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家宴

导读:① 我抓起电话,有些不耐烦地说,喂?爸!今天已经是他第三次打电话给我了,又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无非是唠叨一些家常。 我现在哪有时间唠叨这些呢?这个书稿如果25号之前完不成,我就死定了。 没事儿,我知道你忙,要注意身体啊!老爸苍老的声音顺着电话线挠着我的耳


    ①

    我抓起电话,有些不耐烦地说,“喂?爸!”今天已经是他第三次打电话给我了,又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无非是唠叨一些家常。

    我现在哪有时间唠叨这些呢?这个书稿如果25号之前完不成,我就死定了。

    “没事儿,我知道你忙,要注意身体啊!”老爸苍老的声音顺着电话线挠着我的耳朵,痒,痒在心里。

    我抓抓耳朵,“我知道了,爸,您也是!”

    “你啊,后天不用回来了。”老爸幽幽地说。

    “呃?!我后天没有打算回去啊?况且我后天得交一部重要的书稿……”我疑惑地问,“爸,您是不是搞错了……”

    “哦……我老糊涂了……”挂了电话,我盘腿坐在电脑前,继续冥思苦想这部小说的完美结局。刚刚有些灵感,门铃响了。于是,那些灵感就像受惊的小鹿一样,一溜烟儿,不见了。

    我气恼地站起来,打开门,是苏婆婆。

    苏婆婆住在我的对门,也是我的房东。

    就像所有的房东一样,苏婆婆也是个小气苛刻的老太太。

    我探出身子:“苏婆婆,我没有在墙壁上钉钉子也没有贴任何东西,今天也没有开音响听音乐,煤气都关好了,还有,睡觉前我一定记得关好窗户。现在是秋天,我也不会整晚都开着空调了……”

    苏婆婆的皱纹挤在一起,微笑着:“哦,燕子啊,你能不能帮我个忙?”她边说边凑过来,身上的怪味儿扑面而来。那味道很沉闷,有点骚,有点馊,难以形容。

    苏婆婆见我皱起眉头,不好意思地向后退了退,“很难闻吧?没办法,这是死亡的味儿,身上的皮啊、肉啊、骨头啊、内脏啊,全都像夏天隔夜的西瓜一样,慢慢变馊,你老了,也这样。”

    “您有什么事儿?”我没有接她的话茬,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自己永远不会老,也许人年轻的时候都会这么想吧。

    “是这样啊……你这两天能不能帮我一起准备一下家宴啊?我啊,老了,腿脚不灵活……””

    “对不起啊苏婆婆,”我努力压着自己的脾气,“我很忙啊!”

    “如果你帮我一起弄啊,我免你下个月的房租怎么样?”苏婆婆见我无动于衷,语气里带着恳求继续说道:“不会耽误你很长时间的。”

    “好吧……”看在房租份上。

    “太谢谢你了,燕子!”苏婆婆的脸皱成了一朵花。

    “可是……苏婆婆,您不是没有亲人了吗?我记得您以前说过,您的老伴儿和孩子们都去世了……那还准备什么家宴啊……”

    “是啊,他们是都死了,不过啊……”苏婆婆浑浊的眼睛里闪着莫名的光芒:“每年中秋,他们都会回来团聚的……”

    “中秋?”

    “是啊,后天就是中秋啊……是我们一家人团聚的日子……”苏婆婆边说,边颤悠悠地打开自己的房门。

    从门口望进去,屋里的窗帘都拉着,黑糊糊一片,一股怪味儿从她的房里蔓延过来,和她身上的味道一模一样。

    我皱起眉头,急忙关上门。

    这个苏婆婆,真是老糊涂了。/鬼故事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