依然向我冲来,怨恨充斥于一身,贪婪的蛇爬满了全身。牙齿啃咬着我的皮肤,我没有多看一眼那一块紫,一块黑,一块红的可怕的皮肤,我红色的眸子死死地盯着井口边脸色逐渐变得难看的村民。

  悲伤在你身上徘徊

  我们无法压制着你

  愤怒在你身上燃烧

  我们无法压制着你

  幽怨在你身上缠绕

  我们无法压制着你

  你无法踏入地狱

  你已经踏入地狱

  你只能留于人间

  你不能留于人间

  呲……

  你是被选中的少女

  诡异的歌声响起,眼前的世界逐渐改变着,所有的一切幻化成黑暗,一个人的背影出现在我眼前。

  “非人,非鬼。你有你的使命。去追寻,你的使命。”怪异的声音回荡在这个世界,背影溶于黑暗中消失尽。闭眼。睁眼。身上穿着红色的襦裙,白色的领子束着脖子,些许紧貼在手臂的红色蛇形纹理袖子和上衣,纯红的下裙,还有红色的眼睛。我回到了村里,村民们在庆祝着——把我这个祸害杀了。摸了一摸自己的脸,我是活的?我是死的?

  “你,非人非鬼。”不知谁在我耳边说着。非人非鬼又是什么。看着村民们的欢乐,我的怨恨又一次充斥在心头——我什么都没有做过,为何如此残忍把我杀害。“你拥有蛇。”声音又一次响起,不知为何自己下意识看了看手,苍白的手上,蛇形的纹理,一条线。踏着步子,缓缓走向他们。

   “哈哈哈……那祸害的父母竟然双双自杀了!”

   “太傻了,那孩子有什么好的,就是个祸害!一家三口都是奇怪的。”

  爸妈,自杀了。

  那个夜晚,我疯了。操控着蛇。看着它们追赶着村民,把他们逼入死地,他们是死路一条;看着它们俯在村民的身上,细细啃咬着不让他们死,他们挣扎却无法摆脱;看着它们从村民的嘴里钻入,从肚子探出头来,嘴里叼着类似肠子的东西。

  悲痛,失去爸妈的悲痛;哀怨,被人残害的哀怨;痛快,复仇的痛快!我操纵蛇,我操控生命,这个毁掉我的村子,毁在了我的手上。

  唯独一个人活着。

  “阿茶,我和你走。”

  “我杀了你爸妈。”

  “他们杀了我,让我失去你,就是杀了我。”本墨说。

  “复仇,结束了,别忘了,你的使命。”

  待续……/鬼故事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